婠歌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
因为喜欢他,世界都好像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啊。





哦,不对。
因为他就是我的小太阳嘛!

[火玫瑰]学霸和学渣的夜店日常(短完)

Evanstan衍生,NASA宇航员学渣火×火星救援学霸贝克

依然是独立的小短篇。

今天给被虐了两天的大家和我自己放个假,物理知识很少,只有一个(而且还是偏哲学的那种,虽然它真的超级有份量....)

本篇有熊桃助攻桃出没,不知道大家感觉怎样,反正我自己是写得各种high啊......

——————————————————————

背景是动感劲爆的音乐,Beck一个人坐在吧台旁,面前放着一杯热腾腾的牛奶。

不要问他牛奶是从哪来的。Beck郁闷地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吧台的调酒师一看到他那张脸,二话不说就给他上了牛奶。

“小朋友,年纪轻轻的喝什么酒啊?”化着烟熏妆的女调酒师一脸不赞同地看着他,“我看你肯定没有21,还是老老实实喝牛奶比较好。”

今年已经芳龄23的Beck表示: 你们不能总是以貌取人啊。长着一张娃娃脸,怪我咯?

他回头看了看在舞池里跳得正high的Martinez和Watney,闪动的灯光下让一切充满无声的诱惑。

今天组里好不容易完成了NASA这一阶段的任务,Martinez他们就兴致勃勃地拉他出来庆祝。

特别是当他们得知,他们亲爱的赫尔墨斯小玫瑰Chris Beck先生,竟然从来没有来过酒吧的时候。

Watney瞪大了他的眼睛,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哦上帝,Chris你这样可不行啊。你会到老死都是一个处男的! ”

“来吧小玫瑰,别一天闷在实验室里了,享受人生才是正解! ”Martinez怂恿道。

“可是...”Beck犹豫地说,“我还没有告诉Johnny呢...”

“你管那个臭小子呢,难道他还能吃了你不成?”

Beck的脸色有点奇怪,他悄悄摸了摸自己酸痛的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说的好像他不能似的......而且拜你们口中的臭小子所赐,我也早就不是处男了好伐!

不过最后,他还是坐在了这里。

酒吧陌生的暧昧气氛让Beck有点手足无措,他端着牛奶,目光游离地在吧台扫过。无意识撅起的嘴巴抵在杯口,上嘴唇边还带着一圈可爱的白色牛奶印。

突然,一个熟悉的背影闯入他的视线。

“Johnny?! 他怎么也来了......”Beck有点惊讶,心里突然有点不舒服。

难道他的男朋友经常来夜店,而他却一点都不知道?

Beck有点生气地放下牛奶,完全没有考虑过自己要怎么解释也在夜店这件事。他站起来快步走到那个人身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对方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果然是一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

不过...好像有哪里有点不对...

Beck仔细地打量着对方的脸,嘴巴头一次快于脑子行动了:“Johnny,你怎么也在这儿?你没跟我说过你要来酒吧啊......”

Chris觉得今天他真是挺倒霉。首先是Scarlett抛弃他让他只能一个人来酒吧,然后一坐下来就被人用带着火气的口气质问。

即使对方真的长得挺好看的,他也不能白替人背锅啊。

“等等哥们,你是不是认错人了......”Chris摆了摆手,试图制止对方的怒火。

“认错个鬼! 我自己的男朋友我还能不认识?!”Beck觉得Johnny真是不可理喻,他真以为自己黏个假胡子装个傻,就能骗过他啊?!

没错,对面的人真要说有哪里和Johnny不同,就是他的下巴上多了一圈修剪得很漂亮的络腮胡。这完全改变了他平常还带着些许青涩的气质,属于成熟男人的魅力与荷尔蒙简直在空气中喷薄而出。

Beck又好气又好笑:你伪装就算了,把自己整成个猕猴桃是怎么回事啊?!

虽然这样好像也挺帅的......

“What?! 你男朋友?”Chris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这年头长得好看的男孩子,怎么都喜欢男人啊?他弟弟Scott也是,眼前委屈着脸的男孩子也是。

他赶紧澄清道:“伙计,你真认错人了。我真不是你说的Johnny,我叫Chris,Chris Evans。”情急之下,他也顾不得隐藏自己演员的身份了。

Beck的动作停住了,他的表情慢慢从生气变成了疑惑。

“你...真的不是Johnny?”

Chris赶紧点点头。上帝啊,这个误会可有点大,他帮人背锅可以,害了人家小夫夫就不好了。

“也是,除了胡子,你看起来确实和他有点不一样......”Beck仔细地打量着对方那张和Johnny相似度极高的脸,仍然有点怀疑。

“那肯定嘛,我们本来就不是同一个人。”

“好吧,是我认错人了。”Beck的目光扫过对方的胸口,终于确定了这一点,“虽然你们长得很像,不过你的胸比他要大一点...他的身材也很棒,不过你还要更壮一点。”

他不好意思地冲对方笑了笑,变回了往常沉默害羞的样子。

Chris简直无语了。他低头看了眼自己快要撑爆上衣的胸肌,内心充满了无力和吐槽。

我居然沦落到别人只能靠我的胸来辨认我?!

Beck看着对方一脸震惊的模样,觉得特别对不起对方。

他犹豫地伸出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不甚熟练地安慰道:“真的很抱歉,这跟你没关系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认错人了。”

他想了想,抓起对方垂在一边的手摇了摇:“你叫Chris对吧?好巧,我也叫Chris呢。Chris Beck,很高兴认识你。”

Chris迅速被他的话吸引了注意:“哦?这么巧?”他决定放下刚刚那一段小插曲,重新打起了精神:“我看你的样子还是学生吧?”

“嗯。我现在正在耶鲁读博士。”

“Wow,那你看起来年纪好小啊。你学什么的啊?”

“量子物理,我现在在NASA实习。”

“那就是科学家咯?好厉害,我以前还没遇到过呢。你们平常都干些什么啊?研究怎么把人送上天?”

“这话怎么怪怪的...不过好像也没错哎。我确实是负责轨道动力学的,虽然这不是我的主修,不过我干的还好啦。”

“...反正我是一直搞不懂这些乱七八糟的原理的,不然你给我说说?”

“没问题啊,这其实就是简单的向心力问题balabala.......”

Chris愉快地和对方聊着天,看着对方的脸,他突然发现对面的男孩其实长得挺眼熟的。

他很像Sebastian,只是看起来年纪要更小一点,人也更单纯一点。

不过有一点倒是特别像。想起工作中的Sebastian,Chris的神色恍惚了一下。

都是特别甜蜜的小孩。

——————————————————

Johnny疾速在空中略过,火红的身影在天上拉出一道长长的痕迹,他真恨不得马上就能冲到自家小玫瑰面前。

该死的Martinez和Watney,居然把我家的Beck骗去了酒吧!

Johnny都快担心死了。Beck长得那么好看,万一被哪个野男人拐走了这么办啊?!

Johnny刚结束飞行任务回到NASA,就听到Lewis长官正和Johnson拿这件事开玩笑: 他们可爱的小Beck居然从来没去过酒吧? 真不愧是赫尔墨斯的吉祥物小玫瑰,单纯又可爱。

简直晴天霹雳!

Johnny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问了Watney他们去的酒吧就急急冲出了NASA的大楼。

他没控制好降落的力道,猛地砸到了酒吧的招牌前。Johnny也顾不得这么多,顶着周围人惊诧的目光就地一滚,爬起来就闯进了酒吧。

嘈杂的人群此时变得特别碍事,Johnny伸长脖子,好不容易才在吧台边看到了熟悉的面容。Beck笑得很开心,一反常态兴奋地朝对面的男人比划着什么。

那个男人正好背对着他,让Johnny看不清楚他的脸,他气得牙都有点痒痒。

哪里来的混蛋,竟然敢勾搭我家Beck! 活腻歪了吧?!

他气冲冲地挤到吧台边,一把将还在滔滔不绝的Beck抱到了怀中。

“Becky,别被他骗了! 这种混蛋只是想把你拐回家而已,你跟他说这么多干嘛?”

Johnny完全没想过Beck出轨的可能,就算是出轨了,那也肯定是被别人骗了。

Beck被他的话搞蒙了,他愣愣地看着Johnny的侧脸,被他带着示威性的拥抱勒得有点疼。

“Johnny你在说什么......”

“他觉得我在勾搭你呢。”Chris一脸好笑地看着对面的男孩,他真的长得和自己很像,难怪Beck一开始会认错。

不过他比自己冲动多了。Chris心里吐槽着,完全忘记自己熊起来也没差多少。

Johnny怒气冲冲地看向对面的混蛋,却被对方的脸吓了一大跳。

他愣愣地看了看Chris,又看了看Beck,一句话没过脑子就跑了出来:“Beck你就算真的要出轨,也不能找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吧......”

Beck也蒙了,他连反驳对方说的“出轨”都忘了,反而不服气地大声争辩道:“才不一样。他的胸比你大多了!”

话一出口,Beck就反应过来了。他的脸一下就红了,捂住脸不敢看向对面目瞪口呆的Chris。

靠!和Johnny在一起待久了我的智商也下线了......

Johnny还没反应过来,反而被Beck的话激得更生气了:“胸大有什么好,Beck你没听说过胸大无脑吗?!”

Beck简直哭笑不得,他看了眼旁边差点要笑死的Chris,真想狠狠给Johnny一拳。

我去你大爷的! 说的好像你胸没人家大就有脑一样......

Chris拍着大腿笑得前仰后合,气都差点没喘过来。

“哈哈哈哎哟我的妈,你们这一对...真是哈哈哈...真是太搞笑了....”

他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一边扶着大腿弯着腰,一边伸手抹着眼泪。

Beck翻了个巨大的白眼,用力挣开了Johnny的怀抱。他转身看着对方被怒气和委屈烧得有点发红的眼角,突然觉得又好笑又心疼。

“我没有和Chris出轨啦。”他的语气变温柔了一点,“我只是一开始认错人,误会解除就和他聊聊天而已。”

“只是这样?”Johnny有点不敢相信地反问。

“真的只是这样。”Chris终于缓过来了,觉得自己作为“第三者”有责任解释一下。

“Beck只是和我聊了他的工作,更多的还是在聊你。你见过有谁和出轨对象聊自己的男朋友么?”

“哦?Beck他说了什么?”

“其实我也没听太懂。他只是说了什么‘决定论’和‘概率论’*之类的。”

“...这又是什么玩意儿?而且,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那你就要问Beck咯。反正他就是这样说的。”

“Beck说,他作为一个学物理的学生,最需要的就是绝对的精确性和可预知性。这就是‘决定论’,就像你挥出一根台球杆,物理应该可以帮你算出所有的轨道和可能,不会有任何的偏差。”

“好像有点道理...你继续。”

“在遇到你之前,他一直认为自己的人生也会是这样的。”

“可是Beck又说,其实量子物理的建立并不是基于‘决定论’,恰恰相反,它是基于‘概率论’。而‘概率论’告诉我们,一切的轨迹和运动都是不可预知的。就像我们每一个人的人生一样,就算再怎么想精确地把握,也永远不知道自己会遇上怎样的意外。”

“所以.....”Johnny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想低头看看Beck的表情,却被对方一把捂住了眼睛。

“你看什么看...”

Chris微笑着看着他们的动作,摩挲着手中的杯沿。

“Johnny你知道吗?Beck觉得,你就是他的意外。”

“最不可预知的,却又最美丽的意外。”

Johnny沉默了,他看着头撇向一边不敢看他的Beck,用力地,用力地把对方抱入怀中。

他把脑袋熟门熟路地钻到对方他最爱的肩窝里,闷闷的声音从他的唇间传来:“Becky,对不起,我不知道你......”

Chris挤了挤眼睛着给Beck比了个大拇指,Beck也忍不住笑了出来,手指温柔地揉了揉怀中毛绒绒的大脑袋。

Beck偏过头,用下巴浅浅的凹缝磨蹭了一下对方柔软的耳朵,引得Johnny闷闷的笑声震动着他脖子上的皮肤。浓浓的温情在他们之间脉脉流动,不带情欲的拥抱却一样动人心弦。

Beck眯了眯眼,沉浸这样安然的气氛中。背景的乐音依然不甘示弱地咆哮,他的心却如此的安静。

怀中的脑袋突然动了动,Johnny抬起头,想起什么似的担心地问道:“Becky,我这么误会你,你晚上不会不让我上床吧...”

Beck的脸一下就黑了,感觉腰又开始隐隐作痛。

这货还真是破坏气氛的高手啊!

他狠狠把怀中的脑袋推开,看也不看对方故作委屈的表情。

“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不要嘛,我还没怪你和别的男人讲话咧。哎哎,Beck你别走啊,我错了还不行嘛!”

“所以你的脑子里除了上床还有什么啊?空气吗?”

“不是还有你吗?”

“......”

Chris笑着看着他们拉拉扯扯的背影,摇头叹息:

真是有活力的年轻人啊。

——————————————————————

今天是答应好的玫瑰出轨梗哦~感激那个点梗的菇凉吧,她的脑洞那么大,我也没办法啊╮(╯▽╰)╭

昨天的答案公布:ε(Epsilon),读音为艾普西罗,为物理中的介电常数和单个光子能量的表达。

*处解释

“决定论”和“概率论”,分别为经典物理体系和量子物理的基础。这与其说是一种理论,不如说是看待世界的一种方式(即哲学中的可知论和不可知论),或者又被称为“实证主义”与“柏拉图主义”。而量子论的革命正是基于“概率论”,表现为哥本哈根学派提出的不确定性原理,概率解释和互补原理。

这三个理论也正是大名鼎鼎的玻尔—爱因斯坦之争的核心。这场堪称物理学界华山论剑的辩论曾掀起了整个物理界的狂潮,彻底改变了从牛顿时代人们所固有的认知。

评论(8)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