婠歌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
因为喜欢他,世界都好像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啊。





哦,不对。
因为他就是我的小太阳嘛!

[火玫瑰]学霸和学渣的求婚日常(短篇补完)

Evanstan衍生,NASA宇航员霹雳火×火星救援贝克医生

刚刚赶着去上课,连注释都没来得及加

(不过看过约会日常的应该有印象吧...反正基本原理文中已经写了,只是用的点不同,我就不再赘述了)

————————————————

Beck停下敲打着键盘的手指,看着面前电脑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文字配上实验图表,伸手点击了保存。

橘黄色的灯光落在桌上,他扶着椅子的靠背站了起来。他已经写了一晚上的论文,终于把最后一部分搞定了。

伸了个懒腰,Beck舒展了一下自己窝了一个晚上身体。倦意顺着脊柱慢慢爬上了全身,让他打了个小小的呵欠。

他瞟了眼放在桌上的闹钟,不禁皱了皱眉头。

这么晚了,Johnny怎么还没有回来?

这是他们在一起之后,Johnmy第一次回得比他晚。一般都是Johnny窝在沙发前看电视等他,一直等到睡着他才回来。

就算今天下午Johnny专门过来和他打了招呼,说自己晚上有事会回得晚,让Beck别等他自己先睡。他下班后神神秘秘拉着整个研究组出门的样子,还是让Beck不太放心。

真不知道他又想玩什么把戏,现在已经十二点了,他人到底去哪儿?

Beck有些烦躁地穿着棉拖在家里转了两圈,终于还是忍不住摸出了手机。

门口忽然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Beck松了口气,拖着软塌塌的拖鞋,有些艰难地小跑到门边。

下一秒,他就感到了一个沉重的身体压到了自己的身上,对方胸膛处和手臂上结实的肌肉,压得他本就疲惫的身躯有点酸疼。

肩膀上毛绒绒的大脑袋依恋地蹭了蹭他的脖子,鼻尖是棕色发丝里传来熟悉的洗发水香味。属于对方熟悉而温暖的气息,让Beck彻底放下心来。

但是......

Beck动了动鼻子,敏锐地在空气里嗅了嗅。他低头扫了某个像大型树懒一样挂在他身上的家伙一眼,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哼,Johnny,不要以为你喝的是毫无气味的伏特加,就能成功伪装成没有喝酒的样子。高纯度医用酒精的味道,我比你熟多了。

他的手臂微微用力,换做用肩膀支撑住对方的体重。捧起对方沉重的脑袋,Beck才发现:

原来Johnny根本没有伪装,他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Beck的怒火“噌”地一下就烧起来了,疲倦和担心让他的怒火烧得更旺。

你喝那么多,想死了是不是?

他满心怨气地伸手扶住了Johnny跌跌撞撞的身体,好不容易才把身上比猪还沉的家伙架到了床边。

Beck本来想直接松手把他扔到床上,可看了看他的带着倦容的脸,最后还是没忍心。他弯下腰尽量轻柔地把对方的头放到了枕头上,手臂垫在他的脖子下,让他免受太多震动。

Johnny两颊都是通红的,湛蓝的眼眸半开不闭的,早已失去了聚焦。大量的酒精烧得他难受得躺在床上直哼哼,俊朗锋利的眉毛间难得地拧出了深深的褶皱。

算了,先放过你了。不过明天你给我等着。

Beck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地咬紧了牙,两种情绪在心中打成一团。最后还是心疼占据了上风,他放弃了趁对方意识还模糊的时候暴打他一顿的想法。

Johnny清醒的时候他打不过,现在睡着了他又舍不得,真是气死人了。

Beck怨念地抽身起来,想要去浴室放水给某个正难受得不行的小混蛋洗个澡,手臂却被猛地抓住了。

哎,你还没完了是不是?

Beck眯了眯眼睛,一向温和的面容竟然带上了一丝狠意。

然而醉得昏头昏脑的Johnny并不知道他家小男友已经气得快上演手撕活人了,他动了动沉重的脑袋,半梦半醒间蹦出了一句话。

“Watney,你要我喝的我已经喝了,现在你该告诉我了吧。”

“哦?告诉你什么?”Beck用力抽开手抱胸挑眉,看着眼前的大只醉猫。

原来还有Watney。好样的,你也给我等着。

Beck在心中记下一笔。

“你可不能耍赖。我觉得你之前说的送玫瑰还不够好,我想要更棒更特别的主意。”

Johnny说着说着,居然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拽紧Beck的手臂,睁着毫无聚焦的蓝眼睛,一脸真诚地看着他。

“Lewis长官,我觉得你说的买戒指的地方不错,款式我很喜欢。不过为了慎重起见,我还是得再挑一下。”

好了,他现在在Johnny眼中变成组长了。

Beck觉得有点好笑,对方已经明显醉到连性别不分了,还和他怄气就显得太幼稚了。

等等! 他刚刚说了什么来着?!

Beck突然反应过来,眼睛睁得都快掉出来了,灰蓝色的瞳孔整个放大了一圈。

他愣愣地看向Johnny,脑袋一下变成了一片空白。

Johnny才没管他那么多,酒精已经彻底扰乱了他的大脑,让他的思绪在半梦半醒的混乱场景间飞快跳跃。

“Johnson,在电影院求婚是挺浪漫的,可是好像太老套了......再说Beck也不是很喜欢去电影院。”

“Martinez,你说用剪辑录像带的方式......嗯,也可以,不过谁来剪啊?Beck那么害羞,要是剪得太肉麻他肯定不会接受的。”

“要我说,你们的建议都不错,可是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你们让我想想啊...”

“Sue,你当年到底是怎么想的?就他那求婚方式...拜托啊老姐,也就你会接受了。什么?用热气球,听起来好像不错。”

“Reed,你能别说话么?现在问题严肃着呢!就你那一套......等等,在物理书上凿一个洞藏戒指,然后用书页和行数做密码拼成‘我爱你’?我的妈呀怎么这么复杂.....”

“听起来是不错,可要是我毁了Becky的物理书,他非得杀了我不可! 不成不成。”

原来你也知道啊。你要是敢用这个方法向我求婚,我答应倒是会答应,不过你就一个星期别想上我的床了。

Beck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结果却是越笑越猛,最后连身体都抖得直不起来了。

Johnny一脸不明所以地看着他,满是懵逼和迷惑的神情让本来好不容易克制住的Beck又笑了起来。

他一边笑一边蹲下身,双手捂住脸,都快半跪在床前了。

笑着笑着,有什么晶莹的东西就从他的指缝间滑了下来。

好像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Johnny爬到了床边傻傻地问道:“Beck?你怎么在这儿?”

他低头想了想,却发现自己脑子比平常还不灵光,于是果断放弃了思考。

“难道这是我的求婚现场?”Johnny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难道我已经求过婚了?所以Becky你笑得这么开心......你这是答应了?”

Beck简直要笑昏过去了。

简直就是傻瓜,大傻瓜。

世界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把所有的求婚准备都告诉了自己的求婚对象?

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比这更傻的了。

Beck猛地抱紧了眼前的人,把头埋进了对方宽阔的胸膛。他不余遗力地收紧了手臂,让对方掺着点点酒气却依然熟悉好闻的味道包裹住了自己。

就像抱住了自己的全世界。

Johnny觉得更迷惑了:“我们这是进行到哪儿了,宣誓后的拥抱接吻?这也太快了吧,我怎么觉得我连婚都还没求,就进行完婚礼了......”

“傻瓜。”Beck狠狠唾弃了他一句,却闭上眼睛,在他的唇上落下了一个温柔的吻,“真不知道除了我,还有谁会要你。”

“我不想要别人,我只想要你。”Johnny抱住身前软软的身体,熟门熟路地找到了独属的肩窝。他蹭了蹭那抹浅浅的凹陷,满足地砸吧砸吧嘴。

“反正你会要我的。”

Beck还想说点什么,轻轻的鼾声从肩上传来。他只能无奈地撅了撅嘴,把对方放回了床上,走到书桌前准备关上电脑睡觉。

看到屏幕上亮着的表格,Beck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偏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睡得正香的Johnny,带着点恶作剧地打开了一个新的表格。

可没这么容易放过你。

——————————————

窗户上朝阳的身影慢慢爬得越来越高,Johnny闭着眼睛揉着太阳穴,慢吞吞地睁开了眼睛。

奇怪了,昨天被Martinez他们灌了这么多,今天怎么一点儿都不头疼?

Johnny慵懒地翻了个身,任由暖融融的阳光照在了他的背上,身旁还残余的温度让他的嘴角弯出了一个弧度。

枕头上熟悉的气息,身上软和的棉布睡衣,周身没有一丝汗味和酒味的清爽让他迷迷糊糊的脑子逐渐清醒了过来。

肯定是Beck,我昨晚回的那么晚,他居然也没有生气。

空气中飘荡着热面包的香味,伴着黄油在锅里融化的“滋滋”声,光线跳跃在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厨房里传来微波炉热好牛奶的声音,Johnny幸福地眯起了眼睛,等着将要出现在门边的身影。

门边传来拖鞋踩过木地板的声音,Beck走进来靠在门边,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

Johnny突然有点心虚,昨晚喝到最后他都断篇了,还是Sue开车送他回来的。老实说他能凭自己从车上摸回家,他都觉得这是一个奇迹。

不过他昨晚喝得都是伏特加,一点酒味都没有,Beck应该不会发现吧......可他要怎么解释他的神志不清?太困了,站着睡着了?

不行不行,那他晚上是怎么回来的?

完了完了,昨晚Beck肯定是知道了什么。

感觉无论什么解释都说不通,Johnny的内心都是绝望的。

看着Johnny带着懊恼的脸,Beck愉悦地挑了挑眉头,微笑着发问:“你真的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

突然察觉到嘴里残存的解酒药味让Johnny的脸都苦了,他咽了口口水,都快哭了。

晚归,醉酒,再加上不知发了什么酒疯,说了什么错话.....不知道他现在跪在对方面前,抱着他的大腿求饶还有没有用?

不然还是直接从窗户跳下去比较快?这样没准Beck一心疼就放过他了。

Johnny哭丧着脸看了一眼打开的窗户,畏畏缩缩地爬到了床边。

“Becky你不要冲动啊,我知道错了......”

“哦?你错了什么?”

“我肯定是说错话了对不对?”Johnny跳下床,抱住了Beck的腰,“Becky,别生气......我下次不敢了,你可千万别一冲动就和我分手啊。”

“谁说我要和你分手了?只是某人昨晚上拉了那么多同事去酒吧,就为了商量那么件小事。你干嘛不直接问我啊?”

Johnny脸都僵了。

我的天哪,我昨晚都说了些什么啊?!我这个猪脑子,看来情况有点不妙啊,该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额...Beck你不会...”他犹豫地开口问道,“我不会已经...”求过婚了吧?

“我觉得热气球还好,剪视频就不必了。”Beck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说道。

靠! 看来他知道了。

Johnny惨叫一声,崩溃地把自己一头埋进了被子里,不敢再看Beck一眼。

“Johnny,你还记得我以前和你提到过的威尔逊云室吗?就是我之前做的可以测出电子轨迹和碰撞的那个?耳边突然传来Beck的声音,内容却让Johnny一点都摸不着头脑。

好像还带着点笑意?

棕色的脑袋从白色的棉被中钻了出来,呆呆地望向对面微笑的男孩。

“嗯,我好像有印象...那天晚上我们不是一起去吃饭了么?”Johnny想起自己被破坏的烛光晚餐,反应了过来。

Beck好像......没有生气?

这让他稍稍放心了一点,专心听着对方的话。

“其实你知道吗?这个实验后来被证明是无用的,因为粒子的运动轨迹和动量是无法同时测量的,水蒸气在它飞过的时候就已经干扰了它的轨迹,所以我们看到的根本不是真实的轨迹。”

“所以?”

“你不明白对吗?但我是一开始就明白这一点的。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明知道这是错的,我还要去重做一遍呢?”

“为什么?”Johnny觉得今天早上自己一直摸不着头脑,都在被带着走。

“因为即使是错的实验,它在科学史上的地位也是不可估量的,量子物理本来就是在错误中不断前进的。”

“就像我们的人生一样,如果没有了一些美丽的错误,那么就算最后得到了成功的果实,那也是不完整的。”

Johnny好像明白了什么。

“Beck你的意思是......你想让我再求一遍婚?”Johnny兴奋地从床上跳了起来,“这么说,你不怪我搞砸了这一切咯?”

Beck微笑着看着他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在床上滚来滚去。

“...不过你别高兴太早,我还不一定会答应呢。”Beck弯下腰,扒住Johnny的肩膀,对上了他的眼睛,“要是我不满意,我照样让你再来一遍。”

Johnny迅速抬起头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然后盯住了对方带着笑意的灰蓝色眼眸,自信地说道:“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Becky。”

“你一定会是我的。”

仿佛这是再自然不过的宣告。

Beck不知为何被他看得有点脸红,余光瞄到了一旁的电脑,又来了勇气。

“行了,我得去实验室了。早餐放在桌上了,你起来记得吃。我怕你昨晚喝多了难受,刚刚已经帮你打电话请假了。”Beck直起身,恢复了镇定。

“至于你昨晚...你说的我都已经帮你记下来了,放在电脑桌面上了,你记得看。”

Johnny无语地目送着他的背影出门,看了看自己邋遢的样子,心塞地发现对方今早表现出来的男友力竟然完全超过了自己。

上面那些话不应该是自己的台词么?怎么被Beck说得那么顺。

不过,电脑?

Johnny疑惑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电脑,一个新放在桌面的excel表格让他脸都扭曲了。

《求婚计划备选方案及建议》

打开表格,里面被整齐地分成了三栏,三栏的题头分别是建议者姓名、方案内容和内容评估.......

Lewis: 戒指 建议: 太贵的pass,合适就好。

Watney: 送玫瑰 建议:可以有,不过别买太大把,抱不动。

Johnson: 影院投影 建议:拒绝。你的电影品味太烂了。

.......

整齐的排版,清晰的内容,简明的评论。

一目了然,充满了作者本人严谨理性的风格,不失为非常有用的一个表格,任谁看了都会有对各种各样的求婚方式有所了解。

然而这一切都只让Johnny想起了一句话:

你正在被做成表......

不过Beck特地要他来看的意义肯定不只是为了用这张表来嘲讽他。

Johnny一口气把表往下拉,直到看到最后一行。

他忍不住让自己脸上的笑容越变越大,直到比窗外最明媚的阳光还要灿烂。

鼠标落在了最后一行。

Beck : 无 建议: 只要有你,其实都挺好的。

你要快点哦,不要让我等太久。

我不会的。

——————————————————————

今天我写这章的时候,是在下午。中午和小伙伴一起聊新的脑洞,一不留神聊high了,一看时间不够了才开始争分夺秒地写...

有没有妹子觉得Beck笑着笑着就哭了有点奇怪,明明之前都是欢乐的甜的,怎么莫名其妙就哭了?

因为那就是我那个时候的精神状态。不知道为什么的,一边写一边笑,然后躺在床上就开始掉眼泪。

我果然泪点很奇怪啊。

写《一天》时,写冬兵的过往被烧掉没哭; 写《漫漫长路》时,写冬兵洗脑后的拼命逃回纽约没哭; 写《军规》时,写中士和大盾跳伞后交换狗牌没哭。

甜的虐的,虐中带甜的,我都没有哭。然而写《火玫瑰》求婚时却哭了。

很奇怪的感受,但也是很棒的感受。我一直认为作者即使会被自己的文字打动,写作时也应该是相对客观而冷静的。可是情感这种东西,好像有时候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够控制的。

今天也算是受教了吧。

话唠时间完,读书去。

评论(11)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