婠歌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
因为喜欢他,世界都好像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啊。





哦,不对。
因为他就是我的小太阳嘛!

[DSD无差] 狮心与玫瑰(4) Lion's heart & my dear rose

简介: 我以上帝的名义,深爱你。

准圣骑士Dean×神学院学徒Sam

前文在此:1 2 3 幼年向番外

一直答应了姑娘们的圣弥撒礼,又是磨了一个多星期,终于写出来了。

——————————————————

圣弥撒日 教堂外侧

Joanna焦急地等在圣玛丽亚广场的拱桥旁边,转来转去。耳边传来教堂里鸣钟的声音,Cass也急得站了起来,在她身边走来走去,不时张望着远方。

四处都是拱桥,这里是圣玛丽亚广场最显眼的地方,也是大教堂的外面。由于圣弥撒期的开始,大理石制的罗马圆柱和穹顶处处都装饰满了鲜花,馥郁的清香在学院内外弥散,也带来了圣洁和喜悦的气氛。

可现在,这美好的景色完全没有办法安抚这两个等得心焦的学生。

好不容易看见Dean骑着白马的身影,两人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

“你到哪里去了?不知道圣弥撒马上就要开始了么?”Joanna抱怨地一把拍上Dean的肩膀,力道大的让刚刚下马的Dean身形都不禁晃了晃。

“幸亏最后没让Ellen送你去神学院,就你这力道,那帮柔柔弱弱的小姑娘,非被你一掌拍死不可。”Dean揉了揉肩膀上疼痛的地方,装模作样地呲着牙,“还是说,在骑士学院混久了 你已经不知道‘淑女’这个词的含义了?”

“别给我转移话题,我问你话呢!”Joanna可不吃他这套,Dean的扯谎方式她再熟悉不过了,“你到底干嘛去了?这可是枢机主教Gabriel主持的圣弥撒,这你都敢迟到,难道还想试试他整人的本事不成?”

“况且今天的辅祭还是Sam,你真不在乎吗?”Cass有些疑惑地皱起了眉毛,“你不是和他的关系有所改善了吗,之前还专门去神学院找他。”

Dean的眼珠子往上翻了翻:“你们到底要我说多少遍才会相信,我才不是专门去找他呢。”他拍了拍披风上由于走得太急而留下褶皱,继续道,“我只是有东西漏拿了,才会来得晚。而且按照惯例,今年轮到我们这一届的学生进行圣殿护卫,我刚刚还得去交代Anna一些事情。”

“说起这个,我一直弄不明白。”Joanna扯起两人往大教堂的方向走,“虽然每年的圣殿护卫都会分成三批轮值,可最受欢迎的一向是第一批护卫。不仅可以参与迎圣仪式,在枢机主教和骑士团长面前威风一把,还可以参加最盛大的布道活动。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和Anna调换,故意去当第三批的护卫。”

“我不想听Gbriel主教的布道不成啊。”Dean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说。

“那也不对啊,你完全可以选择到第二批里,那也不过是错过‘望弥撒’(基督教内领圣体圣血,即麦面饼和葡萄酒的仪式)而已,总比等到第三批连领圣餐都参加不了要好吧。”Cass不依不饶。

“等等...我好像明白了什么。”Joanna抬起眉毛,漂亮的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Cass你没提到‘望弥撒’我还没想到呢。原来是这样。没想到啊,我们风流不羁的Dean居然也是个痴情人。”

她边说边促狭地朝Dean飞了一个媚眼,一时间笑得有些不能自已。

Dean难得窘迫地啐了回去,耳根有点红:“去去去,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还有痴情,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Jo,这到底怎么回事?”Cass仍然一脸迷茫,搞不清楚状况,“这和‘望弥撒’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没关系,Cass你别听她瞎说.....”Dean赶忙插嘴,想把一向单纯好骗的Cass就这样糊弄过去。

Joanna怎会给他这个机会:“这很简单的Cass,你想想,平常完成这个仪式的都是谁?”

“肯定是辅祭啊,这不是常识嘛。”

“那不就成了。那你再想想,今年的辅祭是谁?你刚刚才自己说过的。”

Cass瞬间也明白过来了。他斜眼看了一眼Dean,表情颇为无语:“Dean,说真的,这么迂回的方式不太像你的作风......”

“...行了,动作快点。别以为你们俩也不在第一批护卫队就可以磨磨蹭蹭。”Dean顾左右而言他,猛地加快了脚步“你们还问我,自己怎么也不在第一队里?”

“我当然是因为圣道仪式虽然很庄重,可是也太繁琐了,才不想去的。你知道,我最讨厌那些繁文缛节了。”Joanna小跑着跟上,气都没喘一下,“再说了,还有枢机主教Gbriel在那......我这个动机可是很正常的,和某些心怀不轨的家伙可不一样。”

Cass也跟紧了步伐,语气带上些无奈:“我这还不是为了你们。三轮护卫每一轮都得有一个主席级别的学生负责,Anna负责第一轮,你第三轮,那总有人得负责第二轮吧。”

“这是之前我们本来就商量好的。”Dean摊手,教堂的侧门已经近在咫尺了,“Cass你怎么能说是为了我呢?”

他偷偷摸摸拉开了门,左右张望了一下,侧身让两人进去:“行了,赶快进去。我可不想被主教抓个正着。”

教堂里一片肃静,只有乐团演奏和唱诗班的齐声吟咏圣歌的声音,在教堂内外回荡。

“还不是因为要等你...”Joanna弓起身子快速溜到教堂的最后一排,压低声音吐槽道。

“我这是有正当理由的!”Dean毫不客气地拿Jo自己的话来堵她。

“有个鬼!”

Cass本来还努力保持着安静,听到这句也忍不住了。

Jo被逗得差点笑出声来。

庄严的音乐逐渐进入辉煌的篇章,各种乐器交错的轰鸣声,把乐音推向高潮。

三人逐渐安静了下来。

穿着红色长袍的男人顺着高昂的乐音,逐渐走到了祭台中央。跟在他身侧的男孩身型高大,长长的罗马衣拖着素净的下摆,宽阔的肩膀上搭着绣着纯白刺绣的祭披。

是Sam。

甚至不用多看一眼,Dean也无比确定。

年轻的棕发男孩亦步亦趋地跟在男人的后面,手捧着圣盘站到了主祭右侧下方。圣盘上依次摆放着的圣体布、九折布、圣爵和弥撒经书,然后一样一样被他放到了祭台上。

精致的烛台放在祭台上,橙红色温暖的烛光跳动在他的脸上,把他认真的轮廓映得圣洁柔和。

Dean三人自觉地停下了他们的小声议论,进堂式结束就是正式的圣弥撒。就算平常抱怨再多,真正到了这个时刻也没人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枢机主教Gabriel低头,率先在胸前划出十字圣号。

“阿门。”所有人异口同声,纷纷跟上。

教堂里的所有人全都站了起来,黑压压的人群一下子挡在了Dean的面前。所幸Sam的身高具有优势,站在主祭下首也使他显得格外显眼。

三大学院的学生及教员全都聚集在这里了,包括负责护卫的骑士学院学生,弥撒仪式也是所有人必须参加的。

小兔崽子穿这身还挺好看的。这么色调寡淡又不合身的袍子能被他穿成这样,绝对是我们Winchester家族的种子好。

Dean一边伸手随着众人比划着十字圣号,一边在心里偷偷感慨。

所有的弥撒都由神学院的教授及学生负责,每年那么多回早已让Dean无比厌烦。

来来回回还不是致候、忏悔、垂怜那些东西。Dean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哦对了,还有光荣颂。神学院那帮家伙每年念这么多遍也不嫌累,要我说还不如直接拔剑比较快。保卫教廷,靠的又不是嘴皮子。

不过念的人若是Sam,那就另当别论了。

然而就算大多数包括Dean在内的骑士学院学生都是这么想,他们也还是得老老实实地参加。

“愿天父的慈爱,基督的圣宠,圣神的恩赐与你们同在。”

“也与你的心灵同在。”

“上主,求你垂怜我们。”

“因为我们得罪了你。”

“愿全能的天主垂怜我们,赦免我们的罪,使我们得到永生。”

“阿门。”

祭台前的棕发男孩适时地上前,恭敬地捧上了经书。从他熟练优雅的动作中,没人能看出一点生手的痕迹。

行动间,宽边的亚麻束带牢牢地环绕在他的腰上,勾勒出劲瘦有力的腰身。抬手将书碰过头顶的时候,认真庄重的表情让他整个人都蒙上了一层禁欲的美感。

“我得说,Sam做辅祭真的太好看了。”Dean听到身边的Joanna发出了小小的惊叹,“看看站在前面的那帮姑娘,她们的眼珠子都快贴到他身上了。”

她突然想起什么,坏笑着转过头戳了一下Dean:“要是没记错,Dean你好像都没这待遇。就算你一向被称为‘情场浪子’...等等你让我笑一下,这谁起的绰号,太逗了...你好像也没有在同一时间收到过这么多姑娘的秋波吧?”

她用手指指了指前方,挑着眉笑得不怀好意。

Sam正好抬起头,温润的瞳孔里仿佛盛满教堂里所有烛光都比不上的虔诚和明亮。他的目光飘过层层叠叠的人群,落到Dean身上的时候,恍然漾起一丝笑意。

Dean一时看得有些呆住了。

Joanna和Cass自然也看到了Dean的表现,若不是还在进行圣弥撒,估计都得狂笑出来了。

“那是她们眼神不好。不就穿个一身白么,有什么特别的?”Dean回过神来,赶紧试图把自己的最好的两个损友糊弄过去。

当然,他也完全不会承认就在几秒前,他也属于看走神的人民群众之一。

Joanna好笑地看了一眼硬板着个脸的Dean,朝Cass耸了耸肩:“既然如此,那我可就没什么好说了。”

Cass笑着摇头叹息:“Dean啊Dean,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啊。”

Dean决定把这两个挠人的混蛋先放到一边,等回去再好好和他们算账。

不过接下来的光荣颂和圣道礼,他还是完全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就好像目光无论向哪个地方转,最后总会落到某个人身上。Joanna的话在脑中缠绕不去,Dean甚至没办法决定是应该埋怨自己,还是责怪那个让他变成这样的人。

还是让望弥撒快点到来吧。

最后Dean决定把一切都归罪于饿着的肚子上。从一大早起来整顿护卫队,然后又急急忙忙回宿舍取早上落下的东西,Dean到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吃。

一定是因为胃里空空,才会神思恍惚。

主祭Gabriel已经念到了圣经中的书信篇(主日弥撒中的读经通常包括四篇圣经,分别选自旧约、圣咏、书信及福音),他的声音依然不急不缓,一如往常。

Dean表面上与众人一起静静地垂立,目光却在教堂里光洁的大理石板沿打着转,心里好像被一根小针似有若无地撩拨着。他期待着繁琐的礼仪赶快结束,时间却好像和他作对一样,拖慢了脚步在漫无尽头的吟颂里嘲笑着他。

“以上是天主的圣训。”

终于听到了想听的部分,Dean偷偷长出了一口气,正好和一旁Joanna的叹气重合在一起。

他们愣了一下,然后相视一笑,同时伸手在额上、口唇上及胸前划了三个十字:

“感谢天主。”

从圣弥撒开始就一脸虔诚的Cass听到叹息声后瞟了他们一眼,重新看向祭台时,眼中带上一丝无奈。

“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三声唱道后,所有人都坐回了座位。Dean终于能够把最前面的Sam看得清清楚楚。就算马上要轮到他进行望弥撒,他的表情和动作仍然沉稳而不动声色,没有丝毫紧张。

Sam好像长大了。他小时候很怕生,进入学院以前,他对这种事情一向是很害羞的。

Dean的眼前恍惚间闪现出一个青涩的身影,烛影摇曳间,仿佛和祭台前颀长的身影,渐渐重合到了一起。

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可以如此镇定自若地面对这么多事情?

在Dean走神间,乐团又演奏起了音乐,这一次曲调变得稍显欢快,庄严的旋律变得轻松了些许。

望弥撒开始了。

Dean不出意外地看到祭台右侧颀长的身影接替了主祭Gabriel的位置,站到了祭台中央。同样穿着白色罗马衣的神学院学生鱼贯而入,手上捧着的精致银盘,摆满了了烤得金黄的麦面包和鲜红的葡萄酒。

面包香甜的气息弥散在空气里,混合着芬芳的葡萄酒香,在教堂上空回荡。

学生们分成学院坐在教堂里的三列橡木长凳上,此时依着学院的顺序一排一排起站起身去领圣体。骑士学院排在三大学院最后,Dean他们三人又是坐在最后一排,自然也就轮到了最后。

Joanna看着最前面神学院的学生一个一个上到祭台前领圣体,Sam正耐心地低着头,把麦面包和葡萄酒分给了每一个人。每一次,他都默诵着赐福的经文,用手指在对方的额头上虚虚地划上一个象征着圣洁和祝福的十字圣号。

她转头想看看Dean的表情,却失望地发现Dean只是好整以暇地半靠着,把手搭在靠背上。

“你怎么也不着急,我们可是轮到最后了。”Joanna想了又想,怎么都不甘心,最后还是问出了口。

“这样不是挺好的,Jo。就算我们做不了最前面一个,至少还可以做最后一个嘛。”

Joanna无语了:“...哎我发现,Dean你最近的表现好像不太正常啊。以前这种话,可不会从你的嘴里说出来。要是哪一次弥撒没看到你偷偷摸摸溜到最前面,然后被Bobby狠狠瞪几眼,那怎么能称得上参加‘弥撒’?”

她看向坐在一旁默默念诵圣经的Cass,在木凳下踢了踢他的腿:“Cass,你说这是因为临近圣骑士团选拔,我们伟大的Dean Winchester终于学会暂时安分一点了,还是因为...”她没把话说完,眼神所瞟的地方却清清楚楚。

“Dean怎么可能学会什么叫做安分?”Cass被打断了也没生气,只是瞧了瞧身侧的两个好友,“要是他能学会,我这四年里还用这么辛辛苦苦帮他收拾残局吗?”

“Cass!Jo喜欢调侃我也就算了,你什么时候也被带坏了?!”Dean压低声音叫嚷着,向上翻了翻眼皮,“还有Jo,你一天到晚八卦我和Sam的事情,也不嫌累啊。”

“八卦是女孩们的精神食粮,这一点甚至连我都明白。”Cass难得鄙视地看了一眼Dean,“而且Dean你不是也一向活在女孩们的窃窃私语中吗?”

Dean不敢置信地看了自己的挚友一眼,冲着Joanna叹息着摇头:“完了完了,Jo,你看看你都对Cass做了些什么。我们严肃友善,富有节操,单纯的和小天使一样的Castiel呢?你把他藏到哪儿去了?”

“得了吧Dean,Cass才不想被你描述得这么娘兮兮的。他以前单纯,可不代表他不懂啊。特别是待在你身边这么久,要是有人能保持原样才奇怪吧。”Joanna一边回答,一边做出打抱不平的表情,拍了拍Cass的肩膀。

Cass很配合地点了点头。

Dean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鼻腔里呼出一声不屑的鼻音。他觉得自己要是再翻下去,眼珠子可能就翻不回来了。

在他们闲扯的过程中,领圣体已经不知不觉进行到了位于中央的炼金学院。Dean一眼看到了正站在Sam面前的金发女孩,不由地皱了皱眉头。对方有着一张精致漂亮的侧脸,却带着一种与教堂格格不入的轻佻之气。

“每次看到Ruby你都是这个表情,她到底怎么惹到你了?”Joanna顺着Dean的目光看去,表情变得严肃了一些,关心地问道。

Dean回过神,摇了摇头:“没什么。你刚刚说到圣骑士团选拔,那不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吗?”

“听说这一次的骑士团选拔形式和去年又有不同,好像是要和圣三一学院联合举行。”Joanna看到Dean转移了话题,也就没有强问,从善如流地进入到下一个话题。

“圣三一不是女校吗?她们只有一帮学炼金和学神学的小姑娘,怎么个联合法?”

Cass探过头补充道:“我听Meg说,应该是我们学校炼金学院的学生和圣三一学院到学生联合,我们和神学院联合。由他们布置考核场景,我们作为骑士学院的学生参加考核。每人可以选择一名本学院或是神学院的学生来组成搭档。”

“我已经选了Meg,Joanna也已经选了Anna,就差你了Dean。”

“你们动作怎么这么快?而且居然现在才告诉我,万一我抢不到搭档只能孤家寡人怎么办?”

“Dean,你又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Joanna撇了撇嘴,反驳道,“反正总会有人等你的,不是吗?”

这句不经意的话,一瞬间好像在Dean的脑海里砸出了一声巨响。明明只是Jo轻轻软软的嗓音,却好像鸣钟的回响,在他的脑中反复回荡。

他感觉自己的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般。想说话,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想笑,可又找不到笑的理由。

会等他,谁会等他?是那个人吗?可为什么Jo能说的这么自然,他却从来不可以?

千百个问题涌上来他脑海,他却一个也回答不上来

Joanna好笑地看了一眼呆住的Dean,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回已经越来越近的领圣体仪式。

Dean无意识地随着Joanna和Cass站了起来,跟上了长长的队伍。眼看着前面的人一个一个减少,直到就剩他们三个,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Sam悄悄动了动已经站得发麻的腿,重复几百次的动作让他的手臂僵硬。然而当他在队尾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脸上的表情还是控制不住地在庄严的范围下最大限度的带上了笑意。

他怎么搞的,让他等了这么久?

面前的人一个一个减少,接过圣体圣血的学生依次从他的面前走过,Sam一直平静的心因为那个越来越靠近的身影而在胸腔中不甘寂寞地震动。

由于是圣诞期,对方浅黄色刺绣的披风下没有像平常一样装束着整齐的薄皮甲,只是穿着白色的窄袖束身服。胸前绣上了精致的十字架,银白色的丝线泛着柔和的光。

不过亚麻质的白布,好像完全没有遮盖掉对方的好身材。反而在他行动间,力与美的曲线就在柔韧的布料下纤毫毕现。

Sam的手指还停留在Castiel的额头上,心神却已经完全被他身后的人所吸引。他仿佛能听到旁边女孩们压低声音的惊呼,那是他的哥哥,只要他愿意,能让所有女孩神魂颠倒的Dean Winchester。

人们看着他,会觉得他就是Winchester家的希望。他不一定是最完美的,但一定是最合适的狮心贵族。

可Sam看着他,只会觉得,那就是他的骄傲。

是他在任何时候都无法否认的骄傲。

Castiel不知何时已经离开,Dean和他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近,近到可以逐渐看清对方泛着深绿的眼眸。

和眼眸中自己清晰的影子。

Sam不自觉地张口,已经被重复过无数遍的话语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却带上了和之前不同寻常的意味:

“愿主与汝同在。”

“也与汝的心灵同在。”

Dean面无表情地回答道,眼帘落下,遮住了那两道漂亮的眸光。

Sam拿起装着面包的银盘和乘在银杯里的葡萄酒,微微俯身递给了对方。对方的头在接过食物的时候低了下来,明明只是礼仪所致,却让Sam的心里有些失落。

Dean没有抬头看向面前的人,领圣体时直视执事是亵渎神灵的行为。他只是垂着头在Sam面前的垫子上跪了下来,眼中带上一丝笑意。

果然,下一秒修长的指尖就虚虚落到他的额头上。Dean的目光落在了对方腰上用羊毛绒编成麻花状的圣索,两端都用缨穗装饰着,细密精致的纹路下是对方结实好看的腰身。

他突然倾身向前,脸几乎都要贴上了对方的腰身。

“...请举心向上。”

Dean微微扬了扬头,就感觉到来自对方指尖温暖的触感,落到了自己额头上。

“吾将全心归向上主。”

他的声音低沉认真,抬头望向Sam的时候,深绿色的眼眸泛着认真的眸光。

就好像全心所归之处就在眼前。

Sam的经文突然卡在了喉咙中,念诵过千百次的诗篇突然如此晦涩拗口。他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脑海中空白一片。

下一秒 Sam突然感觉腰间被塞了什么东西,然后就被Dean的动作惊得手指都停在了半空,借着宽大的外袍遮挡,Dean的脸几乎埋到了他的外袍中。再一次抬头,他看着Sam笑得一脸得意。

怎么样,Sammy,被耍到了吧?晚上记得和我出去吃饭。

他无声地做着口型,带着一抹志在必得的笑意。

Sam突然特别想一拳揍向对方那张漂亮的脸,可是后面还站着一大群虎视眈眈的主祭和执事,前面是着整个学院的所有学生,他就是想做个口型骂一下正赖在他身上的混蛋都不行。

自然,他想拒绝也就不行了。

混蛋Dean。

到最后,他也只能在心里恨恨地骂了一声。

Dean心安理得地把这短暂无声的沉默当成是默认,身后的学生已经由于这过长的交锋而开始窃窃私语,他从善如流地站了起来,挺直脊背端着盘子,以最优雅的胜利者姿态回到了最后一排。

当然,Dean也不会忽略掉来自身后,几乎烧穿他几层衣服的目光。

其他人的他不在乎,反正他已经习惯了。但一想到里面还混着某个小兔崽子敢怒又不敢言的目光,Dean不知为何就特别高兴。

他嘴角的弧度忍不住越咧越大,要不是加快脚步冲到了最后一排,他害怕自己会在半路中就笑到跪下来。

Joanna用一种“此人已疯,不可救药”的眼神扫了他一眼,Dean没有在意。看着祭台前强作镇定,拳头却被捏得死死的某个家伙,他笑得格外欠揍。

Sam长大了,改变了,这一点Dean早就已经明了。无论是体态身形,性格举止,他已听过无数关于他的评价。

Dean从来不知道,温和、优雅、友善、宽容...不像描述他自己,有那么多美好的词汇都可以用在Sam 的身上。

可能在任何一个普通人看来,Sam也确实很完美。他可以在这么多人面前镇定优雅,有条不紊地完成所有作为辅祭的职责,他看起来就像每个教授心目中的最好的学生。

可无论怎么变,在他Dean Winchester面前,温文有礼、友善宽和的Sam Winchester,还是那个一点就炸的小姑娘。

傻乎乎的小姑娘。

什么都变了,什么却都没变。

不过今晚估计会被揍得很惨了。

Dean想到。

希望这一回别再弄得整个学院又是一阵腥风血雨了。

可惜,可能性不大。

————————————————

写到现在,这一篇总共也有35000+了。估计再有个圣骑士团选拔,骑士受勋典礼再加个王城逛街约会(?)的日常就完结了。

一开始开点梗文的时候,是没想到会写这么长的。不过,也算有个美丽的结果吧,就当为我大双皮奶(及DS?)事业做点微不足道的贡献吧。

评论(1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