婠歌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
因为喜欢他,世界都好像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啊。





哦,不对。
因为他就是我的小太阳嘛!

[火玫瑰]学霸与学渣的真·求婚现场

Evanstan衍生,NASA宇航员霹雳火×物理学家贝克

等待队三的时间好漫长啊,写点糖安慰自己,就当是看电影前的贺文了(老冰棍百年好合(๑•ั็ω•็ั๑))

至于这一对,别闹,他们什么干不出来?!就连求婚现场的画风也和正常人不大一样......

——————————————————————

Beck投过玻璃幕墙看了看外面停靠的巨大飞机,终于关上了手机,走向登机口。

他的手机在关机前还不停显示着消息提醒,无一例外,全都来自自家某个絮絮叨叨·熊到极致的男人。

而且这个家伙很有可能马上就要成为他的未婚夫了。

坐在靠窗的座位上,Beck的心情有些复杂。

他刚刚结束在耶鲁的全部答辩,据他的导师回应,他的论文很有可能获得物理系本年度的最高绩点。而这个成绩也能让他轻松进入NASA的喷气实验室,继续他的物理研究。

完成了在耶鲁的学业,让Beck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之前这么多年的努力终于获得了回报,研究物理更是他永远不会厌烦的心之所向,现在新的篇章已在眼前打开,怎能不叫他兴奋?

窗外是明媚的阳光从天际流泻而下,照亮了整个天空和大地,New Haven晴朗的天气让他不禁有些留恋。

不知道这一次回去,Johnny又会折腾些什么花样?

连猜都不用猜,凭Beck对于自家熊孩子男票的了解,他肯定会趁自己不在的这两个星期不停地作死。而最让Beck坐立不安的,莫过于对方的目的。

要知道,他们可是在他出发前两天,才上演过一出失败的求婚戏码。

而Johnny的表现更让Beck心生怀疑。整整两个星期,只保持每天三通电话的骚扰,这对Johnny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想起以前每一次Beck要到外地参加研究讨论,他都恨不得挂在Beck身上。

不过Beck还是庆幸Johnny没有脑子一热就从LA直接飞到了耶鲁。天知道如果有一个天降的火球直接砸到了他们的校园里,然后还变成了人形,Beck真不知道倒霉的会是他的那帮同学,还是很有可能被两眼冒光的生物和物理实验室学生抓去各种研究的他的男票。

有个超英男朋友就是这点不好,特别当他还是个会飞的二货时。即使他的超能力让Beck这类热爱科学的研究者格外痴迷,随便就能在几万米的高空晃悠这种事,还是让他有些心率失调。

飞机引擎的轰鸣声在耳边响起,Beck微微闭上了眼睛,靠在了柔软的座椅上。

才几分钟没有那个人吵吵闹闹的消息,他竟然有些不习惯。

微不可见的思念和期待化作丝丝缕缕的细线,在他的心里缠绕出小小的花朵。

顽皮的阳光打着旋从小小的舷窗里溜进来,落在他年轻好看的脸上,长长的睫毛下落下浅浅的阴影。

好像有点想他了。

————————————

Johnny整了整脖子上打好的领带,环抱着自己的手臂转来转去,满脑子都环绕着他精心准备的求婚词。

或者说,他集齐整个NASA科研组的力量,才搞出来的一篇稿子。趁Beck回耶鲁的这段时间,Johnny每天恨不得拉着他们修改一百遍。

虽然这让也他完全没有时间飞去找他家可爱的小玫瑰。

两个星期前

“我这次一定要证明给Chris看看,我也是有智商的!对于Becky来说,可能无论多么浪漫的求婚方式,都比不过一张用物理公式和定理写成的求婚词。”

Johnny坐在NASA会议厅的圆桌前,一拍桌子说道。

“这样,Chris就会知道,他所深爱的物理我并不是完全不懂,我愿意为了他去钻研。物理的...那什么,简洁性、对称性和美妙性,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等等Johnny...那好像是描述数学的吧。”坐在他右手边的Sue小心翼翼地打断了自家热血上头的弟弟。

Johnny的话卡在了喉咙。

“而且我觉得,你要是想在物理上打动Beck的可能性不大。我们之中要是认真说起来,可能没有一个人的物理水平能够超过他。”坐在另一侧的Watney耸了耸肩,摊开手。

Matinez赞同地点了点,看了眼身边正和Johnson说着悄悄话的Lewis:“我也这么觉得。Johnny你要是真想在求婚词上镇住我们的小玫瑰,最简单的方式,就是避开他擅长的领域。”

Johnny仔细思考了一下,脸有点苦:“你们真的觉得Chris有哪里不擅长么...在我看来,他就是个天才啊。”

Johnny这种时候就觉得,自己的男朋友太厉害也有点不好,搞得他们一帮人想写出镇住对方的求婚词都写不出来

“不如我们从数学入手吧,这应该即是Beck有所了解又不会太过精通的领域。”坐在Sue旁边Reed提议道,“我知道的很多物理学家只把数学当作工具而已,他们的兴趣还是放在物理本身上面。我觉得Beck可能就是这种类型的。”

“而且就纯粹理论上而言,数学的难度应该是高于物理的。我们这里也有一部分人专门研究过数学,应该可以写出一篇能让Beck惊讶的稿子。”Sue不忍心看自己一向活泼爱闹的弟弟一脸消沉,出言支持丈夫的提议。

Johnny用不确定地用询问的眼神看了桌前的人一圈。Sue微笑着鼓励地看着他,Watney则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Reed已经拿出纸笔开始列举可能用到的公式,Matinez比出大拇指表示同意。组里另外两位身为女性的Lewis和Johnson也纷纷笑着点头同意。

Johnny的心终于镇定了一点。有了这么多人的帮助,他应该会成功吧?

即使在Becky面前如此信誓旦旦,Johnny却没办法真正做到胸有成竹。Becky太好了,让他想要用尽所有的办法给他最好的一切。

他相信自己才是最适合Becky的人,可他仍然想以最好的姿态出现在自己的求婚现场。

神奇四侠里的霹雳火,一直都是以自信著称的,有时候人们甚至会觉得他太过自信,有些幼稚和自大了。

可Johnny自己知道,在真正面对所爱之人的时候,再自信的人也有可能会变成胆小鬼。

只因为那是Becky。

时间回到现在

Johnny回想起自己两个星期前的雄心壮志,简直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天知道Reed和Watney两个疯子提供的定理怎么会那么复杂?就算有了包括他老姐在内三个女孩的润色,这篇求婚词还是让Johnny头昏到一看到那些句子就想死。

要知道,就算是要提前包下Beck降落的机场进行装饰和准备,都比那篇稿子简单。

一开始,Johnny为了背下里面那些他念都念不顺的定理,每时每刻都在嘴里念念叨叨。甚至有一次,他差点在给Becky打电话的时候念出来。

不过,一切都只看今天了。即使一大早就已经和自家老姐反复检查过各种事项,Johnny也还是紧张得心跳加速。

耳边传来机场播报的飞机降落讯息,Johnny深吸了一口气,挥了挥手向藏在机场各处里人示意。他在耳机里确认,每个人都安稳地待在了自己应在的地方。

一直陪着他的Sue小跑着回到自己的位子,在离开前,她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Johnny,你今天很帅。不要担心,你一定会成功的。”她笑着看着眼前神色里带着紧张的大男孩,踮起脚尖温柔地揉了揉他短短的棕色发茬,“我看得出来,Chris那么爱你,他会答应的。”

Johnnu感觉到自己老姐从没有这么温柔过。

一个包含着祝福的吻轻轻落在了他的侧脸,让他一直焦躁着的内心突然平静了下来。

“谢谢你,老姐。”

Sue飞快地转过身跑开,才掩饰住眼角掉下来的泪珠,她可不像把一切搞得这么肉麻。

那简直幼稚得和Johnny一样。

不过,我亲爱的弟弟,要幸福啊。

Johnny站在原地看着她跑远的身影,露出来一个微笑。他闭了闭眼,再挣开的时候,眼神坚定了起来。

飞机掠过低空的声音在他的头顶响起,光影变化间,Johnny的面容被雕刻得更加凌厉坚毅。

他即将奔赴人生中最重要的战场,幸福和性福,都指着今天了。

可他已无所畏惧。

Beck顺着指示牌从接机口出来,他正准备走下楼梯去取托运的行李。手机正在开机中,上飞机前他就已经发短信给Johnnu确认好了降落时间,估计某个坐不住的家伙现在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

他嘴角不禁弯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下巴上露出一条细细的凹缝。

Beck突然觉得哪里有点奇怪。

抬头看去,机场里的人群来来往往,和平常没什么分别。没有横幅,没有聚集在一起的人群,也没有铺天盖地的彩带。除了机场顶部几个用作装饰的大气球和楼下音乐喷泉边一堆摆成不知名造型的蜡烛,一切都显得很正常。

Beck皱了皱眉头,决定无视掉脑海中的违和感。

他刚刚踏上自动扶梯,口袋里突然传来振动的感觉。掏出手机,亮起的屏幕上熟悉的面容,让他的表情不自觉又带上了一缕笑意。

划过屏幕接通电话,顺着转换电流,对方的声音显得格外温柔,轻轻巧巧地落在了Beck的耳边。

“Becky,你到了吗?”

“我在机场了,正准备下楼取行李。你到哪儿了?”

“我在音乐喷泉那里等你,你下来就能看到。”

“音乐喷泉...可我没看见你啊?”

拿着手机走到喷泉旁边,Beck疑惑地听到耳边的电话里变成一片了忙音。

眼前的音乐喷泉突然停了。

身边变得好安静。偌大的机场仿佛被按了暂停键,没有音乐,没有广播,也没有人群喧哗。

安静得能让Beck听到自己胸膛中越来越响的心跳。

一阵轻巧跳跃的旋律卷过明亮的大厅,熟悉好听的女声顺着旋律响起。

“Woke up this morning (今早醒来)

Just sat in my bed(只是坐在床边)

8 a.m. first thing in my head(早晨8点在我脑海里的第一件事)

Is a certain someone(是确定的某一个人)

Who's always on my mind(那个总在我脑海的人)......”

Sue的声音?等等,好像还有Johnson?她们怎么也和Johnny一起胡闹起来了?

Beck挑起一边眉毛,心中的猜测变得越来越明朗。

眼前的音乐喷泉随着交错的女声,高低错落的水花溅起又落下。

“He treats me like a lady in every way
(任从哪一方面来看,他对待我像对一位女士)

He smiles and warms me through up the day(他整天温暖我对我微笑)

Should I tell him I love you (我可以对他说“我爱你”吗)

Wish I knew what to say(真希望我知道该说些什么)”

熟悉的身影从喷泉后面走了出来,对面人脸上大大的微笑,让每一个看到的人,都不禁心生温暖。

Beck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看到Johnny手上燃起两道火花。

他这才发现,原本摆在一旁的蜡烛不知何时已将两人环绕其中。顺着Johnny每一步靠近,火星顺着摆好的蜡烛蔓延,橙黄色的光焰逐渐将他们包围起来,跳动成一片星海。

那是一个爱心的模样。

胸膛中的跳动好像越来越不受控制了。

Johnny走到他面前,不安分的手自然而然揽上了他的腰。

“Becky,你那么聪明,应该猜到我要做什么了吧?”凑近Beck的耳畔,Johnny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

Beck好不容易才忍住从心脏深处翻涌上来的甜意,努力抑制住快要翻滚到喉咙的情感,:“只是这种程度而已吗?这可比我想象中的还差一点呢。”

他的心中仿佛有一百只黄鹂鸟在歌唱。

Johnny松开手,笑着退后,离开前还不忘在他的男朋友唇上偷了一个吻。

“我亲爱的Chris,我亲爱的Becky,请你听好......”定定地看着自己心爱的男孩,Johnny一步一步后退,湛蓝的瞳仁里盛满了认真。

他单膝跪了下来。

背景音乐正好进行到了高潮,像早春的小雨,像和煦的晚风,清亮的女声用欢快的嗓音诉说着与之相反的深沉爱语:

“Could this be love that I feel(我感觉到的会是爱吗)

So strong so deep and so real(这样强烈,这样深刻,这样真实)

If I lost you(如果我失去你)

Would I ever heal......(我还会痊愈么)”

“亲爱的Becky,今天的我站在这里,是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别误会,我可不会把求婚的话放在这么前头的地方,这样你一定会感觉很无趣的。你知道,我最不可能做的事,就是无趣的事。

不知道我们伟大的准物理学家Chris Beck先生,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

Johnny挑起眉毛,向Beck投去询问并挑衅的目光。

他又想玩什么花样儿?

Beck饶有兴致地抱起手。说起来,这种老师提问学生的方式Beck真是再熟悉不过,他可是刚刚在耶鲁的答辩上获得将近满分的学生,不知道是谁给Johnny出的这个馊主意。

想要用这种方式为难他,Johnny真是太天真了。

不过不得不说,这招还真勾起了Beck的兴趣和好胜心。他点头示意Johnny继续。

然后他就看到对方的嘴角露出他熟悉至极的奸计得逞的坏笑。

“Becky,我知道你的物理很厉害,可是如果我问你,想起微分中值定理,你首先会想到谁?”

“拉格朗日吧,拉格朗日中值定理是微分基础定理之一。”

“既然Beck你那么清楚,那么描述它的具体内容对你来说也一定不是难事。”

“我想想...嗯,拉格朗日中值定理反映了可导函数在区间上的整体的平均变化率与区间内某点的局部变化率的关系。”

“这个整体平均变化率指得是开区间对吗?”

“不对,Johnny你想蒙我还太早了,这描述的必然是闭区间内的情况。”

Sue和Lewis站在楼上观望着楼下一跪一站还能针锋相对的两人,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求婚现场能求成这样,也算是旷世奇观了。

虽然她们对这一幕的创造也有份。

楼下的“对战”还在继续。

“...Becky,就算你对拉式定理有所研究,也不代表你对罗尔中值定理,柯西中值定理和泰勒公式都有所了解。”

一击不成,Johnny硬着头皮从脑中把那一大串用人名命名的定理都翻了出来,试图混乱Beck的思路。

“不好意思,Johnny,可能要让你失望了。”Beck好整以暇地回答道,吐字飞快清晰。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拉格朗日中值定理是罗尔中值定理的推广,也是柯西中值定理的特殊情形,还是泰勒公式的弱形式。”

“哦,所谓弱形式,也就是一阶展开式。”

“.......”Johnny一时间被打的猝不及防,这完全不符合剧本啊,说好的数学不强呢?

要死,对方火力太强,我军表示支持不住啊。

幸好,耳边的耳麦里适时传来了友军的援助:“Johnny,别慌,用费马大定理再试试。这可是最后一击了,再不成...你还是直接上去强吻得了。”Watney的提议让Johnny差点在Beck面前翻了个白眼。

虽然他平常确实经常这么做,不过今天可不一样,他可是要向Beck证明他的智商的。

深吸一口气,Johnny终于决定发起最后一击:“Becky,我服了,你确实很厉害。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

“说吧,我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数学史上曾经有过一个定理,整整困扰了数学家们三百年,那就是由费马提出的费马大定理...”

“你是指‘业余数学之王’费马?不错,他的定理我也有所耳闻,确实是数论史上的一个传奇。”

“那么Becky你知道,为了证明这个定理,运用到了哪些知识吗?”

然后他看到,今天第一次,Beck陷入了沉默。

Johnny的心跳都有些过速了,耳机里也是一片安静,只是同时传来好几个不同频率的呼吸声。

所有人都屏息等待着。

终于,Beck呼出一口气,认输般地摊开双手,笑着摇了摇头:“难住我了Johnny,这个我真的不知道。”

Johnny猛地一握拳,高兴得都快从地上跳起来了。他长出了一口气,脸上的紧张化作了大大的笑容。

Beck好笑地看着对面欢天喜地的大男孩,带这些宠溺的无奈:“Johnny,恭喜你赢咯。不过你搞这么一出,到底想干嘛啊?”

“我当然是要求婚啊。”Johnny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只是你太厉害了Becky,几乎所有的问题都难不住你,我的思路完全被你打断了。”

放松下来,他的话里甚至还带上了点幼稚的撒娇。

“...难道这还能怪我咯?”Beck有点无奈。

“Beck你知道吗,其实我这些天,背这些定理背到头都昏了,就想给你一个惊喜。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刻,我反而没那么紧张了。”紧张,焦虑散去,让Johnny忍不住向对方倾诉着。

Beck温柔地点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因为那个人是你。站在我面前的,那个永远愿意包容我的幼稚和任性,愿意听完我说出的所有废话的人,是你。

你还记得拉格朗日定理吧,我最近才知道,它是很多微分定理的基础。而中值定理最根本的,就是它永远会存在一点,使函数成立。”

那如果,我们把人生也看做一段函数呢?

把生命的长度视作闭区间,未来一起生活的长度视作开区间,那么很容易就能证得我们的函数会在闭区间上连续,在开区间上可导。

那么根据中值定理,就可以推得,在人生中总存在一个定点使拉格朗日等式成立,而这个定点对我来说,就是你。

我不能推导生命的长度x,也无法证明未来的期望值y,这些对我都是未知变量。

可是有一点我很清楚。那就是无论以上的未知量怎样改变,我对你的爱却总是定值。

就像你说的,拉格朗日定理是所有中值定理的基础,无论是柯西、泰勒还是罗尔,都无法绕过它而存在,你也是一样。对我而言,你就是世界的基础,失去了你,生命的命题就失去了前提,永远无法推导出幸福的结局。

还有费马大定理,它的形式简明优美,解决的过程却如此艰辛。它曾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数学家前赴后继地尝试,经过多少次的歧途和错误,才终于有一个人摘取了这顶桂冠。

就像你说的,科学探索中,即使是艰难的甚至错误的过程,都是在前进。那么我已经错过一次,你还会给我摘取桂冠的机会吗?

因为是你,我愿意和你一起,探求未知,解决难题。

因为是你,即使是失败了一万次,我也不能放弃。

只因为是你。

亲爱的Chris Beck先生,你愿意把你的桂冠交给我吗?”

郑重其事地最后一句,字字清晰地砸到了Beck的心上。

耳畔的音乐又重新变得如此引人注意,轻快的旋律飘转在半空中。

“Could this be love that I feel(我感觉到的会是爱吗)

Could this be love that I feel(我感觉到的会是爱吗)

So strong so deep and so real.....(这样强烈,这样深刻,这样真实)”

头顶的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响。

下一个瞬间,铺天盖地的玫瑰花瓣从天花板上洒落,浓郁的花香飘散开来,浸满大厅的每一个角落。

大厅好像突然变成了保加利亚山谷里织锦般的玫瑰花田。

气球一个接一个破碎,大把大把的花瓣从穹顶上冉冉落下,落满在两人的头,落满了两人的肩。

漫天飞舞的花瓣,如同突如其来的大雪,好像永远也落不完。

粉红色的花雨中,Johnny的表情那么认真。

“我愿意。”Beck听到了自己的回答,“可能也没有办法更愿意了。”

欢呼声和口哨声瞬间掀翻了整个屋顶,Beck这才发现,所有他熟悉的人,竟然都在身边。

每一个人都在鼓掌,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最真诚的祝福。

这些都是关心他们而深爱他们的人。

转过头,他看到,那双他熟悉的湛蓝瞳孔是如此的明亮。如同浸润了最明媚的阳光,闪耀着温暖而动人的光芒。

那几乎让他忍不住落泪。

“嫁给我吧,Becky。”Johnny深情地看着眼前的人,伸手摸向怀中,准备用戒指完成最后一击。

虽然过程有点不尽如人意,不过结局圆满不就好了?收了戒指,Becky这一生可就算是被他套牢了。

然后他的动作僵住了。

Johnny不敢置信地摸着自己的口袋,从上衣到裤子都掏遍了,可就是翻不出那个小小的天鹅绒的盒子。

他急得都快哭了。我的天啊,准备了这么久,居然在这种地方掉链子?他不敢看向对面的人,小心翼翼地偏头看向自家老姐,眼神里充满恳求。

怎么办啊老姐,我还有希望吗?

你还是蠢死算了!才一转眼就能不见!

Sue对自己的弟弟简直就是绝望的,她狠狠瞪了欲哭无泪的Johnny一眼,脑中飞快地想着对策。

谁叫他这么蠢,也还是自己的弟弟呢?

旁边的人渐渐意识到了哪里不对,求婚出谋划策六人组赶紧围了上来,拉起Johnny上下其手帮忙找,现场顿时一片兵荒马乱。

“...你们在找什么?”一直站在对面表情不辨喜怒的Beck突然出声了,“是在找求婚戒指吗?”

“Becky你等等哈,我...我马上就能找到的...”Johnny一边手忙脚乱地在身上摸索,一边赶紧出言安抚。

万一少了戒指,Beck不满意,又让他求一次婚怎么办?倒不是说他不愿意,可那稿子也太难背了点吧?!

“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啊Becky,我知道我这回错得很离谱......”Johnny说着自己都觉得理亏,声音越来越小,“实在不行,我马上当场帮你再买一枚。你能不能,别反悔刚刚说的话......”

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Beck,惶惑焦急的目光里带着小心翼翼的期盼。

第一个围上来的Sue、Watney和Martinez,也停了下来,他们虽然很想帮忙,可最终都还是没有说话。

只是等待着Beck的回答。

眼看到对方深蓝色眼底都快泛出泪光了,Beck一直空白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

“我为什么要反悔?”Beck的嘴角突然出现一丝狡黠的笑容,Johnny本能得觉得哪里不对,“你们找来找去,怎么都不问问我呢?”

他退后两步,把一直背在身后的手举到了身前。摊开手指,Johnny心心念念而不得的深紫色天鹅绒小盒,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

“天啊这怎么可能...它怎么会在你那里?!”Johnny短时间内由大悲转换到大喜又转换不敢置信,太过强烈的感情反转让他一时间有些懵逼,“Becky你什么时候拿去的?”

“一开始的时候,小色狼。”Beck把玩着手中精致的小盒,笑容更大,“就在你伸手抱我的时候,我就从你身上把戒指盒摸来了。”

边说着,他还不忘挑衅地朝Johnny挤了挤眼睛,让Johnny既想弹他脑门杀杀他的威风,又忍不住想要好好亲吻自家难得顽皮一次的乖小孩。

在场的人都被这个反转惊呆了。

“......上帝啊,我们可爱的小玫瑰还有这本事?!”Martinez惊讶地话都快说不出来了,他看了身边的人,也基本都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Watney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一手真是太赞了!Beck你从哪里学来的?”

这同时也是其他人好奇的问题,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Beck身上。

“当然是在耶鲁了。”Beck被他们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微红着脸却镇定地说道,“你们还真当我不知道Johnny会趁这段时间准备求婚么,就他这么不寻常的表现。再说,要是这么轻易让他成功了,那怎么行?”

“他有你们这一大帮人帮他策划求婚仪式,写求婚词...别抵赖Johnny 你要是真写得出那一大串定理那我就真得以为你有毛病了...Watney你摸什么鼻子,我知道你绝对是主力军之一...话说回来,难道你们真的觉得我会傻到没有自己的后招吗?”他越说越有底气,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羞怯。

Watney等人面面相觑,Johnny更是表示:发生了什么,这走向我是真的看不懂了。

“...敌军实力太凶残,我军表示支持不住啊。”转过头,Martinez无奈地朝Johnny摊了摊手,“望友军各自珍重,我军还是先撤为妙。”

Beck一把把手中的盒子握紧,收回自己身边:“这一招是我在耶鲁的好友教我的,果然是克敌制胜的法宝。”他笑得有些小得意,“既然求婚仪式的最后一步还没有完成,那我就勉为其难地代劳咯。”

他朝站在面前的一大帮人晃了晃手中的小盒子,好像是发出宣战的信号。

迅速反应过来的Sue和Martinez等人眼睛都不禁瞪大了:

我的天!不会是我想得那样吧?!

这一天里所有人都受到了太多的惊吓,可这一次,才是真真正正的大杀招啊。

“等等我还没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Johnny话音未落,就被上前两步的Beck拉住了右手。

手指上的皮肤感知到上一个羽毛般轻柔的吻,然后他看到Beck退后半步,在他面前单膝跪下。

满地鲜红的玫瑰花瓣让一切如同一个童话。

就是变成了公主向王子求婚而已。

身边传来整齐地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紧接而来的是比上一次还要激烈的口哨和欢呼声。

大笑声和感叹声在大厅里回荡,热烈的鼓掌声几乎要把地给震碎了。

“亲爱的Jonathan Storm先生,今天我在这里,正式向你提出结婚申请。即使你不完美,我也不完美,可是我知道,我们在一起才是最完美的组合。你愿意让我陪伴你,走过春夏秋冬,让生命因为对方而变得完满吗?”打开手中的戒指盒,Beck的语气变得认真。

没有公式,没有定理,这一次,每一个字Johnny都听得明明白白。

“...虽然这种时候我觉得我应该说我愿意,不过为什么我总觉得位置有点不对...”Johnny犹豫地说道

“闭嘴Johnny,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回答吗?”Beck半跪在地上,翻了个巨大的白眼,简直对自己的男朋友无言以对。

现在是说这个时候吗?!

“我闭嘴了我怎么回答...好好好Becky你别打我,容易手痛哈。”

“我愿意。”

Johnny吐露这三个字的声音是那么严肃坚定,完全没有前一秒的嬉笑。

接过璀璨的戒指,出乎Beck意料的,Johnny自然而然地把它套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

“我认输咯Becky,你真的太厉害了。本来想用戒指套牢你,没想到最后套牢的还是我自己。”Johnny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笑意,眼角眉梢都流露着自豪和幸福,“真不愧是我的小玫瑰,能把我们都耍的团团转。其实谁对谁求婚都没关系,重要的是我们能够在一起。”

“无论怎样,我都很开心。”

对方明亮的瞳孔,流淌的是比伏尔加河更动人的情感。爱意汹涌地冲上了Beck的胸膛,也冲出了他的眼眶。

温柔的吻细细密密地落在眼角,发烫的眼眶里源源不断地滚落出眼泪,又被耐心地一一吻去。

轻快的旋律将要进入尾声,情感却逐渐推向了高潮。

“Two hearts beating together as one(两颗心相互碰撞成为一个)

No more loneliness(不再孤独)

Only love laughter and fun......(只有爱,欢笑,和快乐)”

机场顶层的玻璃把阳光切割成独特的形状,参差落下的光线反射在大理石的地面上。

也映出两人紧紧拥抱的身影。

阳光,未来,还有你。

Could this be love?

That's my love.

————————————
补上一个小彩蛋
(其实一开始就想好了,只是之前忘了...我的记性)

Beck把头靠在Johnny的肩上,双手揽住对方结实的肩膀。目光却移动着,最后落到了站在旁边的助攻团身上。

主要负责求婚词中数学理论的Watney和Reed,突然背后一凉。

Beck(口型):哈?居然用费马定理来为难我,可以啊你们。

Watney(迅速指身旁):...那都是Reed的主意!

Reed(一脸震惊):什么?!那明明是你提出来的!

Matinez(安抚脸):镇定Beck,虽然是难住你了,不过结局完美不就好了...

Beck(挑眉):开玩笑,难住我?欧拉几何、唯一因分子定理、欧拉几何延伸、安德尔猜想、谷山丰猜想、 安德鲁·怀尔斯椭圆曲线。你说,我漏了哪个?

Watney/Reed/Matinez: What the hell ?!

Beck(嘚瑟脸):我那是给Johnny面子,别让他求婚失败而已,还真以为我不懂啊。

Watney和Reed捂脸转身:

Johnny,不是我们不帮你啊,实在是敌军太过变态,我军已奋力抵抗,依然全体阵亡。

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

文里出现的歌是艾薇儿婚礼上放的《Could this be love》,听着有一种轻松而幸福的感觉,很像这一对给我的感受。

还有那些数学定理,我也不想解释太多了,主要都是各种导数公式,全是推导,就不拉出来祸害大家。
(知道为什么我这次突然转战数学了么?因为这次考试我们数学最后一题就是用拉格朗日中值定理解答,据说可以用两次求导直接逼出答案...然而我只能说,这分我还是不要了)

其实觉得写这章时感觉不太对,画风转得太快了可能?等我找找感觉还要修改一下才行。

评论(21)

热度(110)

  1. 生如夏沙婠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