婠歌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
因为喜欢他,世界都好像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啊。





哦,不对。
因为他就是我的小太阳嘛!

春天的颜色 the color of Spring (短甜一发完,幼年梗)

中世纪童话风,幼年米和少年丁,兄弟亲情向。

未来的准骑士丁和神学院学徒米,可以算作《狮心与玫瑰》番外。亦可独立成篇,不看前文不影响阅读。

(其实这只是一个十二岁的丁丁带着八岁的三米出去春游的故事...)

————————————————

扑面而来的,是清晨树林中还未散去的雾气,湿润的水汽仿佛可以凝结于眉目间,眼前的一切都晕在模糊里。

景色无声无息地从模糊过度到清晰,光和影在晨光里编织成一支欢快的小调。

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即便如此,初春温柔微凉的空气里,仍然能够闻到不知名的花香。

年轻的金发男孩骑在雪白的马背上,马蹄踏在湿润的泥土中,在林间的小道上飞掠而过。

道路两旁新冒出的嫩草和野花被带得一阵摇曳,惊奇地探头张望着这两个年少的不速之客。

身后的披风在风中滚动,细腻的羊毛领微微反射着光。明明是在飞速的奔驰中,男孩却好像在自家花园里闲庭信步,带着一抹骄傲的笑意。

牢牢握着手中的缰绳,他带着些微红润的脸庞在树枝间散落下的阳光中忽明忽暗。

不算强壮的身躯随着马奔跑的起伏而波动着,他的身子微微朝前弓起,仿佛在护着披风下的什么人。

“Dean,好棒!你竟然能骑得那么快。”清脆的童声在树林里响起,带着浓浓的兴奋和些许不安。

“可是这样,我骑不稳,会不会被你摔下来啊...”

宽大的披风下隐约露出了一个更小的男孩,棕色的发丝被风刮到了脸上。他努力抬头望向年长的骑手,却因为身高被牢牢锁在了对方的怀抱里。

仔细看来,他有一双特别好看的眼睛,深棕色的眼珠又圆又大,像琥珀宝石,因为激动而变得格外明亮。

马蹄掠过的声音惊起树枝上的鸟雀,也带起一阵带有少年人特有的微哑笑声。

“哈哈哈,Sammy,你只要老老实实坐着就好了,想这么多干嘛!我的骑术即使比不上老爹,带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少年笑着用下巴蹭了蹭怀中更小的棕发男孩的额发,年幼的男孩依赖地往他的怀抱里靠了靠。柔软细碎的的发丝摩挲在皮肤上的感觉,好的不可思议。

他把怀抱又收紧了一些,手上的动作却不停,让马奔跑的速度变得更快了一点。

“马上就到了,Sammy不想早点看看哥哥的秘密城堡么?”年长的男孩嘴角的笑容变得更大,充满着少年人的活力。

这也让他的年纪显得更小了一些,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

“可是Dean,我们本来就住在地堡里面。城堡有什么好?不都是又湿又冷的,晚上就算点了那么多蜡烛,也还是很黑啊。”年幼的男孩疑惑地瘪了瘪嘴。

“这可不一样,地堡怎么能和我的城堡比?”

“在我的城堡里啊,鸢尾草和藤蔓筑成了外墙,白芷和杜若铺成了地毯,白色和紫色的玉兰花编织成了柔软的床,风会带来她们的喃喃低语。”

说着说着,少年的声音变得温柔了少许。带着一丝炫耀,又带着更多的喜爱和憧憬。

“风中,还会带来雀鸟美妙的歌声。永远不会远去的春日阳光,铺撒在无边的绿草上......”

“你会喜欢的,Sammy。以前那是我的秘密城堡,现在也是你的了。”

“Dean,我才不信呢。要是真有这么美的地方,那也不会在人间。你描绘的那是天堂吧。”

年幼的男孩并不买账,他又瘪了瘪嘴,这一次却是因为显而易见的不开心。

“只有拥有上帝祝福的地方,才有可能这么美。”

他的语气有一丝犹疑,好像仍然期望着这样美丽的景色能够真的存在。

“你肯定又在骗我,你总是这样。以为我年纪小就好骗么?就算这一次编得比《熙德之歌》还要好听,我也不会信你了。”

他用兄长“恶迹斑斑”的过往说服着自己,大大的眼睛里却泄露了满满的渴望。

年长的男孩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拉着缰绳放缓了速度。马蹄踏过的小路旁,青草越来越丰密,曲折的花蜿蜒在草地里,延伸到未知的远方。

“唉,我的小Sammy不信任我了。既然如此,我还是让你亲眼看看我说的到底有没有骗你。”

金色头发的少年利落地翻身下马,披风在空中划过一道利落的波纹,震动起微凉的空气。

阳光照亮了他的侧脸,即使还带着未长成的青涩,轮廓却已甄完美。

“天堂又怎样?我们作为骑士家族,本就是为了成为上帝和国王的战士而生,理应受到上帝的祝福。”

他的语气充满了骄傲和自信,俊秀的眉毛挑起,带着少年人的锐气。

“我们拥有狮子一样的勇敢之心,长剑所指的方向,连撒旦都会胆怯。

“我们凭什么不能拥有天堂?”

年幼的男孩被留在了马背上,疑惑地歪着脑袋,一时不知道怎么理解兄长的话。

人类,也能拥有天堂么?

《创世纪》里没有提到,《约书亚记》里没有提到,四卷福音书里也没有。

他虽然看起来远比同龄人聪慧,却还是比对方少了好几年的阅历。

伸出手,金色头发的年长者用揉了揉男孩泛着光泽的柔软碎发。

“别想了,和我一起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你就是喜欢瞎想,这回保证不骗你。你啊,肯定是看老爹和Bobby留下来的书看太多,小小年纪,成天装成熟。”

“有时候,只有相信童话和史诗,才能拥有天堂。”

树上的黄鹂鸟适时地唱出婉转的曲调,明媚的春光顺着草尖滑落,流泻出淡金色的长诗。

“赶快下马吧。你已经长大了,能自己做到的事,我不会再帮你。”

“还是说,你害怕自己下不来么?”

“我才没有!我可以自己来,不用你帮。”

金发的少年环抱着胸,看着年幼的男孩三言两语就被撩拨的不服气的深情,不自觉带出一个有些得意的笑容。

男孩看着兄长脸上的笑容,动作越发迅速起来。他伸手抱紧了眼前修长的马脖子,偏过身体,慢慢把自己从马背上滑了下来。

待到双脚都稳稳落地,他转过头看向年长者,想要向对方证明自己。

“我才不是像你想的那样,我也姓Winchester,我也是狮心贵族中的一员。”

好强地扬起了小下巴,他把眼睛睁得圆圆的,好看的小眉毛努力向上扬起,做出一副严肃的表情。

可惜他的努力好像完全失败了,稚嫩的脸庞让他显得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反而让他的表情变得格外可爱。

对面的少年忍不住大笑起来,自然而然地在他的兄弟前面半跪下,面对面地和他处在了同一个高度。

笑意在他深绿色的眼眸里漾开,眼角出现了细细的纹路,每一道里都溢满愉悦。

“走吧,我的小骑士。”他的语气里不自觉带上了一丝妥协和诱哄,“我当然知道你可以做得很棒,骑术这种流淌在我们血液里的东西,对你而言自然也是轻而易举。”

少年说到这里,突然升起一股想逗弄对方的冲动。他不怀好意地眯了眯眼,刚刚收住的笑容又有了泛滥的嫌疑。

“不过嘛,其他倒是还好,就是姿势丑了点......”

“Dean,你就是个大混蛋!”

愤怒的童音在耳边响起,少年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年龄而客气,反而站起身镇定自若地回道,“别闹了Sammy,你自己不也是个娇气的小姑娘。”

“你到底去不去啊?”他装作不耐烦地伸出手,白皙修长的手指穿过空气里的阳光,指尖带上些许透明。

“我可告诉你,路可是很难走的。你要是不想摔得一身泥和土回去,还是老老实实抓牢我。”

棕发的年幼男孩低头想了想,气哼哼地鼓了顾腮帮子能然后恶狠狠地一把抓住了对方温暖的指尖。

“我是想看看你说的城堡到底存不存在才去的,才不是想拉你的手。”

弯起手指把对方肉乎乎的小爪子包在了手心,少年拉着年幼的兄弟微笑着向树林深处走去。

茂密的树林随着步伐被一点点落在了身后,踩着凹凸不平的石子,宁静幽深的树林远处,仿佛透出了一片微光。

“就是那里么...”

“没错,保证让你大吃一惊。”

少年三步两步踏过几块石头,跳跃着落到了小路的尽头。

“那么,伟大的小骑士,欢迎来到我的城堡。”

棕发的男孩还来不及反驳,就被对方拉着从树枝和新叶围成的阴影中来到了阳光下。

如茵的绿草上,盛开着大片大片雪白的马蹄莲和浅黄的金盏菊。

各种各样的野花,散落在翠绿色的无边幕布下,如同点缀夜空的满天繁星。

阳光幻化成淡金色的丝线,穿过天际淡淡的烟霭,穿引出最甜美深沉的梦境。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耳畔熟悉的声音传来,棕发的男孩恍如梦醒。

他突然不顾一切地向前跑去,顾不得身上还披着的斗篷,只是用尽全力跨开步子。

奔跑,奔跑,像信徒奔赴他的天堂,像天使朝见他的上帝,小小的身影在花草间跌跌撞撞地不断向前。

让每一缕花香都抚过脸颊,让每一道春光都萦绕在肩。他在风中张开双臂,仿佛要拥抱随风而来的一切美好。

直到筋疲力尽地扑倒在丰茂的绿草上,棕发的男孩才翻过身,睁大双眼凝视天空,尽情地大口地吐息。

天鹅绒般的草叶柔软地垫在他的身下,密密地包裹住他的身体。一道阴影落在他的身边,散落在对方发丝上熟悉的光泽让他微微闭了闭眼。

“看来,你跑得很开心嘛。”年长的男孩随意地坐到了他的旁边,熟悉温暖的气息瞬间就围绕过来。

“真美,对不对?拼命地奔跑,只愿亲身融入其中。即使是化作阳光,化作雨露,只要能永不离开这片天堂,转瞬即逝也无妨。”

说着,金发的男孩也仰面躺倒了男孩的身边,悠哉地翘起一条腿开始晃悠。

“Dean,真好,要是能永远呆在这里就好了。我现在相信了,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上帝偏爱的地方。”

“为什么你会愿意离开呢?明明这么美,如果这里就是天堂,如果我们明明可以拥有天堂,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住在那样阴森的地堡里?”

金发的男孩侧过身,笑着叹了一口气。他用一只手撑起了自己的脑袋,语气变得有些认真:“Sammy,记住,天堂只能是个美好的假相。或许啊,我们死后是可以上天堂。可是上帝是不会把这样的殊荣给予一个人类的,那只能是天使的特权。”

“”而我们,我们终究还得回到人间。”

年幼的男孩若有所思,他困惑地眨了眨眼,看向了自己的兄长:“所以Dean,这就是你更喜欢英雄史诗,不喜欢《圣经》的原因吗?你觉得人类在活着的时候,是不配拥有上帝的祝福的,对吗?”

“Sammy,你明白就好。说起来,这个想法可是有点渎神的,要是Bobby知道我逃避背诵《圣经》是因为这样的理由,准得用他的法杖抽我不可。”

“啊,说起这个,Bobby下次来不是还要抽背我诗歌中的章节吗?我已经背到了《耶利米哀歌》,可之前的《雅歌》和《约伯记》又有些忘了。”

棕发的男孩说到这里,有些担忧地皱了了皱鼻子,可爱的五官挤作一团。

对面年长的金发男孩忍不住伸手掐了一把他还带着点肉肉的脸颊,拔起一根草叼在嘴上

“不然,我可以帮你抽背。嗯...如果你都能背出来,作为奖励,我就给你说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年幼的男孩果然很快被转移了注意力,“又是亚瑟王的故事么?Dean,你到底是有多喜欢圆桌骑士,兰斯洛特骑士,高文骑士...关于他们的这些故事,我都听了几百遍了。”

他翻身趴到了草地上,双手撑住自己的下巴,琥珀般明亮的大眼珠好奇地望向自己的兄长。

“如果你能背出来,这一次我就给你说给别的故事,关于尼德兰王子齐格弗里德的故事。”

“...好熟悉的名字,这是不是出自...嗯...《尼伯龙根之歌》?”

“看来你看了不少书嘛Sammy,不过小小年纪就一天埋在书堆中,长大可成不了骁勇善战的骑士。更不用说像齐格弗里德一样杀死巨龙,占有尼伯龙根族的宝物。”

金发的男孩挑起眉毛,笑着扫了身旁一眼,语气中忍不住带上调侃和促狭。

棕发的男孩不服气地爬了起来,扑倒了兄长的身上:“哼,我就是喜欢看书。你以前还背不下《圣经》,老被Bobby罚,我就不会。你抽吧,我这就背给你听。”

“哟,看来我们的小姑娘生气啦。那好吧,来个简单的,就《诗歌》第二十三节吧”

“Dean你听着哦,我我这就背给你听。我觉得有一点你说得很对,凭什么我们就不能拥有天堂?这一段不就说的很清楚吗?”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神会指引我们走向天堂,但如果没有自己不断的努力和追求,那么神的指引也是没用的。”

“永远要不懈地努力,幸福要靠自己追寻,人间也可以如天堂般美丽。

他的语气很认真,带着一丝不符和年龄的成熟,又有着孩童特有的天真和笃定。

金发的男孩沉默了好久,才重新恢复原本的轻松:“Sammy,其实你说的没错,看来是我之前太过犹豫。真奇怪,这不是你这种小姑娘性格才会干的事情么,我一定是被你传染了。”

“嘿,混蛋Dean,别总说我是小姑娘!”

“哎呀Sammy,别管这么多了。”金发的少年满不在意地摆了摆手,舒服地又躺回了地上,“你不是想听故事吗,今天要说的,就是发生在中古高地的一个传说......”

少年开始了他的讲述,高低起伏的声音逸散到空气中,带着点点尾音。棕发年幼的男孩不满地瘪了瘪嘴,也躺到了地上。他努力想要和兄长怄气,还是不由自主被精彩的故事吸引了注意。

阳光泼洒在天地间,也让他们的头发泛起柔和的光泽。金发年长的少年不时在空中挥动着手臂,比划着刀和剑,珠宝和香花的模样。

清晨的时光如同静静的流水,流过树根,流过青草,流过盛开的金盏菊和鸢尾草。

“最后克里姆希尔特在庆典上,终于成功为自己的丈夫齐格弗里德报了仇。勃艮第人无一生还。而克里姆希尔特本人也倒在这场杀戮的血泊之中,再也没有醒来。”

“.好悲伤的故事。所以,最后克里姆希尔是为了给心爱之人报仇,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么?”

“对啊,齐格弗里德虽然是受到上帝庇护的战士,能占有尼伯龙根的宝藏,能斩巨龙浴龙血,拥有刀枪不入的身体。可沐浴时一片菩提叶飘落肩胛,这一龙血未及之处便成为他全身唯一的致命要害。所以他还是无法逃脱命定的死亡。”

“而克里姆希尔,在失去了齐格弗里德的保护的情况,即使她能成功报仇,也不能免于死亡。失去了所爱之人的保护,爱也就变得脆弱。”

“Dean,是不是爱一个人不仅需要自己的付出,也需要对方的保护?对于对方而言,也是一样的?”

“Sammy,爱永远是双向的。就像你是我弟弟,我爱你,你也爱我一样。”

“那你会保护我,对吗?就像我会保护你一样。”

“虽然这样类比很奇怪,不过我们不会像齐格弗里德和克里姆希尔一样,在天堂里才能重见。我们会保护对方,也能保护自己。我们是狮心骑士,我们有这个能力。”

金发少年的话带着不容置疑的骄傲和自信,棕发的男孩想了想,然后笑着点头,不顾形象地打了个滚,趴到兄长的面前。

“这么说来,Dean,我有件东西想给你。”

他白皙的脸被阳光晒得染上了些许红润,眉目间带上了一点不好意思的神情。

“是之前Bobby给我的,我本来想在圣弥撒节送给父亲,结果他又没回来.......”

金发的少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伸手向随身的白色小布袋掏去。

“你又藏了点什么好东西啊Sammy,Bobby就是偏心你这个小家伙,总是偷偷瞒着我给你好东西。”

他的语气带着惯有的不正经,漫不经心的打趣和装模作样的抱怨,引得棕发的男孩小小翻了个白眼。

“我之前不给你看,是因为它的外表有点...”男孩说着,有点犹豫地把握着的手伸到兄长面前,“虽然Bobby说这可以辟邪,如果虔诚的话还可以召唤上帝.....不过我总觉得有点不太靠谱,就没好意思拿出来.....”

“我觉得不如送给你好了,这样万一以后我不在你身边,它可以带给你来自上帝的祝福。”

他摊开手心,里面躺着一个造型古怪的铜制挂饰,带着牛角的人面混合着古怪和宗教的气息,僵硬地注视着前方。

金发的少年表情有点奇怪,混合着感动,好笑和诧异的表情让他的面部肌肉一时僵作一团。

男孩窘迫地把手往回收了收,却被自家反应过来的兄长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

“你这不是要送给我的么,哪有送人礼物再收回去的道理?”

“我看你好像不太喜欢的样子......”

年长者的表情渐渐恢复到带着愉悦的平静,他伸手捞过挂饰的绳子,郑重地低头戴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谁说的,我只是一开始被这种奇特的风格吸引了注意。送给我的东西还想收回去,没门。”

棕发年幼的男孩对自家兄长的口是心非早已无比熟悉。他笑着摇了摇头,不符合年纪的成熟地叹了口气,然后就把对方的话丢到了脑后。

舒舒服服地躺下,他让自己的身体充分感受着身下丰茂的青草带来的轻柔和绵软。

湿润微凉的空气仿佛卷起了一阵小小的涟漪,裹挟着泥土、青草的气息和不知名的花香,轻盈地在他们的身边打转。

朝阳的角度逐渐偏移,明媚的光晕落在了眉目间。天空和白云染上绚丽的金边,眼前也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无尽的困意袭来,诱人的黑甜瞬间包裹住身体,把神志拖向恬静的梦乡。

风抚过他们额头上的碎发,一切都变得如此静籁,只有雀鸟逸散在空气中温柔的歌声,好像歌咏着无尽婉转的诗篇。

又是春天了。

——————————————————

注:《亚瑟王之死》和《尼伯龙根之歌》皆为中世纪四大英雄史诗。

前者记叙了大不列颠的亚瑟王和他的圆桌骑士的故事(梅林传奇?),后者为用中古高地德语写的英雄史诗,讲的是尼德兰王子齐格弗里德早年曾杀死巨龙,占有尼伯龙根族的宝物。

软萌米背诵的《圣经》部分,选自《旧约·诗篇》第二十三节第二段到第七段,用于歌咏上帝对人类的指引。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