婠歌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
因为喜欢他,世界都好像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啊。





哦,不对。
因为他就是我的小太阳嘛!

[火玫瑰]学霸和学渣的约会日常(短篇修完)

依然是Evanstan衍生,NASA宇航员小火×火星救援贝克医生

小短文,其实和上一篇没啥关系

和物理作业死磕了一个晚上的作者表示,我又管不住自己的麒麟臂了......

昨天的评论简直炸了,其实妹子们只要放宽心,把这篇文当做一篇不太靠谱的科普文就好。(因为作者本人的物理也就那样了╮(╯▽╰)╭)

OK,上正文,感觉自己的脑洞越来越没救了......

#今天的小火依然蠢萌,今天的贝克依然耿直#

(By the way 我在文后埋了个小彩蛋,但只有答对的妹子才能有奖哦)

——————————————————————

Beck今天也很忙。

或者说,自从加入了NASA的科学组后,他就没有哪天不忙过。

特别是当他负责的还是一个熊孩子熊到举世皆知的宇航员的时候。

Beck觉得自己真是绝望。

因为那个该死的二货不仅是他的负责对象,还他妈是他的男朋友。

一向温和的学霸-单纯耿直-小玫瑰-Beck想到某个一天到晚嬉皮笑脸的混账时,心里都忍不住爆出一句粗口。

然而这种抱怨并没有什么卵用。

Beck看着吊儿郎当在实验室外晃来晃去,还不时好奇地把一张大脸挤到玻璃上的Johnny,忍不住抚上了额头。

看着眼前的威尔逊云室*,水蒸气在电子通过的地方划出了一道清晰可见的轨迹,旁边连接的电脑正将这一轨迹忠实地记录了下来。

Beck克制住自己内心的躁动,小心地在实验记录册上写下这一轨迹编号。

转头一看,Johnny正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漂亮的湛蓝色的眼珠几乎都要掉下眼眶,黏在他的身上了。

Beck深吸了一口气。

我要忍住,忍住...我还有我的实验......

下一秒,他就把手中的实验记录“啪”的一下拍到了桌面上,一把拉开了实验室的玻璃门。

“你是不是真的闲得没事儿干啊,一天到晚来我这儿瞎晃! ”

Johnny欢欢喜喜地蹭了上来: “哎呀,我可是一早上没见你了,想你了不行啊! ”

“哼,告诉你,我这一次的实验虽然只是重复威尔逊的实验去计算电子的轨迹和碰撞速率,可这是我等了很久的机会。”

Beck觉得自己的语气有点太冲了,想了想还是把声音放柔了一些。

“你要是能安分地滚去一边待一会儿,我晚上就和你一起去吃饭。”

“可是现在才中午啊...Becky,你至少得吃午饭吧。”

“研究光的微粒说是多少物理学家一生的追求,一顿饭算得了什么?”

Johnny担心地看着对面一脸坚定的Beck,难得地皱了皱眉头。

“可这样,你把身体搞坏了怎么办?你的研究我不懂,可我懂天大地大,吃饭最大。Becky你要是生病了,我得照顾你不说,肯定得心疼死了。你舍得这么对我么?”

Beck微微有点动容。

以前他在耶鲁读书的时候,为了演算和实验不说几顿不吃,一两天不睡觉都是常事。反正周围的同学们大多也都是单身狗,没人会在意他们的吃饭睡觉问题。

他们一直认为,在物理世界无穷无尽的真理面前,谁会因为吃饭和恋爱而停下脚步?

遇见Johnny前,Beck就是这个理论最坚定的拥护者。

“...我会好好吃午饭的,我保证。但我真的真的没时间和你一起出去吃了,我实验做到一半呢。”Beck做出了妥协,“晚上好不好,Johnny?随便你订哪家餐馆,我肯定会准时到的。”

“那好吧。你可一定得准时,不准像上次测那个什么鬼的射线一样,沉迷于演算而忘了时间。天知道,我上回整整等你了五个小时! ”

“那是伦琴射线,也就是X射线。那个实验很著名的,是康普顿研究X射线*被自由电子散射时......”

“停停停,这个我上次听你说了三个小时了......”

Beck悻悻地打住了,他用带着浓浓失落的灰蓝色眼眸瞄了一眼眼前的人,然后放弃似的垂下了头。

看起来就像一只被大灰狼欺负后的小鹿仔。

Johnny最受不了他这个眼神了。上次为了哄自家小玫瑰高兴,他硬是逼着已经两眼发直的自己坐在沙发上听对方滔滔不绝地讲了三个小时。

他发誓他真的认真听了,但他还是一个句子都没听懂。

后来实在忍不住困意,Johnny坐着睡了过去。

然后他就被Beck用冷暴力整整对待了一个星期,直到忍无可忍的他终于冲到实验室,狠狠地把对方直接拖了出来,扛回公寓扔上床,这件事情才算解决。

“好啦,别没精打采的,你不是还有实验么?我先去订餐厅,这回你可千万不能迟到哦。”

Johnny不得不用他讨厌的物理实验来转移Beck的注意力。事实证明这一招很有效,刚刚还一脸失落的Beck马上就精神了起来。

“说的没错!行了行了你赶快走吧,我还有好多组数据没测呢。”

Beck看都没再看他一眼,一溜烟儿就跑回了实验室。

Johnny盯着他离去的背影,心塞地再一次发现,他最大的情敌或许根本就不是人,而是Beck口中所谓的世上最精妙又最诡秘神奇的东西:

物理。

一向安静温和的Beck,在提起这个东西的时候,立马就会切换成偏执疯狂的模式。这和他的老姐和姐夫简直一模一样,他可以瞬间无视外界的一切,用各种堪称绝妙的语言来描述各种各样Johnny听都没听过的公式定理。

妈呀,这年头真是太可怕了。我不仅要和男人和女人抢爱人,我还得和科学和真理抢爱人!

可Johnny悲催地发现,自己怎么一点都不后悔?

————————————————

鲜花,就位。

烛光,就位。

西装,就位。

......

Johnny扯了扯脖子上的领结,整齐的西装把他的身板衬得格外挺拔。脸上挑起的坏笑,引得一旁的女服务员在内心不停地尖叫。

这么帅的小帅哥,到底在等谁啊?

Aspasia餐厅的玻璃门突然被一个急匆匆的身影撞开,一个穿着白色T恤的年轻男孩气喘吁吁地背着包,站在奢华的大厅内。

一旁的使者刚想委婉地提醒他今晚的餐厅已经被人包场了,就看到坐在桌前的大主顾迫不及待地站起身来。

远远看到Beck略带狼狈的身影,Johnny的眼睛就亮了。他迫不及待地站起身,不顾形象地跑去迎接他的男孩。

“Becky你终于来了,这回总算没迟到。”

“呼呼,不好意思,我出实验室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已经这么晚了。我实在打不着车,只能挤地铁过来。而且我没搞清楚位置,提早下了一站,只能跑过来了。”

“没事没事,你来了就好。”

Beck自然地把半个身体都靠在了Johnny身上,任由对方半抱着他走到座位上。

刚刚的跑动着实消耗了他不少的力气,作为一个喜欢窝在实验室和书桌前的人来说,运动量真是不小。

Johnny帮他拉开了椅子,体贴地让他靠在了上面。Beck舒服地动了动身体,感激地朝他微笑了一下。Johnny不禁心里有点痒痒,目光黏在了对方还带着红润的脸颊上。

今晚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反正今晚只有他们两个,等Beck喝醉了,他还不是想怎样就怎样。

Johnny坐回座位,心里打着小算盘,愉快地都要开始哼歌了。

Beck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哦对了,Sue和Reed应该都在半路了。我听说你包了整个餐厅,觉得只是我们两个有点浪费,就给他们打了电话。”

“再说,你好久都没回过巴斯大厦了,你姐姐也想见见你,看看你过的怎样。”

Johnny感觉好像被锤子猛砸了一下脑袋,惊得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W! T! F!

这三个单词在他的心中反复地刷着屏。Johnny看着对面一脸镇定开始切牛排的Beck,简直都要崩溃了。

说好的烛光晚餐呢?! 说好的二人世界呢?!怎么就变成家长见面会了?!

正常人听到他充满暗示性的邀约的时候,都不应该是这个反应吧。

Johnny突然反应过来,也许他根本就不应该根据常理来判断自家的这位。对于对方不涉及演算证明就特别耿直的小脑袋来说,根本就没有“暗示”这个概念。

Beck真的以为他们只是要吃顿饭而已!

门口又穿来玻璃门拉开的声音,穿着简单的金发女孩拉着她那百年都不会换一件衬衫的丈夫走了进来。

“Hey Chris,Hey Johnny。今天怎么想着请我们吃饭啊?”Sue走到他们面前,笑着打了声招呼。

Beck赶紧招呼侍者加上两张椅子,Johnny看着那个女服务生诧异的目光,简直想钻到桌子底下。

他看着眼前身穿便服坐在高档餐厅,却依然谈笑风生的三人。再低头打量了一眼自己身上昂贵的西装,Johnny不禁深深地怀疑,他其实才是走错片场的那个人吧。

“...所以你最近在重做威尔逊的实验咯?”

“对。而且我之前还做了康普顿的X射线实验,散射出来的射线分成了两个堪称完美的部分! ”

Reed感兴趣地挑起一边眉毛:“是不是一部分和原来入射射线波长相同......”

“......另一部分却比原来的射线波长要长,并且它的具体大小还和散射角存在着函数关系。”Sue默契十足地接上了丈夫的话,兴奋得手都有点颤抖。

“我的天,我一直都超想亲眼看看这个实验图像。那分成两部分的光路,简直和摩西分海一样壮观。”

Johnny脸都扭曲了。

死了,他怎么忘了,这三个人可都是传说中的科学怪胎啊。

我tm怎么就把他们凑到一起了?!

“等等,Sue,你主修的博士学位不是生物的么?”Johnny好不容易才插上一句话。

“那又怎样,这不代表我没研究过量子物理啊。而且Reed又是麻省毕业的,麻省的物理系有多厉害你总该知道吧。”Sue随口回答道。

“话虽这么说,我还是觉得耶鲁的物理系更适合我。”

“那可不一定。你通过康普顿实验虽然能够证明普朗克光能公式的正确性和伦琴射线确实是一种量子现象,但真正能肯定原子量子化的,只能是斯特拉—盖拉赫实验*。这个我在麻省,可是大一就做过了。”

Reed兴致勃勃地看着面前一脸不服输的男孩,停也不停地吐出一连串让Johnny晕头转向的理论。

“可是那个实验更主要的是为之后的‘电子自旋’理论开辟道路。说到底,康普顿的实验才是真正奠定光的微粒学的杰作。它证明了辐射量子正如宏观世界的小球一样,不仅具有能量,而且具有一定方向的冲量。”

“我得指出,你把微观世界中的粒子等同于宏观世界的粒子,这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我当然知道,这只是一种比喻而已! ”

“任何涉及科学的事物,都必须绝对精准,你应该很清楚这一点......”

Johnny终于忍无可忍了。

“真是够了! 你们到底是来吃饭的,还是来辩论的?!”

他狠狠地抽出桌上的餐巾纸,抹了一把嘴,气呼呼地把它团成一团扔在了桌面上。

Beck,Reed和Sue一脸莫名其妙地停下了动作,互相看了看,完全不明白他的火气从哪儿来的。

Johnny心中简直委屈极了。

你们真是好样儿的,作为我的姐姐、姐夫,不说帮我追人就算了,可现在你们帮着物理那个小婊砸来抢我男朋友是怎么回事儿啊?!

“Johnny你怎么了,怎么突然火气这么大?”Beck一脸呆呆地问道,他还沉浸在之前唇枪舌剑的余韵中。

“Chris你别管他,谁知道他又抽什么风?”Sue满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吃饭就吃饭,物理这种东西就应该留到实验室里去。真理和科学虽然对你们很重要,可你们毕竟还是人,还是要吃饭的对吧?”

Johnny觉得自己的耐心从没有这么好过。他们家现在除了他,个个都是科学狂人,再不抗议一下,给他们灌输点正常的观念,让他一个正常人怎么活啊?!

“你错了Johnny,追求科学真理的路上,怎么能为了吃饭和恋爱停下脚步?”Reed沉默了一下,一脸严肃地反驳道。

“见鬼! 要真是这样,你当初到底是这么喜欢上我老姐的?”

“这多明显啊,吸引我的当然是你姐姐身上闪烁的智慧和真理之光。”

Sue感动地搂着Reid亲了一口。

Johnny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我完蛋了,真的。就这么两个猪队友在身边,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把可爱的小玫瑰拐回家了。

他挫败地低下了头,没有注意到身旁多了一道身影。

Beck看着眼前垂头丧气的大男孩,蹲下身捧起他的脸,对上了他漂亮的蓝眼眸。

“Johnny,没关系的。我和Reed只是一时讨论的太过开心,才会忘记吃饭的。你别担心我们,我们有自己思考的方式,你也有,大家应该相互适应不是吗?”

“可你们总把我晾在一边......”Johnny表示自己非常委屈,最少需要对方的亲亲才能安抚。

“可是我们还是很关心你的,你不也是一样吗?不然怎么会管我们吃不吃饭,身体会不会被搞坏?”

“对啊,Johnny。每个人都有自己习惯的思维方式,你应该早点学会适应。”Sue不知何时走到了他们的身边,宠溺地揉了揉自家弟弟的头发,“可即使是这样,这并不妨碍我们爱着对方。”

Johnny觉得自己就快阵亡了,他难得温柔的老姐和自家可爱的男票一起上阵,他真的有点扛不住啊。

“Johnny,就像你一样,我们也在努力适应你的思维方式啊。”Beck认真地看着他,“就算你一点也搞不懂我为之痴迷的伦琴射线,光能理论,不相容原理,能级跃迁还有电子自旋*......”

“...Becky等等,你这到底是在安慰我还是打击我啊?”

Johnny越听越不对头,这真的不是在讽刺他的智商吗?

Beck没有理他,只是继续着自己的话。

“就算你听我讲解物理公式听到睡着,也从来没听懂过我的实验原理......”

“...可是我依然还是爱你啊。”

Beck抬起头,温和地对上Johnny的眼睛,深邃的眼窝弯起一道可爱的皱褶。

这一回换做Johnny呆住了。

“就像是电子爱着它的原子,无论经过多少次能量跃迁,都舍不得离开它的身边。”Beck的声音听起来那么温柔。

Johnny感动地眨了眨眼睛,刚想抱住对方蹭一蹭,就听到身边的Reed不合时宜的声音。

“Chris你这个比喻不错,不过你要怎么解释β衰变*放出的电子呢?”

“那是中子里面出了一个叛徒,和电子有什么关系?”Beck不甘示弱。

“不错,反应挺快的。”Reid满意地笑了。

等一下,刚刚又发生了什么?可不可以申请倒带一下啊,我怎么又什么都没听懂啊。

Johnny懊恼地简直想把头砸到桌子上,他带着迷茫和沮丧的目光让Beck忍不住笑了。

他站起身,伸手把对方的脑袋抱在了怀中。掌心硬硬的发茬,扎得他从手心到心脏都有点发痒。

“Johnny,你知道吗?其实你完全不用担心。”

“对我来说,你就像普朗克黑体公式*一样......”

“它虽然有缺陷,但却又如此的完美。它的魅力是如此之大,引得上百年来无数的物理学家为之痴狂。”

“就像你对我一样。”

Beck弯下腰,轻轻在Johnny棕色的短发上落下了一个吻。

“你也让我为之痴狂。”

他有点害羞地逃回到自己的座位。

Beck觉得自己今晚说了好多特别直白的话,做了好多特别直白的事,他只能努力把脸埋进牛排里,挡住脸上的红晕。

Johnny傻傻地笑出声来。

设想一下,如果你的男朋友非常难得地主动和你表白,你却一如既往的半个字都没有听懂......

听起来好悲伤是不是?简直可以求心理阴影面积了。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

谁叫你爱他呢。

Johnny万分无奈地叹了口气,第一百零一次接受了这个现实:

有时候,喜欢的人智商太高,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Johnny重新看向对面,正在和身边人争论的男孩。应该是遇到了什么难解的问题,他的嘴巴动的飞快,摆动的双手有些激动。他的脸上泛起了一抹好看的红晕,这让他在灯光下,整个人好像都微微发着光。

Johnny不得不承认,没准Reed这回还真说对了。

真理和智慧真的可以让一个人发光呢。

Beck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他无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下发干的嘴唇,温暖的眸光略过长长的餐桌,落到了Johnny的身上。

然后歪了歪头,冲他微微一笑。

Johnny的心好像突然被什么击中了一样,砰砰砰跳得飞快。

好像智慧和真理之光就这么照耀到了他的身上。

————————————————————

Brainy is the new sexy.(智慧是性感力的新潮流。)欢呼( •̀∀•́ )

这章稍微长了点,不过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见家长了吧......

今天的小火也一如既往地心塞着。

*处解释:
①威尔逊云室,威尔逊发明的一种仪器,利用水蒸气让人清晰的看到电子轨迹,并研究它们相互碰撞时的情况。
(这让他在后来和下文提到的康普顿一起获得了诺贝尔奖。)

②著名的X射线实验,光微粒说的奠基实验之一。原理下文的Reid和Sue已经说了,在此不再赘述。
(曾经有这样一种说法: 上帝创造了光,爱因斯坦指出什么是光,然而康普顿则是真正“看”到了光。这个实验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③斯特拉-盖拉赫实验,同样是光微粒学中举足轻重的实验。证明了空间中的电子在通过非均匀磁场时只会偏转两个特定的角度,即“上旋”和“下旋”。这也为后来的“电子自旋”铺平了道路。

④我懒得解释了,只是我记得的一些量子物理和原子理论

⑤放射性元素的一种衰变,原子中的一个中子分化成一个质子和一个电子,放出电子即完成β衰变。(严格来说这属于化学的范畴,此处Reid只是为了考一下Beck而已。)

⑥普朗克黑体公式,物理学史上非常重要的一个公式,完美地统一了长波和短波时光的现象。这同样也是波粒二象性最完美的体现,正是从这个公式开始,牛顿的经典物理体系在微观层面上岿然崩塌,从此开启了量子物理的神话时代。
(然而搞笑的是,当初普朗克自己提出这个公式的时候,他只是偶然拼凑出来的.....)

因为昨天有妹子反应,宏观天体物理看不懂,各种理论基本只能略过。我最后决定把小贝克设定成主修量子物理的在读博士生(然而渣作者本人学得还过得去的是力学,热力学和电学,最差的就是动量和光学,而量子物理全都是光学和动量......这tm绝对是在逗我o>_

最后是彩蛋:请指出ε在物理学中的含义及它的正确发音(对,这才是重点)

这个问题其实挺简单的,毕竟有一点科普文的意思,就搞点小考验咯~

妹子们可不能查资料,答对的可以找我点一个火玫瑰的短梗哦(看,我对你们好吧)

#今天的作者也是一如既往地话唠#

评论(2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