婠歌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
因为喜欢他,世界都好像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啊。





哦,不对。
因为他就是我的小太阳嘛!

[DSD无差]狮心与玫瑰(2)Lion's heart & my dear rose

中世纪AU 准圣骑士丁×神学院学徒米

我以上帝的名义,深爱你。

点梗文,这一章应该还算量足,第一次写真的很担心把握不准人物性格,特别是我丁,SPN后面对我影响太大,想再写出前两季风流自在的丁丁和斯坦福时期的软萌米真的有点困难。

不过应点梗菇凉要求,她喜欢所谓“暴力狂的爱情”,所以这一章有家暴情节(见血的那种,满意了吧)

上正文

————————————————————————

星期三的傍晚,一上完Professor Crowly的炼金原理课,Dean就急匆匆地收拾东西准备冲回宿舍换衣服。

他几乎有点后悔选了这门课。不仅因为他被分到的实验搭档是炼金学院那个讨厌的Ruby,更因为每次上完这门课,他的身上都会沾满各种各样奇怪的化学药剂。

Professor Clowly一如既往地拖了堂,这让他除去吃饭和祷告的时间,就只剩下了一点点来洗澡换衣服。

“哟,你这是要去约会啊,急得连成果都不管啦。”Ruby站在还泛着气泡的浅蓝色药剂瓶前,慢条斯理地收拾着桌上剩余的药品,“你不用这么着急。最近临近圣诞期,Sam作为神学院的学生,每天都得留下来练习圣歌和祷告词。你就算去得再早,也没用。”

Dean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过头看向对面笑得一脸幸灾乐祸的女孩。同样都是漂亮的金发女孩,为什么Jo就显得比她可爱多了?

“我去干什么,好像跟你没关系吧。况且,你和Sam的关系到底是有多亲密,才会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Dean的语气不禁变得有点冲人,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妒意。

上次击剑课肩膀受的伤又开始隐隐作痛,看来还是得向Cass要点上次他拿来的药。Dean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心情变得更加糟糕。

Ruby随手捡起桌上的杜若草,收到盒子中:“你别想多了。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好心提醒你罢了。”她挑起眼睛看了Dean一眼,唇边的笑容更大。

“我呢,就好心帮你收拾一下残局咯。花了一个下午提纯出来的催化剂,你舍得就这么把它扔在这儿?Professor Crowly 的作业可是要在圣诞期后上交的,没了这个,你我拿什么来作为论文素材?”

Dean的目光扫过桌面上淡蓝色的药剂,不得不承认她说的确实有道理。他放下手中的课本,转身取出两支干净的试剂瓶,小心地拿起桌上的大烧瓶,把里面的药液均匀地分成了两份。

他把一份药剂塞上木塞递给Ruby,她满意地接过药瓶,刚想开口说点什么。

教室外突然传来急促的步伐声,Ruby的动作突然停住了。她飞快地扫了一眼准备离开的Dean,脸上的表情变得有点复杂。

Dean奇怪地回头,修长的身影出现在了教室的门口。来人披着白色的连帽斗篷,面容被帽边所投下的淡淡阴影所遮挡。

那件斗篷有着独特的纹路,只有上一学年本学院成绩最优秀的学生才能拥有。Dean很熟悉,因为属于Cass的红色斗篷还挂在他们的宿舍里。

而来人身上的这一件,袖口和帽边都绣着银橡叶的花纹,落在胸前的银色十字形搭扣,正是神学院的标志。

Dean再清楚不过,上一学年神学院拿到最高绩点的人到底是谁。他的瞳孔一瞬间因为惊讶而放大,心跳有些加快。

对方伸手掀开头上的帽子,俊秀的面容一瞬间就被夕阳依然明媚的光线所照亮,浅灰色的眼珠在变幻的光线下泛着淡蓝的光泽。

他的目光在教室里掠过,落到了对面金发女孩的身上,焦急的面容明显变得平静了不少。

Sam的气息还有些零乱,就迫不及待地开口了:“Ruby,我放在你这里的东西呢?”

Dean收紧了拿着书的手指,Sam完全无视他的模样,让他本就糟糕的心情变得更加混乱。

Sam这时才看到了站在一旁的Dean,他的表情明显有些愣住了。

Dean忍不住让自己刻薄的语言就这么冲口而出:“看来,你们还有事要忙呢。我看我还是别再这里了,免得碍着我们伟大的Sam和他的女朋友约会呢。”他直直走过Sam的身边,肩膀毫不客气把对方的身子撞歪到一边。

Sam感觉到了他话里的火气,他没有说话,只是隐忍地退后了两步,站到了Ruby的身边。

Dean看了他的动作,心头更是一阵无名火起。他发出了一声轻蔑的嗤笑,手指烦躁地敲打着书的边缘:“不过Sam,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可别太沉迷于温柔乡了。要知道,有些女孩长得美心也好,有些...可就不一定了。”

他边说边看了Ruby一眼,挫败地发现对方毫不受影响地微笑着,好整以暇地抱着手,看着眼前的好戏。

Sam的手落在身侧,慢慢收紧了又放松。他低垂着眼帘,微微卷起的棕色刘海落在眉毛上,让他显得格外乖巧。

Dean充斥着讽刺和怒火的内心突然有点难受,心脏好像因为对方略带委屈的神情而紧了一下。恶毒的话语怎么都无法出口,他看着眼前的高个男孩,嘴角绷成了一条僵硬的线。

Sam放弃似地呼出了一口气,他看向Dean,漂亮的眼珠因为激动而变得有些湿润:“Dean,你到底想要我怎样?到底什么时候,你才能放过我?”

Dean无意识地重复了一遍:“放过你?”

“从我入学的那一天起,你就没有给过我一个好脸色。无论我做什么,你永远都是那副好像我一无是处的样子。”

“领圣餐的时候,你碰掉我的面包,没关系,我可以再去拿; 唱圣歌的时候,你拿走我的诗谱,没关系,我可以背下来; 上神学课的时候,你踩住我的袍子,没关系,我可以绕过去; 做弥撒的时候,你碰翻我的蜡烛,没关系,我下次会小心。”

Sam的语气很平静,甚至听不出埋怨的意思。可Dean对他再熟悉不过了,他又怎么可能听不出对方强忍的不满和难过。

他觉得自己喉咙发干,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无法开口。

“可是Dean,你知道吗,我也是会累的。”Sam的眉目带上了浓浓的疲倦,他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才继续说道:“我真的已经无法忍受了。如果你再来招惹我,我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带上了一股发狠的劲儿,可在Dean听来,他就好像一只被惹急了的小狼狗。Dean没有被他的语气吓到,反而有些担心自己做得真的太过。

他强迫着自己不能向对方先服软。嘴角扯出了一个略带嘲讽的弧度,Dean腾出一只手拍了拍身上的衣服。

“我想做什么,那是我的自由。这你好像管不着吧,Sammy。”

他一边走出教室,一边刻意拖长了的语调喊着对方的小名。这对于关系本就不好的他们,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一种侮辱了。

Sam猛地抬起了头,眼中窜起了一团怒火。Dean感受到背后灼热的目光,表面上镇定自若地离开了。

Ruby看着Sam落着门外的目光,难得好心地上前提醒:“别看了Sam,你不是来拿你之前还没配好的药么,我帮你放在冰柜里了。”

Sam收回了自己目光,他看起来并没有之前的气愤,反而带上了一种温和的无奈。他勉强冲Ruby笑了笑,熟门熟路地走到冰柜前,取出一个装着橙黄色清亮液体的玻璃瓶。

Ruby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你啊,每次看你这么急急忙忙的样子,准是为了他。其实我觉得你还真是多此一举,他刚刚明明就在这里,你还非得转交给Castiel带给他。”

“要是我直接给他,他是绝不会接受的。”Sam拔开玻璃瓶上的木塞,凑到鼻子前仔细闻了闻。里面透着淡淡的清凉香气,让他的眉目更加温和:“上次神学课你也看到了,即使我想帮他,他也绝不会领情。”

Ruby接过他手中的药瓶,有些疑惑地问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专门熬夜帮他配药?你还特地要我找的那味紫贝,还要专门用冰保存。Dean Winchester,他根本不在乎你做的这些,不是吗?”

Sam放下手中的木塞,无奈地摇头笑了笑:“世界上哪有这么多为什么,我只是想做就做了而已。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帮忙。”

“你啊,要不是为了他的事,怎么会来求我帮忙?”Ruby把瓶子递了回去,起身绕到大大的药剂柜前,她把手中没用完的植物根茎一一放了回去。放到最后一棵的时候,她停住了动作转过身。

“Sam,有时候我觉得你们Winchester家族的人还真是挺像的。都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都装得好像满不在乎,其实心里恨不得每天都能挂在对方身上。”Ruby的表情带着些调侃,手上转动着橙花的枝梗。

Sam瘪了瘪嘴,没有否认她的话。

他把玻璃瓶小心地收到了腰上挂的袋子里,转身挥了挥手,朝靠在柜子上的女孩告别:

“行了,不和你说了。等下唱诗班还得接着练习,主教还在弥撒室等我呢。你要是有空就查查我上次和你说的东西,没准考核中会有用。”

“知道了知道了。你还真是传说中的乖学生啊Sam。我看你唯一会挨罚的原因,就只能是因为某个家伙了。”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不好意思,不能。”

Ruby看着他匆匆戴上帽子,冲进夕阳最后的明亮里。不知是光线还是错觉,他的脸上泛着一抹浅红色的光晕。

要是每天都能这么有意思就好了。

金发的女孩在心中愉快地想着。

——————————————

当钟楼上的指针正好停在下方偏左一格时,Dean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冲上长长的旋转楼梯,爬到了Bobby办公室所在的那一层。

他冲得太猛,差点撞上一个准备下楼的女孩。Dean急急忙忙地抬头,正好对上对方充满笑意的目光。

“Anna,你怎么在这儿?”Dean稍稍放慢了脚步,疑惑地问道。

“我来找院长商量圣诞期的布置,我前两天和你说过的。Dean你作为学生主席,总不能什么都推给我吧。”Anna抱着一摞厚厚的书,温柔地叹了一口气。

“你不是副主席么,能者多劳嘛。不和你说了,再不快点,Bobby得削我了。你明天再把院长的指示告诉我,我拉上Cass,我们三个商量一下。”Dean想了想,对对面的女孩说道。

Anna无奈地笑了:“那你别忘了就行。”

Dean比了个告别的手势,朝走廊尽头的办公室跑去。穿过两侧点满蜡烛的明亮长廊,Dean站在了印着银色橡树叶和十字架标志的大门前。他刚想抬手敲门,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对面的男孩仍然穿着下午看见的白色罗马衣,他沉默地站在门边,眼神落到一旁的地上。烛光的影子在他清秀的侧脸上跳动着,映得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Dean不知怎么面对下午才讽刺过的人,他只能侧身从Sam的前面走过,探头看向办公室。

“Bobby不在,他要去和Professor Michael和Professor Clowly商量圣弥撒的活动。不过他走之前留了条子布置你我要做的事情。”Sam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听不出情绪。

Dean眉头皱得都能夹死苍蝇了:“也就是说,今晚只有你和我咯?”他从身侧的布袋里掏出羽毛笔和墨水,往办公室里的桌上一放,就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说吧,还磨蹭什么?我们今晚到底要做什么?”

Sam转身穿过宽敞的客厅,走到摆满书籍的几排书柜前。他弯腰从地上搬起一摞早已整理好的书,走到Dean的面前放了下来。

“就是这些书。Bobby要我们整理出关于圣道和圣祭礼仪的部分,把它们抄成礼仪单好分给三个学院的学生们。”他随手翻了翻最上面的一本,嘴巴往下撇了撇,“还有,我们还得找到他上次在课上提到的驱魔仪式,他要我们把那个符号和咒语都找出来。”

Dean傻眼了,他看着眼前至少半人高的书,嗫嗫自语道:“有没有搞错,这么多。”

“不,那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罢了。”Sam又放下了几摞重重的书,环抱着胸口,脸上显出一丝无奈的神色。

“别愣在那里了,我们要是动作快点,没准能在十一点的宵禁前做完。”

Dean猛地咽了口口水,抱起一摞书。他从一旁拖过椅子,坐到Bobby宽大方形木桌的一边。

Sam自动坐到了离他最远的对面,面前同样放着厚厚的一叠书。屋顶的玻璃吊灯上放满了蜡烛,把书桌照的格外明亮。

Dean一手飞快地翻过书页,一手拿着羽毛笔从墨水瓶里沾墨水。浅色的羊皮卷上不一会儿就落满他潦草的笔迹,厚重的沉默好像雾一样笼罩了整个屋子。

他迅速又抄了几行,还是没忍住躁动的心,打破了沉默:“你怎么还穿着罗马衣,白色的衣服不怕弄脏吗?”

“主教找我,我没时间回去换衣服了。”Sam平静的声音从书堆后面传来,“况且我又不像你一样不小心,衣服哪这么容易弄脏。”

或许是舒适的晚风缓和了白日紧张的气氛,Dean难得没对Sam话中的嘲笑生气,只是扯了扯嘴角。

他百无聊赖地戳着手中的笔,看着面前的纸上多出一个个深蓝色的墨点:“你还好意思说我。不知道是谁上回在课上打翻墨水瓶,洒了自己一身。”

“我没有,是Jessica走过的时候,披风不小心勾到了。”

“哦对,我忘了,你的小女朋友。可我记得她去年不是随着她的父亲Alastair伯爵的意思,转到圣三一学院去了么?”

“Jess和我早就已经分手了。”

Sam抬起头,目光越过书堆落在空处。他的声调变得低沉了一些。

“我觉得现在的日子挺好的,不想随便找个姑娘就和她在一起。”

Dean嗤笑了一声:“你这是要因为一个女孩就洁身自好了?整整一年,你就和同学院的Sarah待过一下,其他时候都是一个人。老实说,要不是最近你老和Ruby混在一起,我真要怀疑你的生理功能出问题了。”

他说着,不屑地撇了撇嘴:“可你的眼光也未免太差了。要说之前的Jessica和Sarah,至少她们性格不错,Sarah还是老公爵的女儿,身份也能配的上Winchester家。可是,Ruby?哼,可笑。”

“Dean,我和谁在一起,和你好像没什么关系吧。”Sam皱了皱眉头,忍住了Dean讥讽的态度,低头继续抄写。

Dean最讨厌的就是他这种忍让的态度,男人,有什么矛盾就应该打一顿。总是温和的像个娘们是怎么回事?

“Sammy,不是我说你,你的性格还真不像我们家的人。从小就一直是这种小姑娘的性格,娘兮兮的!”

“你不要太过分。”Sam终于没忍住,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你真当我不敢揍你是不是?”单词从他洁白的齿间一点一点挤出。

“有本事你别只是说啊,我看你就是不敢!”Dean跃跃欲试地挑衅着对面握紧了拳头的棕发男孩,心里涌起一阵久违的快意和轻松。

他已经忍了太久了,整整四年了,他没有一天不想着和对方说清楚。他不想要Sam的包容,他想吵一架,或者干脆打一场,他需要用一种畅快淋漓的方式来解决和Sam之间的问题。

“好,你给我等着!”Sam绕过桌子来到了宽敞的客厅,脱下身上多余的祭祀装饰,只剩下最里面的宽松白袍。

他用祭袍外面装饰性的腰带猛地扎在了腰上,勾勒出劲瘦有力的弧度。白色的布条缠紧了手腕脚腕,手臂和大腿上流畅的肌肉曲线在白色的布料下清清楚楚。

Dean突然想咽口口水,喉咙被某些不知名的情绪烧得干咳发疼。

“哼,果然是小姑娘。打个架还得磨磨蹭蹭的。”Dean掩饰地说道,直接一脱外衣,露出里面亚麻色的束身短打。

他走到了Sam的对面,正正经经地摆好了架势。明明只是意气之争,他们却把这样一场小孩子打架似的战斗,弄成了骑士对决的模样。

Sam晃了晃手腕,全神贯注地盯紧了Dean手上的动作。

出于某种原因,他们潜意识里都不愿意把这当做寻常的挑衅和争斗。即使战场只是狭窄的办公室,他们也堪称荒唐可笑地摆出了最正统的对决架势。

Dean突然出手了,他疾步上前猛地撞向对方的腰部,而双手却探向上方的肩部。Sam刚想侧身闪开,肩膀上传来的力道却让他一时间难以动弹。

下一秒,硬物击中腰侧的疼痛传来,Sam咬紧牙关不让痛呼从牙缝间泄漏。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他趁Dean变招的时候弯腰,肘部狠狠击向对方的后颈。

Dean的嘴角扯出一丝嘲讽的笑意,他偏开头愣是用肩膀扛住了这一击。同时右手顺势滑上对方的手臂,双手猛地一用力,以右肩为轴心把身前的高个子一个过肩摔砸到了地上。

Sam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弧度。肉体落到坚硬的水泥地面上发出沉闷的重响。火烧火燎的疼痛猛地从脊髓处窜上了站整个背部,臀部撞击地面的力度几乎要把那两瓣肌肉砸碎。

Dean回头翻身跨坐到Sam的身上,身体前倾用左手制住了对方有力的手臂。右手威胁性地掐在了Sam的喉结处,引得他吞咽都有些困难。

Sam的头还因为之前的重击而晕眩着,大脑却已经开始飞速地运转。他错误地估计了对方的决心,Dean从一开始就没有留手,几招之内就制住他对Dean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他虽然也保持着每天的锻炼量,肌肉方面也并不比Dean逊色,但他毕竟已经在神学院学习了四年,关于以前接受的骑士格斗训练都已经有些模糊。更不用说他的对手还是骑士学院里常年实战第一的Dean,无论从经验还是熟练程度,他都无法和对方相比。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就输定了。

Sam看着面前Dean得意的笑容,心里暗暗憋着一股劲儿。

他浑身用力猛地抬起双腿,上半身被制住正好让他的力量全部作用在半弯腰坐着的Dean身上。Dean的身体被惯性带得晃动了一下,Sam抓住机会一头撞上了对方的胸口,趁Dean的手稍微放松之际又把位置翻转了过来。

Dean的反应可比他快多了,他马上伸手扯住Sam腰上的束带作为借力点,即使被压在了下面,也还是一拳就精准地砸到了Sam的脸上。

Sam的脸被砸到了一边,嘴角被锋利的牙齿磕破流出了点点血迹。淤青迅速在他白皙的脸上晕开,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的血迹,尝到了一丝血腥味,心底的怒火真正开始燃烧起来。

如果说刚刚和Dean的对决他只是为了应对Dean的挑衅,一直还保持着一点忍让的态度。现在Deam毫不留情的这一下却是真真正正打出了他的火气。

你居然真的打我?我到底怎么惹你了,让你要这样对我?你以前从来下不了手的!

难道想过我自己的人生,还要求着你Dean Winchester吗?!

灼烧的怒火炙烤着Sam的神经,带着一丝微不可见的委屈,让他的神志开始有点恍惚。他漂亮的眼睛被烧得通红,理智却冷静地站在一旁运筹帷幄。

他毫不客气地反手揍向Dean的脸,没有意外的被挡在了半路。Sam的本意本就不是那一拳,他迅速变手制住Dean的一边手,另一只手抓住Dean的衣领把他的头用力砸到了地上。

一击未止,他半弓起身扭成了一个奇异的弧度,单手手臂强健的肌肉让他短暂地把自己撑高起来。他迅速放开制住Dean的手,扳起对方的上身,曲起长腿狠狠撞到对方柔软的腰腹。

Dean先是感到自己的头被猛地砸到了地上,耳边传来一阵轰鸣,眼前一时无法聚焦。然后肩膀上又被人狠狠抓住,随之而来腰腹处的剧痛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棕色的脑袋低垂着就在他的身前,他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也看不清对方的脸。

不过这点疼对他而言并不算什么,实战课上千百次揍人和挨揍的经历让他对疼痛的感知早已没有那么明显。肩膀上的裂口又一次撕裂开来,温热黏稠的液体在胸膛上蔓延,Dean却毫不在意,脸上兴奋和挑衅的笑容变得更大。

“Sammy,你终于生气了。”明明处在弱势的下方,Dean的神情却让他像是这场战斗的主导者,“力度不错啊,让我对你有点刮目相看呢。”

“可惜,还是太弱了。”

话音未落,他反手扯住Sam半长的卷发,猛拉向后。仅靠腰部用力他就掀开了Sam的钳制,几乎和之前Sam一模一样的反击动作,被他做得更加高效迅猛。

Dean迅速站起身,始终没有放松手上那棕色的发丝。他甚至还有心情走神地感慨一下它柔顺冰凉的手感,手上动作却毫不含糊,一把把Sam甩到了地上。

他的动作幅度很大,挥舞的手臂舒展而有力。肩膀上的裂口被粗暴地扯开,噩梦般的痛意从撕裂处燃起,然后烧遍了全身的神经。Dean在嘴里尝到了一股铁锈味,而这只让他的笑变得更加明亮。

Sam的后背撞到了身后的沙发,头皮快要被扯下的痛处让他咬紧的牙根都发抖了。他偏过头躺在地上,呼吸急促得快要断裂,却任无法忽视那森然的疼痛。

Dean倾身向前,微微干裂的嘴唇凑近了Sam的耳边,温热的吐息打在敏感的耳后,让Sam不适地偏了偏头。

“打够了吗Sammy,四年的神学院生活让你变得如此虚弱,甚至让你拼尽全力也无法正面和我抗击。”Dean的语气带着不紧不慢的悠闲,里面的嘲讽之意却让人听得清清楚楚,“即使是这样,你还能说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被打被揍,只能祈祷着别人保护的生活吗?”

他看着面前带着汗水和痛苦的熟悉面容,微微扭曲的神情并没有减损对方的一丝英俊。男孩的青涩和男人的刚毅在他的脸上得到了完美的融合,高挺的鼻梁上是带着怒意却仍然温暖明亮的双眸,让他如此具有魅力。

Dean一直知道Sam长得很好,从小就知道。可当他再一次如此近距离地和Sam接触的时候,他发现他还是远远低估了对方对自己的影响。

这娘兮兮的Sammy girl,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看了?!

Dean又一次在对峙的时候走神了,要是真在决斗场上,他早就被人一招放倒了。

Sam皱紧了眉头,努力抵抗住周身的眩晕和疼痛,挣开双眼看向眼前的人:“我怎样,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可是早就脱离了Winchester家族,除了名字,我入学的时候甚至连家徽都没有保留!”

他不愿在Dean面前认输,既然给不了他想要的认可和理解,那何必还要假惺惺地好像在为他考虑着想?

Dean的表情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变得有些无奈,他想捧住这个倔强愤怒的小兔崽子的脸,让他不能动弹。这样他就可以得偿所愿地好好教育他一顿,然后他们该怎样讨论就怎样讨论,最后的结果Dean还没想好,不过肯定会比现在要好。

他伸出手靠近对方,却被毫不客气地一掌拍到了一边。

Sam伸手拍开了Dean不知何故伸出的手,顺势推到了对方的胸前想把他从自己面前推开。掌下温润湿热的触感让他一愣,掌心好像磕在了什么坚硬的金属挂件上,有些疼痛。

他僵硬的收回手,深红色的痕迹落在他的掌纹上,还没有凝固的血珠滚过他宽大的手掌,落到了他白色的里衣上。

Sam惊鄂地抬起头,对方胸膛上的那片布料已经被血染成了更深的一片,而这个痕迹甚至还在不断的扩大。湿润的布料同时也将对方胸前藏在衣服里的挂坠轮廓勾勒得如此清晰,怪异的形状刺得Sam眼睛微微疼痛。

“那是什么?”Sam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这一回却不是因为疼痛。Dean疑惑地低头看了一眼,脸色大变,迅速爬起来背过身挡住了Sam的视线。

“这和你没有关系,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

“Dean...那个挂坠,你还留着......”

Dean的背影僵住了,好像是Sam的哪句话让他又愤怒了起来,他不再遮掩胸前的挂坠,反而转过身狠狠对上了Sam的眼睛。

“对啊,我还留着呢。因为我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当初到底是谁先背叛我们的,又是谁头也不回的离开,把我一个人丢在了Winchester家阴森宽阔的地堡里的。”

“Dean,你还是不明白......”

“不,Sam你错了,不明白的从来都不是我。你以为只有你想要不同的人生吗?你以为在面对家族沉重的命运和使命的时候,只有你想要退缩吗?”

“你又怎么知道,我会不会有我想要的人生呢?你有没有想过,我可能根本就不在乎什么骑士的荣光,我可能更想成为一名炼金术师,发明创造修理一些好玩儿的小玩意?”

“可是我没得选!因为我要守护你,守护我们家族的荣耀。你选择了成为一名传教士,那么我就要更加努力,只有这样我才能保护好你,让你不受伤害。这是Dad交给我的责任,不是我们两个吵架或是其他什么能够停止的。”

Dean的口气变得越来越温和,大量的失血让他的声音变得轻了一些。他努力稳住自己的身躯不要晃动,继续把深埋在心底四年的话一点一点剖出来,带着新鲜的血气和感情捧到对方面前。

他从未感到如此轻松。

“Sammy,你那么傻,从来不懂什么叫做保护自己,我怎么会不知道?你想成为传教士,就是你脑子里那根舍己为人的弦又被触动了,总是那么坚定地想要舍弃自己去拯救苍生,你说,你不傻谁傻啊?”

“而我比你自私,我总想阻止你,想把你变成既可以为别人而战又可以为自己而战的骑士。可你总是那么坚定。有时候我真的很讨厌你这一点,可是又很羡慕你这一点。”

Dean的口气很平静,甚至还带着一点抱怨和调侃。Sam却没有办法轻松地去面对这样大的冲击。

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一直以来,他所认为的粗心乐天的Dean其实他从来就没有看懂过,反而自视甚高地坚持着自己的人生,简直幼稚得可笑。

他只能深深地注视着对面熟悉的脸,他想上前帮忙止住对方的血,可是又犹豫地停下了脚步。

他不再认为自己有这个资格插手。

Dean看着Sam内疚犹豫的样子,好笑地挑起一边眉毛:“Sammy,你以为我跟你说这个是为了让你内疚啊。老实说我只是想揍你一顿而已,上面那些话你听过了就算了,我说了这么多可不是想再一次挑起战争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就算之前再怎么做过心里准备,下面的话对他而言还是有些难以出口。

他可以在这四年中一千遍的欺骗自己,催眠自己对对方抱有怨气。可是真正面对Sam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办法说谎。

“Sammy,我只想和你说,我原谅你了。其实你是对的,喜欢什么东西就应该毫不犹豫地去追逐,你好不容易有男子气概一回,果决一回,我怎么能挡住你的路?”

“为什么...”你会这么轻易地就原谅了我,甚至在在我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的任性的情况下。

“因为你是Sammy,Sammy的所有过错都是可以被原谅的。”Dean满不在意地摆了摆没那么疼的另一边手,“不过你还是Winchester家族的小叛徒,这一点我可不会这么轻易就忘记了。我可是被你扔在了那个该死的地堡整整四年,还是一个人的那种! ”

“所以我还是会天天找你的茬,踢你的屁股,泼你的墨水的。你听明白了吗?”

“Dean...对你来说坦诚一点会要了你的命吗?”

“我管你那么多! 行了我得回去换身衣服,全身都是血和灰脏死了。”

“...要我帮你么?我包扎的技术还不错。”

“滚滚滚,管好你自己吧。你的衣服都脏得不行了,要是你敢穿着这一身去参加弥撒礼,我保证你的主教会比我先杀了你。”

“......那好吧Dean,你回去一定要好好休息。明天见。”

“啰里啰嗦的,真是个小姑娘......明天见,Sammy。”

Dean一手捂着伤口,一路哼着小调回到寝室,没有在意路人惊诧的目光。打开门,Cass被他染红了半个肩膀的血迹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上帝啊,耶稣基督啊,你这是把Sam给杀了吗?”

“对啊,你怎么懂?难道真的这么明显吗?”

“那你怎么一身都是伤...”

“大概是因为他诈尸了吓了我一跳,猝不及防才会搞得一身.....”

“......Dean Winchester,你正经一点会死吗?”

“会! ”

Dean觉得自己不能更愉快了。

————————————————————

文笔差请轻拍,接受各种整改意见。

我发现我写了15000+,故事还没进行到三分之一,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而且我早就偏离了我的大纲......所以╮(╯▽╰)╭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