婠歌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
因为喜欢他,世界都好像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啊。





哦,不对。
因为他就是我的小太阳嘛!

[尤勇]神的孩子全跳舞

晚晚:

表演滑吐槽之作, 尤里表演滑时后台各人的吐槽心理和滑完后的尤勇对峙


晚修两小时愤怒放飞之作


个人理解。不听不听王八念经,我就是官方,官方才是OOC。我最美。


(麻蛋,两天了,为了考试我整整忍了两天了,我要吐槽!!!!!


尤里是小天使耶,就是神的孩子耶,神的孩子怎么能跳这种舞???!!!


官方疯了。)


原梗来自村上老爷子,和老爷子的同名文章没有一点关系。


——————————————————


“米拉,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发生的事。”
“那太不像话了,太惨无人道了!”
                      
——改编自陀思妥耶夫斯基《恶魔》


——————————————


太不像话了!


太惨无人道了!


直到音乐停止的那个刹那,勇利的脑子还是一片空白的。


他知道身边的维克托和米拉一定也保持着瞠目结舌的表情。


墨镜、亮片、脱衣舞、烟熏妆......


这些东西是应该和十六岁结合起来的吗???!!!


如果不是场上如洪水般席卷而来的口哨和尖叫声,勇利甚至不敢相信自己是在大奖赛表演滑的现场。他其实是走错了片场吧?这其实是某个摇滚颓废流巨星的演唱会现场吧?那个在冰面上跪来跪去,划来划去的小屁孩其实根本就不是他认识的尤里·普利赛提对吧?


勇利突然明白过来这些天练习时,尤里一直神神秘秘地和奥塔别克在干什么了。


还带枪出巡......


勇利想起奥塔别克那个用手比出来的枪击姿势就想昏倒。


所以这到底是谁想出来的馊主意?!尤里奥还真的记得自己只有十六岁吗?!还有雅科夫和莉莉娅,即使尤里奥自己中二病发作,基因里某些和猪相似的片段突然转录翻译了,难道就没有人能够拦一下他?!


“所以说,这么放飞自我的表演......”勇利转过头才发现米拉还保持着托住下巴的姿势,她的脸大概已经惊愕到僵硬了,“我还以为奥塔别克不至于和他这样胡闹啊......”


维克托额上半垂下的银色刘海好像都震惊地少了两根:“尤里奥,他这是想干什么?难道我冰上小王子的名号就要这样被他抢走了?”


什么鬼,维克托你什么时候有这种奇怪的名号了?还有,你的重点好像错了吧?重点难道不是尤里奥小小年纪就在冰场上乱扔衣服吗?!


而且,而且还脱衣舞?还烟熏妆?还卖肉?


尤里奥这个年纪连谈恋爱都算是早恋好吗!


作为一个来自亚洲国家的男性,勇利虽然觉得自己也不算保守了,但和这帮欧洲人一比他只能甘拜下风。


毕竟他们可是穿着迷你裙和热裤被养大的啊*......


勇利突然被一阵亮晶晶的东西闪得眼晕,定睛一看,原来是尤里身上脸上不知从哪来的亮片在灯光下反射出的一个个小光圈。


哎哎哎哎哎哎哎?


尤里奥?!


金色的头发被宽大的墨镜别到了脑后,雄雌莫辩的脸庞带着精致的弧度。他高高的昂起头,晶莹的汗水顺着他的下颔滴落,浓密的睫毛在浓重的黑色眼影下显得格外纤长。尤里脸上的表情带着些勇利看不懂的色彩,得意、轻蔑、骄傲......好像还有一丝抹不去的嫉妒和不甘?


即使这样艳俗的妆容并不适合他的脸,可是勇利还是得承认他的美丽。


尤里十六岁,世界已为他的美俯首。


可他不开心。


勇利看着面前努力昂起下巴的金发俄罗斯男孩,突然好像感受到了他的心情。Madness,可以是极致放纵的妖娆,也可以是对世界无尽的鄙夷与愤怒。尤里奥还只是一个少年啊,到底是谁,到底是为了什么,让他有这样多的愤怒和不甘?


勇利为他觉得有点难过。某种滑过脑海的可能让他更不想细想。


“蠢货,这才叫双人滑你知道吗!和个迟早要秃掉的银发老流氓一起滑那种又娘炮又纯情的舞,还不如像我这样。至少这才叫酷!”


酷......吗?


勇利一下子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了。


或许是吧,在很多人眼中。尤里的控场能力很强,这毋庸置疑。他的舞步,他的节奏,他的技巧,都堪称是完美的。如果不是在这个年纪,如果是在三年甚至只是两年后,勇利一定不会吝啬自己的赞美。


可世界上是没有如果的。


尤里,他很美,是一种雄雌莫辩的美。《圣经》里说天使没有性别,神的孩子都是没有性别的。绚丽的霞光是他们起舞时的裙摆,璀璨的星辰是他们衣衫上的点缀。他们在九重天上起舞,圣光就普照了人间。


神的孩子全跳舞。


尤里应该是这样的。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个满脑子沉浸在自己中二世界的傻瓜。


“尤里奥,我觉得你的表演滑......可能不太适合你的年纪。”


勇利斟酌了一下,尽量选择了相对温和的措辞。


尤里的反应就好像看到了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哈?”


他好像有山一样海一样多的嘲讽要脱口而出,而勇利抢在了他之前。


“尤里奥,我想你应该知道,在很多亚洲国家十六岁还是不能谈恋爱的。人们一般会把这种行为称之为早恋......”


等等,你们日本不是十六岁就可以结婚了吗?


这种保守至极的老掉牙思想......


勇利看到了尤里努力昂着的脸上表情的变化。就是那种震怒和暴躁中带上了一丝懵逼的表情。


我天啊我到底在说什么?


勇利一边在心里崩溃着一边还要强撑着面上的正常。


“所以,尤里奥你连恋爱都还没到可以谈的年纪,跳脱衣舞可能不太适合你吧......况且还有你现在的身体,可能还不太适合随便在公共场合露出来?当然这只是我觉得。”


“勇利的意思是说,你太小只太弱鸡了,没有腹肌只有肋骨跳脱衣舞什么的一点看头都没有。”米拉“好心”地在一旁进行了生动地诠释,“而且这让我们这帮成年人看得非常尴尬。”


这种事情维克托当然不可能不掺和一脚:“本来看到你打破短节目记录的表现,我还以为尤里奥你终于准备成长成冰上的小老虎了...没想到你本质果然还是一只小猫啊...嗯,可能还是没断奶的那种,勇利你说呢?”


非常感谢你的说明,亲爱的米拉。哦,还有你,搅事不嫌事大的维克托。


勇利在心里哀嚎了一声,内心的小人蹲在地上抱头长叹。


好了,现在尤里奥是被彻底惹毛了。


看着眼前头发都要气得竖起来的金发男孩,对方精致的五官已经彻底皱成了一团难以辨认的抹布。浅绿色的眼睛里简直在泛凶光,上一次勇利看到这个表情的时候他被对方踩得第二天连老腰都直不起来。


他开始认真地回想曾经看到过的给炸毛猫咪顺毛的一百零五种方法。


要知道小猫凶起来也是会抓人咬人的。


......Fuck!然而他并没有养一只猫啊!


勇利忍不住心里爆粗了。


在尤里看起来马上要扑上来对他进行殴打的那一刻,一条曾经在SNS上看到过的养猫秘诀突然滑过了勇利的脑海。


“小猫咪一般都是很淘气的哦,有时候又会好凶的,感觉亲近不了呐。这种时候你就要轻轻扶上他的额头,然后顺毛方向抚摸,他会很舒服的。揉揉他的耳朵,他也会很开心的。注意,勤剪指甲,防止伤害到他也伤害到你哦。”


电光火石间,勇利迅速扫了一眼对方的额头,长长的刘海已经被墨镜束上去了。没关系,取下来就行了。指甲,没问题,前两天才刚剪的。耳朵,目标也明确。


头毛√


耳朵√


指甲√


好,动手!


勇利在尤里之前先上前了一步,徒然靠近地距离让尤里的动作不知为什么僵硬了一下。勇利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他飞快而不失轻柔地取下来了对方头上丑得和癞蛤蟆一样的墨镜,手指抚上了对方带着少许发胶的柔软细丝。


嗯,果然尤里奥还是不适合发胶这种东西,年轻人身上就应该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


勇利的手指迅速顺着对方的发丝抚落,纤细的少年还在生长,现在的身量将将才到他的鼻子下面。沿着头顶的发旋轻柔地抚摸,柔软的发丝在指尖滑落。对方灿烂金发间溢出的洗发水的气味渐渐盖过了味道刺鼻的发胶。


现在他几乎是把尤里抱在怀中了,臂弯里的躯体还带着未散去的热意,修长的脖颈间有清爽的沐浴露香气。像阳光下的青草,像晚风里的鸢尾花。


这才是一个少年该有的样子。


尤里的身体好像僵住了。


勇利的手指轻柔地抚摸了好多下,直到把对方被发胶固定的发丝全都变回原来柔顺的模样才罢手。他的指尖留恋着从发尾落下,手指揉上对方柔软的耳垂,冰凉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想发出一声叹息。


就像一只猫咪一样,尤里总是爱对世界亮出他锋利的小爪子。很多时候,世界只看到了他在灯光下的耀眼闪亮,却忘记了那尖尖的爪子下面明明就是圆乎乎软绵绵的小肉垫。


一如他被荆棘包裹起来的,柔软的心。


无论是因为什么,无论是因为谁,勇利都不指望看到尤里那样愤怒、不甘和故作骄傲的难过。尤里,他应该被世界所宠爱。他努力,他自信,他对自己的未来无比坚信和确定。他是神的孩子。


上帝赐他以荣光,神的孩子全跳舞。


所以任何让他难过的人,都不应该被原谅。


勇利环过尤里的身子,让一个近似的拥抱变成了一个拥抱。手臂收紧,纤细的身躯被他牢牢抱在了怀中,如此严丝合缝。


“尤里奥在我眼里最好看的时候,就是跳Agape的时候。第一次看到我就在想,如果天使存在于世间,那就应该是尤里奥的样子。”


“我不知道尤里奥为什么难过,也不明白你为什么会生气。但是我想说,让尤里奥难过的人都是混蛋,既然是混蛋,不要理他就好了。”


勇利凑在对方的耳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温和而真诚。


“世界都在瞩目着你,尤里奥。从猫咪变成老虎或许需要走过很长的路,但我们都在等着你长大。”


“所以,不要太操之过急哦。”


这么乖巧的尤里奥,简直是世界的宝物嘛。


终于松开了手,勇利看着眼前垂着头的金发男孩,惊讶于对方的沉默。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尤里奥好像就这样被他莫名其妙地安抚了。


果然对待小猫就要用猫主人的方式么......


勇利在心里小小记了一下笔记。


偏过头,他看到维克托和米拉眼珠子都要掉下来的脸。


勇利,你很强......


敢去抱盛怒之下的尤里,勇士,真是勇士。


妈呀,尤里奥居然没生气?


受教了受教了,逗猫技术get√


勇利觉得自己都可以在对方眼中看到他们脑海里奔涌而过的吐槽。


“所以说,猪排饭你果然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


尤里的声音仿佛是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带着些许颤抖和勇利无法理解的激动。


“真是蠢死了。亏我还喜欢......”


他没有再说下去,而是低着头始终没有看向勇利。勇利甚至有些惊恐地怀疑对方现在是不是眼含泪光.....


天啊,光想一想这个画面他感觉自己都要窒息了。


幸好下一秒,他就感觉到面前纤细的身体躯体里爆发出的一股巨力。他被尤里一把推开了,而对方转身而去飞快大家脚步就好像背后有什么急于将他吞噬他的东西一样。


勇利一脸懵逼。


回头看向维克托和米拉,果然另外两个成年人也是一脸不明就里。


青少年的心理真是变化无常啊。


勇利在心里感叹着,决定把这一条也记入笔记中。


他没有去细想尤里的话。


比如到底谁是混蛋。


比如到底他喜欢谁。


或许,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
*处热裤梗来自著名搞笑歌曲《Gay or European》

评论

热度(99)

  1. 婠歌晚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