婠歌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
因为喜欢他,世界都好像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啊。





哦,不对。
因为他就是我的小太阳嘛!

[尤勇]求婚大作战(乱短,快手一发完)

晚晚:

#甜品店AU设定下的产物,背景大概是尤勇一起开了家小店过日子


#3000字一发完√


#作者写的时候可能喝了假酒√


#OOC很大有,尤勇日常互怼有,迷之画风瞎切换有


谁说我不能产粮,你的求婚梗 ,冷漠脸@bayoo


本来想送给自己当生贺的,还是送给你啦 @梓煜-Idiot 生快生快,天天开心


所以阿陈你看我真的只会写傻白甜。。。 @泠陈


——————————————————



尤里穿行在圣彼得堡的春日暖阳里。扑面而来的是清晨还未散去的雾气,湿润的水汽仿佛可以凝结于他的眉目之间。


裹挟着棕色的长风衣,他疾步而行时淡金色的长发翻飞在空中,细碎的阳光在上面洒下动人的光泽。


风铃在风的亲吻下发出清脆好听的声音,如同钢琴演奏出的零碎的古典乐章。彩色的气球悬挂在半空中,拥挤而热闹地装点出温馨的氛围。


尤里一把推开了甜品店的门,气势汹汹。


明媚的阳光从天际流泻而下,穿过透明的玻璃窗倾泻在整齐的木质桌椅上。黑发的亚裔男人正支着手臂,半躺在床边宽大的藤椅里看书。悠扬的古典乐里有静静地翻书声,顽皮的阳光打着旋儿落在他年轻好看的脸上,棕红色的眼眸里满是温润而专注的脉脉流光。


尤里突然有些不忍心去打扰这一幅静谧而美好的画面。然而口袋里形状分明的小方盒让他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一大早偷跑出来,就是为了来店里看书?”


勇利没有抬头,只是缓缓又翻过一页书。


“还不是尤里奥你自己起不来?谁叫你昨晚要喝这么多的?”


尤里硬生生从他无比平静的语气里听出了浓浓的不满。他承认昨晚醉得不省人事满桌打滚最后还要死赖在男朋友身上让他不得不扛自己回家的人确实是他自己没错......


不过这回又不只是他的错!


“天知道米凯莱那个混蛋为什么要灌我这么多酒?!看他萨拉昨晚笑成那个样子,我怀疑他们是存心的。”


尤里说着说着觉得自己还真挺委屈,脸上也不自觉带出来一些痕迹。精致的眉毛紧紧皱起,在他自己看不到的地方,高挺的鼻梁因为不满而皱起的小褶皱简直就像一只一边撒娇一边生气的小老虎。


然而对面的年轻黑发男人好像并不准备买账。


“不要给自己找借口了,尤里奥。我尊重你们俄罗斯民族的天性,你也不用和我解释了。我—很—好。”


勇利轻哼了一声,拉长了最后的尾音。他端起冒着热气的咖啡喝了一小口,目光一直都落在洁白的书页上没有离开,这让尤里更加焦躁了。


“胜生,你这到底是对俄罗斯民族有怎样的...算了算了,可你不能因为这件事不理我啊...一大早找不到你我甚至都没办法像往常一样赖床了好吗?!我现在还很困耶!”


“所以说你不能睡懒觉也要怪在我头上?”


勇利挑起一边眉毛,看起来好像有点不耐烦了。


“尤里奥,你到底有什么事?别吞吞吐吐的了,昨晚派对我看你犹豫了一晚上,这么磨磨蹭蹭的可不像你。”


尤里很少听到面前的男人用这样不耐烦的口气说话,看来昨晚的事情是真的惹恼对方了。


想起昨晚尤里就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明明钻戒都买好了,朋友们都在,胜生看起来也很开心,然而天赐的求婚之夜就因为米凯莱那个意大利男人莫名其妙因为看到一瓶红酒就兴奋地向他宣战从而一路滑向了不可挽救的边缘......


妈的喝酒误事,真他妈真理。


尤里抬手扶住了自己的额头,感觉头顶的青筋都快爆出来了。


如果说现在他拿出戒指求婚,胜生会不会直接拿书砸过来?


尤里看了眼勇利手上厚厚的《论矩阵方程在量子力学中的分析运用》,偷偷咽了口口水。


或者,给自己昨晚的理由先找个借口,比如......喝了假酒什么的?


尤里觉得自己要是真敢这么做可能是今早带了假脑子出门。


空气里顿时凝滞着尴尬的沉默。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勇利先忍不住了。他一把把重如砖头的书狠狠拍在桌子上的时候,尤里感觉可能要大事不妙了。


“尤里·普利赛提,如果你现在敢不把你衣服口袋里那玩意儿拿出来,我不把它砸你脸上我就和你姓!”


。。。


。。。


。。。


这他妈是什么神走向?!


尤里觉得自己至少花了五分钟来理解勇利这短短一句话的意思。


等等,他这算是求婚成功了吗?


可他不还没求嘛!


好像还是有哪里不对......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无穷无尽的问题在脑海中翻涌而来,像巨浪镇压了他的理智。尤里一下子都不知道开口问哪个比较好。


勇利看着对面那双平时狭长美艳此时却睁得圆圆的好像一只受惊大猫的绿眼睛,突然冷笑了一声。


“拿过来吧你!”


他动作飞快地上前,手灵巧地往尤里的口袋一伸。尤里挑战反射性想要护住自己的口袋,奈何对方的速度快的和游戏开了外挂一样。


尤里表示。


WTF?!


勇利后退了两步,优雅地把玩着手中天鹅绒的蓝色小方盒。盒子在他的指尖里转来转去,好像在玩着什么类似猫逗老鼠的游戏。


尤里发誓自己在那双棕红色的眼眸里看到了某种掩藏不住的狡黠的笑意。


“动作太慢了,尤里奥,你输了。”


我输了...什么?


尤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Everybody,action!”


勇利打了个响指。


头顶彩色的气球突然发出了连续不断的响声,下一个瞬间,铺天盖地的樱花瓣从天花板上洒落,浓郁的花香飘散开来,明媚的春光伴着粉红色的花雨滑落,流泻出淡金色的长诗。


漫天飞舞的花瓣里,黑发的亚裔男人缓缓单膝下跪。天鹅绒的方盒里,小小的圆环躺在细腻的绸布中闪烁着璀璨的光。


“尤里奥,如果窃取了你求婚的创意我很抱歉。不过也是没办法,誰叫你的队友全都叛变到我这边了。”


尤里猛地抬起头,正从厨房里偷偷探出头的五个人被他逮了个正着。


米凯莱双手高举:“把你灌醉是勇利的主意,不关我的事!”


萨拉捧心:“啊,勇利实在太棒了。上,干翻尤里奥!”


米拉比出心形:“爱你哦小尤里,就是坑你没商量。”


披集:“我好友正在求婚耶我要发自拍!”


让·雷奥:“男人偶尔也是需要小小屈服一下的。”


尤里·目瞪口呆·世界太残酷让我静静·被男票逆袭好心累·普利赛提觉得现在自己只能保持微笑......


个屁啊!


尤里快被这帮混账气死了。


他的求婚计划,他打了三次草稿的台词,他演练过无数次潇洒下跪的姿势......你看看对面那只猪明明就跪得这么没有风度,怎么能不换我来呢?


可是当他低头望向眼前那个“罪魁祸首”时,那双他熟悉的棕红色瞳孔是如此的明亮。如同浸润了最明媚的阳光,闪耀着温暖而动人的光芒。


“尤里奥,愿赌服输,你愿意一生一世和我在一起吗?”


黑发的亚裔年轻男人白皙的脸庞上染上了微微的红晕,他的五官在阳光的抚慰下变得格外纯洁,认真的表情仿佛天使向世人传达真诚的祈愿。


都是套路,都是套路。


尤里在心里朝自己狂喊着,可熟悉的甜蜜涌动着,让他的喉头心口翻涌着黏稠的蜜糖。


他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办法说一个“不”字。


见鬼,这一次是真输了。


“去你的,蠢货。如果我不答应以你的玻璃心肯定会哭然而你一哭就很丑所以为了你不这么丑我就勉强答应了!”


在对面含笑的目光里,他梗着脖子硬撑着一口气说完了这句话。


一把抓过那枚闪得晃眼的戒指,尤里粗鲁地往自己的无名指上套去。


他的动作被一双手温柔而坚定地抓住了。


“......带戒指这种事,怎么能不让丈夫来做呢?”


丈夫......吗?


尤里不会承认自己听到这个词心里那一秒难以言喻的悸动。


细小的圆环从修长的指尖套入,顺着肌肤滑动带来冰凉的温度。


一个指节,再一个指节.......


尤里和勇利看着卡在第二个骨节上的戒指,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旁边突然莫名其妙冒出了五个头来。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你不要问我,我当时买的时候根本没注意型号这种事。”


“你难道没有向柜台小姐咨询一下?”


“我发誓我问了,我说了我要去用来求婚来着的!等等.....靠,我好像忘记告诉她我求婚的对象也是男的了!”


“女款戒指,尤里奥,你很棒哦。”


“所以......勇利这是被坑了吗?”


“看起来好像没错。都怪尤里这走肾不走心的笨蛋!”


喂,你骂的这个笨蛋还在这里耶该死的米拉!


还有米凯莱,你捂着嘴笑的样子真的很娘炮......


最可气的就是你这只猪,真是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蠢的求婚了.......你说除了我还有谁会答应嘛?!


尤里发誓自己很想吐槽的,可他发现自己再怎样也忍不住那些要自己偷跑出来的笑容。


每一个他熟悉的人,都在身边。他爱的,爱他的。


初春温柔微凉的空气里,仍然能够闻到不知名的花香。


这是春天的味道。


那也就是这样咯,他和他男朋友......哦不对现在应该是未婚夫了,都上演了同样失败的求婚。


既然都是输家,那大家还是勉强互相将就一下好了。


反正将就将就着,也就一辈子了。


尤里仍然不吃亏。





















——————
小彩蛋:


尤里:话说,胜生,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要求婚的?


勇利:你每天早上穿的衣服是我拿的,晚上洗澡前乱甩的衣服是我收的。像你这种买完就把戒指盒揣口袋的家伙我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尤里[哎哟好尴尬,宝宝不想说话了。]

评论

热度(64)

  1. 婠歌晚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