婠歌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
因为喜欢他,世界都好像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啊。





哦,不对。
因为他就是我的小太阳嘛!

第二十二条军规(下)(Bucky恐高梗,战时竹马,盾冬无差)

小甜饼完结,脑洞终于又产出一条,身心俱爽。

写到这个时候,我自己也是醉了,明天上课不用说,一定困成一条doge了。

字数统计它也开始抽风了,渣作者也不知道这到底是4000+还是5000+,反正全文总共13000+,感觉自己也是蛮拼的。

本周没有正文了,渣作者就是这么任性。写够字数的渣作者需要喘口气先,肝疼学生党伤不起。

————————————————————————————

飞机飞快地掠过漆黑的夜空,经过Stark工业改造的发动机近乎无声。

咆哮突击队的众人系着安全带,背靠着飞机仓壁,再一次确认着等下的任务细节。

“...先从Morita和Dugan开始,你们进行跳伞后必须迅速弄清地面情况,然后通过无线电传输回来。”Steve坐在座位上,在空中比划着。

Dugan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笑的嘚瑟:“不得不说,队长,这安排真是太赞了。天知道我想跳伞想多久了。”

Bucky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得了,你要是跳下去迎面遇上那帮意大利人,别说我没提醒过你。”

Gabe摊了摊手:“Bucky你别说了,你忘了还有Morita吗?他吓得都快发抖了吧。”

Morita用力踹了Gabe一下:“少他妈放屁了,我会害怕这种事?照我看,吓得发抖的恐怕是你吧!”

机舱里顿时笑声一片。

Steve无奈地笑了:“别闹了,下一批出发的是Gabe,Dernier和Falswoth。等Dugen和Morita确定地面安全后,你们就可以出发了。”他听停顿了一下,看向Dernier,“你没问题吧?”

Dernier冲着Gabe说了一通,Gabe转过头朝Steve点了点头:“他叫你放心,这种任务对我们只是小问题而已。”

Steve满意地点点头,最后说道:“在Gabe你们落地后,我和Bucky大概会在距离你们500米处进行定点跳伞。这样我们三组之间会有一定的距离,这样更有利于隐蔽。各自的任务都记清楚了么?”

众人点头。

Bucky扭头看了看窗外漆黑的夜空,深邃的看不见一点亮光。他的心有些微微颤抖,喉头微不可见地滚动了一下。

紧张和焦躁不合时宜的卷土重来,熟悉的心跳在胸腔中叫嚣着搏动。

时间仿佛很快又很慢,他们已经到达了第一个跳伞的地方。Dugen和Morita站起来,认真地穿戴好跳伞装备,站到了舱门前。

“好运,哥们。”Bucky挑着眉头,勉强自己朝Dugen笑了笑。

“让你看看我跳伞的技术,Barnes,保证让你惊叹。”Dugen抖动着小胡子,毫无惧意地站在逐渐拉开的舱门前。

Morita拉着肩上的安全带,横了Gabe一眼:“你等着瞧,居然说我会吓得像个小姑娘一样。看我回来不踢烂你的屁股!”

Gabe作势要踢他,Morita没给他这个机会。他和Dugan一前一后的扑出舱门,在半空中划出不甚优雅的痕迹。

Dernier扭过头,朝Gabe小声的说了一句什么,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Steve好奇地看了他们一眼,Gabe自动进行了翻译:“他说,Dugan跳出去的样子就像一只扑棱着翅膀的鸡,还是特别肥的那种......”

Bucky和Falswoth都没忍住,笑得都弯下了腰。Steve本来还严肃地看着他们,想要谴责他们的吐槽,最后也还是捂住额头,忍不住笑了起来。

Bucky心中的焦躁不安仿佛消退了许多,同伴们的陪伴让他好受了不少。笑声暂时驱散了阴霾,让他得以短暂的放松。

很快就到了第二个预计的跳伞点,Dernier他们解开安全带,也起身穿上降落伞。

看着他们一个接一个进入夜色中,身体淹没在茫茫的黑暗,Bucky的心跳又有些不规则起来。

他的手指在腿上不自觉的屈伸着,另一只手情不自禁抚上胸前带着温度的狗牌,金属背面凹凸的触感让他长长呼出了一口气。

Steve就坐在他的身边,每一次出任务的时候,他们总是有意无意地黏在一起。他感觉到Steve的目光落在了他的手上。

飞机已经准备到达最后一个跳伞点了,飞行员提醒他们应该开始行动了。

Steve率先解开了安全带,把背带套上了身体。Bucky也站了起来,沉沉的容器背上身,背带在身上勒得死紧,一切都那么似曾相识。

舱门已开,Bucky站在舱门边,呼啸的风刮过他的脸,眼前是一片模糊的黑暗。他看不清目标在哪里,他也不知道终点是何方。

漆黑,冰冷,坠落。

多么熟悉,又多么让人厌恶。

他的耳侧突然传来温暖的吐息声:“Bucky,任务要开始了。如果你先跳,那么你跳下去的时候,我就能一直看着你。你不用担心会出事,因为我会在第一时间冲下去,把你救起来。”

Steve的声音那么温柔又那么坚定:“别担心,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一定,会看好你的身后。”他的声音没有因为寒风有一丝颤抖,“我总会找到你的,不是么?”

宽厚的手掌落在了Bucky的肩上,隔着厚厚的防寒服,都能感到他的温度。Steve用力捏了捏好友的肩膀,给他传去自己所能给予的勇气。

“我答应你Buck,以后得每一次跳伞,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即使不能和你一起,我也一定会到终点接应你。”

“我会陪着你,直到尽头。”

Bucky突然明白了,一直以来对于跳伞,他的内心总是抱着恐慌。他曾以为那是父亲的死亡,和铺天盖地的作呕感,失重感,窒息感所导致的。

其实他错了,他一直厌恶的,从不是那些可以克服的痛苦。

是孤独。

独自一人从高处坠落,眼前只有一片黑暗。风都在耳边哀哭着你的孤单,长夜的寒冷无情地嘲笑着你卑微下坠的身影。你想哭,想喊,可尖锐的空气会刺入你的喉咙,让你绝望到不能发声。

任由再多次的训练,他可以克服对高度的恐惧,克服对回忆的恐惧,可他始终无法适应无边无际的孤独。

只能任由寂寞和茫然把你包围。

你不知道何处是终点,你不知道有谁会等你。

没有星星的夜里,所有的希望不过是奢求。

Bucky怨恨着这个,他害怕自己的小豆芽也要去经历这些痛苦。他恐慌着,被自己的怯懦和私心折磨得坐立难安,不知道怎样去应对心中的担忧和恐惧。

可他忘记了,他的男孩已经长大了,已经变成那个能够陪伴他保护他的人了。

那他也就没什么值得害怕了。

Bucky自接到任务以来,第一次露出真心实意的微笑。他努力转回头,让浅蓝色的眼眸认认真真落在了金发好友的身上。

“在我回来前,别做任何傻事。”他没有回应Steve的话,熟悉的调侃却让美国队长扯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怎么会?你把所有的傻气都带走了。”愉悦的声音散落在夜空中,Bucky深吸一口气,摆好姿势,猛地跃入了黑暗之中。

失重感瞬间充斥了他的胸膛,稀薄的空气使他的呼吸都有些困难。Bucky翻滚着,任由自己的身躯在长空中坠落。

寒冷的风在他的耳边尖叫着,空气里仿佛隐藏着尖利的刀刃,将他的脸刮得生疼。Bucky拼尽全力抬起头,轻易在视野里捕捉到了一抹身影。

明明那么黑,明明不应该看得清,可Bucky就是能看见Steve的样子,他的姿势是那么的优雅而舒展,充满着力量的美感。

想要追逐他的踪迹,Bucky从不用花费半点力气,他总能清晰地感觉到Steve所处的位置。

漫长的坠落,无尽的长夜,他不再拥有怯懦的理由。

因为红白蓝三色围绕的星,永远那么明亮。

Bucky伸手,拉开了开伞索,巨大的降落伞在他的头上成型,骤降的速度让安全带在他的胸口勒得生疼,他操纵着前后升降器,调整着身体往预先定好的点落去。

地面越来越近,夜晚的雪地没有一丝反光,耳边只有风涨满伞盖的声音在呼呼作响。

Bucky的双腿先落地,顺着向前的冲力,半弓着身体扑到了雪地上。裹着手套的手插到了雪地里,没有一丝寒冷。

他趴在地上,缓和着落地的晕眩,耳朵却一直竖着。直到听到另一声落到雪地的声音,他才放心地回头。

Steve的脑袋左右晃动着,好像寻找着什么。当他的目光落到Bucky身上的时候,他连降落伞都顾不得脱,就迅速从雪地上爬了起来。

他在厚厚的雪地里跋涉着,尽力快步向Bucky奔来,深一脚浅一脚地蹒跚着。沉重的降落伞拖在他的身后,拉得他的身形跌跌撞撞,但他毫不在意,反而锲而不舍地向Bucky用力地挥手。

Bucky感到自己的嘴角无可抑制的翘起,弧度越来越大,直到笑意溢满了他的嘴角眼角。如果这时有任何人能看见,一定会惊讶于他的笑容几乎和伟大的美国队长一样灿烂。

他以最快的速度扒下了自己身上缠着的降落伞,朝Steve用力地跑去。四肢因为过度的摆动都有些疼痛,Bucky顾不得这些,他只是奔跑着,奔跑着。

跑向他的太阳。

他最后撞在了Steve的身上,宽厚的肩膀牢牢接住了他下落的身体。温暖好闻的气息一瞬间包围了他的四周,那是Steve永远带着阳光的味道。

这让他无比的安心。

而这也让他忽略了他在落地后,就被甩到了衣服外的狗牌。

不堪重负的绳结终于脱开,小小的泛着光泽的金属片悄无声息的落到了地上。

他只听到Steve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好像还带有点得意:“看吧Buck,我就说,我总会找到你的。”

Bucky擂了自家好友一拳:“所以你觉得,现在轮到你保护我了?别想多了Stevie,保护你这条小命这件事,我可干了这么多年,经验丰富得你一辈子都追不上!”

“好好好,是你保护我,行了吧?”Steve带着无奈妥协了,和Bucky一样,他永远都拿自个儿的好友没办法,“Bucky, 我们得快点去和Dugen他们汇合了。我们离得距离最远,找寻的难度最大,再不动身就迟了。”

Bucky一边点头,一边小心地解开Steve身上的背带,帮他把降落伞脱了下来收作一团。他朝Steve比划了个手势,就朝自己散落的降落伞跑去。他们必须小心的回收一切物资,以防被敌军发现。

只留下孤零零的金属片在雪地里反射出小小的光芒。

Steve好奇地弯下腰,把那块金属片捡了起来。小小的金属片被切去了一块小角,椭圆形两侧打孔的样子一看就是美军的D型狗牌。

Steve微笑了起来,这准是Bucky不小心掉的。

他习惯性地翻过正面,Bucky的名字,血型,服役号和防毒面具尺码都被整齐地印刻在上面,没有一样他不能倒背如流。

他轻轻抚过上面微微凹下去的痕迹,熟悉的数字从他的嘴唇里一个一个无声地吐出,带着他自己都未察觉的温柔:3–2–2......

背面有什么凹凸不平的东西让他停下了无声的默念,Steve心里有些紧张,他也知道军队里那个关于狗牌背面的传闻。只是不知道哪家的姑娘这么好运,名字缩写能被Bucky刻在狗牌后面。

而他作为Bucky最好的朋友,居然对这个姑娘一无所知。

Steve的心里充满着说不清的滋味,酸涩混杂着失落。他僵硬着手,迟迟不愿翻过好友的狗牌,仿佛那个缩写成为了横亘在他和Bucky间的巨大鸿沟。

他的内心涌起了一阵绝望,可他连绝望的理由都找不到。

寒冷仿佛冻住了他的心跳,让他连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他不能这么自私。Steve在心中警告着自己,Bucky有了喜欢的女孩是好事,他不能像个小女孩一样,磨磨唧唧地用他们的友情拖住Bucky的步伐。

可他克制不住地摩挲着背面的凹痕,带着酸胀的失落在心里不甘地翻涌着,他只有用力地滚动着喉咙,才能生生将这股暗流压回胸腔。

而这让他的胸口无比的疼痛。

指尖下逐渐清晰的字母让Steve失落地垂下了头,他长长呼出了一口气,决定接受这个事实。

即使再怎么不舍,他的Bucky也终于有了可以刻在狗牌背后的缩写,也终于有了值得珍视的女孩,他应该为他感到高兴。

只是这个缩写,怎么好像有点熟悉?

S.G.R

总觉得在哪里经常见到。

另一种可能猛地撞入了Steve的脑海中,突然而至的狂喜和不敢确定让他的脑子变得一片空白。他颤抖着翻过狗牌,手一滑差点让它掉在地上。

S.G.R

Steven Grant Rogers

伟大的美国队长愿意用自己一生的好运去交换这个可能。

Bucky不知何时抱着收好的降落伞,跑到了他的身边,他伸手拍了拍怔愣的Steve:“怎么傻在这儿?看到什么让你吃惊的东西了?”他的目光顺着,Steve的视线,落到了自个儿的狗牌上,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精彩了起来。

他尴尬地干咳了两声,把降落伞一股脑儿放在了地上,然后从Steve手上一把抢回了自己的狗牌:“行了行了,别看了,我知道自己这么做矫情的很。Steve你想笑就笑吧,我不拦着你。”

“所以这上面的缩写,真的是我?”Steve没有搭理他,用一种堪称飘忽的语气向他求证着。

“不然你以为,我还会认识另一个叫做Steve的傻瓜吗?我这辈子,有一个Steve就已经够操心了,再给我一个我可受不了。”Bucky耸了耸肩,恢复了往常的镇定。

至于他通红的耳朵,反正晚上这么黑,也没人看得见。

Steve摸了摸自己身上的狗牌,如同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心:“Bucky,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能不和我说一声呢?你擅自刻了我的名字在狗牌上,我得把你的也刻上。”

他抬起头,深蓝色的双眸难得的带上了狡黠的笑意:“不准说不,你知道,做事得讲究公平。正直的Barnes中士,是不会对自己的好友做出不公平的事情的。”

Bucky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差点没缓过来:“我可以选择不正直么,伟大的Rogers队长?”他把狗牌系上了脖子,无比用心的打了个牢固的结。

仿佛脖子上系的,是他的全世界。

“不好意思,不可以。”Steve顺手从Bucky某个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匕首,取下自己身上的狗牌,认认真真刻上了三个字母。

Bucky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你怎么知道我这个口袋里装了匕首?”

Steve把匕首塞回Bucky的口袋,把自己的狗牌也系上:“我就是知道,你能怎样?”

Bucky的回答是一脚踹了Steve一个踉跄,厚厚的雪让他自己也无法站立平稳,晃了好几下才稳住身形。

他们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决定停止玩笑。Bucky和Steve一人抱起一堆跳伞的装备,分别用身侧一只手把它们拢在胸前。沉重的设备没有阻碍他们的步伐,因为他们靠近的两只手始终紧紧搀扶着彼此。

雪地里的路还很漫长,寒冷的长夜长得好像永远不会结束。

不过还好,你在我身边。

我已无所畏惧。

————————————————————

大盾情话技满分,翻来覆去就那几句还能诓得中士赔上自己的一生。

说正经的,这只能算pre-slash。我到最后也还是没有安排老冰棍们在一起,不是不想,只是觉得停在这里其实也很美好了。

原著向的文无论怎么写,都会带上些岁月的悲伤。就算只是战时竹马,就算没有后来掉落的绝望,也会蒙上一层暗黄色的光影。

就像老照片一样,带着年代感和厚重的回忆。

在那个时代,中士和队长的感情,是不能被世人所接受的,正如问题,这是荒诞无理,自相矛盾的爱情。出于保护的目的,中士不会点明,即使双方明了了心意,也绝不会期望得到任何人的祝福。但这不代表他们的感情会因此而浅薄,恰恰相反,正是这份遗憾和珍视,才让它变得更为深厚。

很多妹子说,原著里的盾冬太悲伤,只有在AU里才能甜起来,我觉得不是这样的。

AU虽然很甜,我也很喜欢那些设定很棒的文,看过的很多,也有想写的冲动。但总以为,无论是怎样的AU,都少了原作里他们深厚的感情基础。命运让他们经历了那么多次分离,可他们终究会找到对方。这是任何的AU都难以企及的。

悲伤,却美好。

而这也是让我愿意忍着被虐到想死的心,也要去感受的感情。

所以说官方大手简直逼死同人,不过我是含笑而死的。

罗里吧嗦又说了这么多,算是一点凑字数的小感言。《镜像》那边我看着更吧,跪求各位放过。

ok,睡觉去咯。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