婠歌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
因为喜欢他,世界都好像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啊。





哦,不对。
因为他就是我的小太阳嘛!

[火玫瑰]学霸与学渣的初遇往事

Evanstan衍生,NASA宇航员霹雳火×物理学家贝克

本章有现在很熊以前更熊的小火+青涩软萌技术宅的小玫瑰

————————————————————

“Sue,你放开我!我才不想去那什么该死的喷气实验室报道。我当个NASA的宇航员我容易吗我!”

阳光灿烂的午后,Johnny的心情却是无比的灰暗,他不情愿地被Sue拖着一条胳膊跌跌撞撞地走向远处的白色大楼,不死心地挥舞着手臂。

“你不容易?那你怎么不考虑考虑我当你老姐我容不容易?!”

Sue才不理睬自家熊孩子弟弟的无理取闹,毫不客气地呛了回去:“反正我和Reed已经决定重新在加州建造新的巴斯大厦,这里的天气又好风景又好,节奏也没纽约那么快,特别适合生活。刚巧战略总局也把你调到了喷气推进实验室,有什么不好?”

Johnny可不管这么多,仍然不满地嚷嚷道:“有什么不好?拜托老姐,加州可是老年人才喜欢待的地方,纽约的灯红酒绿才是年轻人的天堂。”

他挑了挑眉头,一如既往露出了让Sue恨不得掐死他的表情:“我又不是你和Reed,这种早早把自己困死在婚姻的坟墓里的人。我要追求自由的生活,这可是美国精神!”

“去你的美国精神,我看啊,Johnny你是为了姑娘还差不多。”

“这倒也没错。想想看,纽约那么多的姑娘可是排着队想当霹雳火的女朋友,而这里呢?”

他们正好走过如茵的草地。旁边竖着一排黑色的大理石版,上面NASA的标志和醒目的“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更是让Johnny翻了个白眼。

简直雪上加霜。

“天呐,一想到我以后就得待在这样的鬼地方,我就想死......”Johnny摊开手抱怨,继续说道,“照我看,那鬼实验室里头怕全是一帮不解风情的老学究和书呆子吧。”

他转过头,上下打量了Sue一眼:“就像你和Reed这样的。”

Sue气得伸手要去敲他的脑袋,被露出一丝坏笑的Johnny敏捷地闪开:“况且,老姐,他们还把我调去参加什么阿瑞斯三号计划...还说什么会由一个专门的物理学家负责...”

他越说脸越苦,英挺的五官皱成了一团。

“我的天,每天,每天都要和一个学物理的呆子打交道啊!这日子还过不过啊......”Johnnu崩溃地一把捂上额头,发出的声音简直称得上是惨叫。

“没有酒吧,没有漂亮姑娘,没有泳池Party...难道我年纪轻轻,就要提前过上退休生活了吗?”

“Johnny,也没你想的那么糟糕吧。你以前都没来过,怎么知道到底会怎样?”Sue决定耐心一点,安抚一下自己从纽约搬到加州就开始躁动不安的弟弟。

“还有你的负责人,没准会是个可爱姑娘也说不定啊?我看你的简报上不是说他,或者她,耶鲁在读的博士吗?”

他们现在可是马上就要去见JPL的主管,Sue非常怀疑,以她家弟弟无时无刻不在脑抽的性格,他们到底能不能正常地走完报道流程。

“天知道。不过我可不觉得,学物理的,还是能学到博士的会有什么可爱的...”他叹了口气,觉得以后生活肯定会变得无比灰暗。

知道事情已经无力回天,Johnny只能老老实实跟着Sue走进了JPL的大门,收敛了一下自己的行为。

他有些无精打采:“反正我是不抱什么希望了。和你打赌Sue,要是我的负责者真的是个可爱的家伙,我就...请你一个月的晚餐,否则就你请我。”

“这可是你说的。”Sue一边友善地和NASA内的工作人员微笑点头致意,一边小声冲身后的Johnny说道,“你可别反悔。”

“我说的。我是谁?我可是Johnny Storm兼霹雳火。谁不知道,霹雳火从不反悔。”

“你输定了,Sue。”

Sue挑了挑眉毛不置可否。

——————————————

Beck把一叠叠的材料整理到办公桌上,满意地直起腰看着整整齐齐的办公桌。

他一早就到了NASA报道。JPL的实习机会即使对于耶鲁的学生也是难得的好差使。昨天才刚搭飞机从New Haven过来,他今天却依然精神百倍。

Beck抬头正好对上对面女孩的目光,心情很好地点了点头。

“好繁忙的早上,从他们领我们到实验组,我还没来得及看一眼任务内容呢。”Johnson端着咖啡走到了Beck的桌边,看了四周悄悄吐了吐舌头,“Chirs,我都没想到能和你一起分到同一个实验组。”

Beck笑着瞟了她一眼:“Beth,都说了不用担心。当时申请的时候不就说过了?我也还没来得及看。”他的目光很温和,看着对面的女孩,像看着自己的小妹妹一样。

虽然关系很好,但他们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做男女朋友。可能就是因为关系太好又太熟,周围的人都对他们的相处方式有点不可思议。

Johnson拿起Beck桌上的蓝色档案摇了摇:“我真想早点见见任务对象。可惜他们要等到下午才来报道。”她伸手把档案递给了Beck,“看看吧,没准会有大惊喜呢。”

“现在已经是下午了Beth,Martinez他们带我们参观了差不多一个早上。再说了,这能有什么惊喜?别是惊吓就行了。”Beck接过档案,打开的第一页就让他皱了皱眉头。

Johnson好奇地凑了过来,在看到上面夹着的大幅照片后,忍不住笑出声来。

“看来这真的算得上是惊吓了。”

“怎么?有什么奇怪吗?”Beck不明所以地看了看档案上那张应该可以称得上英俊的脸,完全搞不懂Johnson为什么会笑得咖啡都要洒出来了。

“你不认识他吗Chris?这可是霹雳火(Human Torch)耶。”Johnson很惊讶地抬起了眉毛,指着档案第一行的姓名说道,“看看这里,Johnny Storm,后面还有括弧备注“霹雳火”啊,Chris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人类火炬手?”Beck疑惑地摇了摇头,“我就是看到这个名字后面的后缀才奇怪的,NASA的档案上居然还会附加上个人绰号?这真让我有点吃惊。”

“而且关于这个绰号...Beth你知道,‘Torch’若是火炬的意思那到还好,可我没记错它好像还是生物学的专有名词吧...”Beck犹豫地停了下来,觉得接下来的话在女孩面前说可能有点尴尬。

Johnson愣了一下,然后一拍脑门就开始笑,结果越笑越停不下来,差点笑昏在Beck的桌子旁。

Beck一脸无语地看着都快滚到地上的Johnson。

“哈哈哈哈哈哈...告诉我Chris,你不会是想说那一系列能引起先天性子宫感染的病原体吧?”Johnson笑得气都喘不上来了,“我看看有什么来着...弓形虫、风疹病毒、巨细胞*?”

“你还漏了I/II型单纯疱疹,它们的缩写加起来不就是‘Torch’吗?”Beck撅了撅嘴,奇怪地问道,“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什么人会给自己起这么个名字啊?”

“我的天,那可是Human Torch!看看他那张脸,帅成那种不可理喻的模样,全美国甚至全世界的姑娘都会为他疯狂的。” Johnson一边大笑着拍着大腿,一边不敢置信地看着Beck摇头。

Beck依旧一头雾水。

“Human Torch,他起这个名字是怕自己染不上风疹病毒吗?可他是个男的呀。”虽然完全不知道对方在笑些什么,Beck思考了一下,还是秉承着科学的精神给出了推测。

“不过男人好像也不能子宫感染吧...”他下一秒就推翻了自己的假设,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在任何意义上都非常的毒舌,“几率太小,假设不成立。”

“还有Beth,我并不觉得描述一个男人的样貌可以用‘ridiculous(不可理喻的)’这样的词...”Beck很认真地指出他认为Johnson用错的语法,为了更清楚地说明这一点,他还举了个例子,“我们说,他的生活是ridiculous(荒唐的)倒是可以。”

“你说谁的生活荒唐?!”耳后突然传来一阵断喝,Beck惊得手一抖,手中的档案就划了下来。

蓝色的档案袋还没落地,就被另一个人眼疾手快地弯腰接住了。

Johnny今天真是要气疯了。先是被Sue硬拉来JPL报道,然后又被那个漂亮的主管Lewis说了一顿。现在来到这个该死的阿瑞斯三号计划实验组,还能听到有人对他的私生活嘲讽个不停!

那个女孩说的有什么问题,他霹雳火就是帅到不可理喻怎么了?!

好像你能长得有多好看一样。

由于冲的太急,Johnny一时间还没来得及细看对方的样子。不过他连不用看就能猜到,能说出这么尖酸刻薄的话,肯定是那种又丑又单身的科学宅。

这种人他在纽约见多了,不就是因为羡慕嫉妒他的好脸蛋、好身材和超能力吗?Johnny对他们甚至有些可怜,因为他们除了私下里诋毁吐槽他,根本没有其他办法。

他拿着眼前的档案翻了翻,满意地扫了眼第一页上自己穿着制服的的帅气照片。然后慢条斯理地抬起头,想看看到底是哪个可怜虫在背后说他的坏话。

然后他呆住了。

Beck疑惑地歪了歪头,低头看了眼档案,又看了看眼前已经完全僵化的男人。

哦,或者说是大男孩比较好。

虽然和档案里的照片看起来很像,但眼前的人明显看起来要更青涩和不稳重。即使对现今女孩的审美方式并没有太多了解,Beck也得承认,对方确实有一张很符合人体美学的脸。

况且他的眼睛真是蓝的太漂亮了些。Beck走了一下神,他抬起头的时候,那双眼睛甚至还带着点点翡翠绿。Beck不是学语言的,可他知道即使是最澄澈的天空和大海,都没法和那双眼睛相比。

可是现在那张被Johnson称作帅到“不可理喻”的脸上,表情却是一片空白,仿佛收到了过大的惊吓一下子死机了。

Beck不禁有些愧疚。即使是出于好奇,他也不应该这样随意揣测自己未来的同事。更不妙的是,对方好像还误会了什么。

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Beck尽量想要表现地友善一些,没想到却被对方一把抓住了手。

“What?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管这么多了甜心,你叫什么名字?”

“...Excuse me?”

“我说,甜心,你快把名字告诉我~”

“等等,什么甜心?”

“当然是你啊。你长得这么甜,就像...就像一朵可爱的小玫瑰,让人不知道该膜拜还是该亲吻。所以啊,不叫你甜心叫什么?”

“......”

Johnny觉得自己这一天遇到的倒霉事在遇到面前的人后,都变得不值一提了。甚至于他在想,是不是之前太多的霉运就是为了这一刻的好运气,能让他遇上眼前的人。

这并不是因为对方的容貌有多么完美。即使对方确实很好看,但事实上,Johnny遇到过很多比他更美丽的人,却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呆愣。

或许这和容貌没什么关系。或许这只是因为感觉。

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Johnny不知道。他知道什么是心跳加速,知道什么是面红耳赤,甚至知道什么是欲壑难填。可他从来没试过在遇到一个人的时候,仿佛时光都愿意为他们停下。

人们说,当你遇上你的挚爱时,时间会暂停。

Johnny以前从来不信,直到他看到那双灰蓝色的眼睛。

他没有心跳加速,没有面红耳赤,他只是突然有了一种欲望。想要帮他整理耳边散碎的头发,想要把吻落在他深色的发顶,想要伸手给他一个轻柔的温暖的拥抱。

可他甚至还不认识他。

所以他迫切地想要去问他。

“快点告诉我嘛,甜心。”Johnny拉着Beck的手,用近乎于耍赖和撒娇之间的语气说道,“我叫Johnny Storm,当然,人们会更喜欢叫我‘Human Torch’。不过你叫我Johnny就好了。”

他的动作,他的语气,都充满着霹雳火独有的个人风格,让听者几乎没有办法拒绝他的请求:“你看,我已经介绍我自己了,出于礼貌,你怎么也应该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而且你要是不告诉我,我要怎么追求你啊。”

一旦回过神来,Johnny不要脸的程度简直无人能及。

Beck一时间被他理所当然的口气呛得说不出话,挑了挑眉毛,他有些无可奈何。

“不好意思,我叫Chris Beck,很高兴认识你。”Beck犹豫地回握了一下对方的手,果然被抓得更紧了,“至于追求这种事...我们今天才第一天见面,好像节奏太快了吧?”

他在心里偷偷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般脑子正常的人好像不会这样吧?

不对。Beck突然想起来。一个能给自己起名成“人类火炬手”的人,脑子可能真的不太正常......

Johnny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一见钟情的对象已经对他的智商产生了怀疑,还在满心欢喜对方终于把名字告诉了自己。

不过看起来他不喜欢太直接的方式,Johnny认为自己得迂回一点才行:“那么,我就叫你Chris好了。看起来你也参与了阿瑞斯三号计划对吗,那真是太棒了。我也是NASA的宇航员,这次就是来见见和我搭档的博士生。”说着说着,Johnny的口气又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一抹调戏,“不过他肯定没有你那么可爱。”

他打定主意,一定要把他那个鬼知道长什么样的搭档换走,Chris看起来那么好看,他一定要赶快下手才行。

今晚就得约他出去吃饭!

“额,事实上...我就是你的搭档。”Beck尴尬地摇了摇手中的档案,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不过,我还没为刚刚的事情道歉,嗯...我不是故意说你生活荒唐的,只是觉得‘Human Torch’这个名字有点奇怪。”

“你不认识我?”Johnny还没来得及惊喜,就接收到了让他惊讶的讯息,“Chris你竟然不认识我?”

“...我应该认识你吗?”

“额,这个你让我怎么说呢...”

“抱歉,我对潮流这种事情一向不太关心。”

“哦,这样么...没关系,总之你只要记住我是霹雳火,神奇四侠的霹雳火就好了。”

“哦,是这样。”Beck恍然大悟,“原来你是超级英雄。”

他的眼睛突然亮了:“既然这样,那你肯定也有超能力对吧?”

“那当然。”Johnny得意地点了点头,一翻手掌,一团火苗毫无预兆地就出现在他的掌心。

橘红色的火焰慢慢飘上了他的指尖,逐渐凝聚成一朵玫瑰花的模样。

Beck惊讶地眼睛都瞪圆了,他仔细打量着那团小小的火焰,啧啧称奇:“不可思议,人体自体反应的温度竟然能够达到生火的临界点,什么样的反应热能够满足这个条件?”

“...啊?”Johnny有点呆愣,从来没想到会碰到这样的问题。以前只要他燃起一朵火玫瑰,围着的女孩们除了惊叹崇拜就不会干别的了。

他决定转移话题:“再给你看个别的好了。”

Johnny突然将指尖一转,原本合拢的火玫瑰顿时从中心的深红色向四周延展。精致繁复的花瓣层层叠叠地盛放开来,跳动的火焰带上了玫瑰娇艳的色彩。

然后他满意地听到了Beck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叹。

“如此精准的火焰控制,完全没有合理的解释。”Beck喃喃自语道,没有感觉到燃烧时应有的热浪,他疑惑地咬了咬下唇,“不对,若是火焰具有同样的内能而单位体积减小,比热容不变的前提下温度应该升高或放出大量热能才是。可它放出的热量好像并不是很高啊。”

洁白的牙齿轻轻落在红润的嘴唇上,压出柔软的痕迹又飞快的分开,顿时使他的嘴唇带上了糖果般甜蜜的色彩。

Johnny看得眼都直了,完全没有注意到Beck在说什么。

为了看得更清楚些,Beck靠的更近了,这让Johnny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而且支持燃烧的可燃物是什么,燃点这么低。”

“可能是氧气吧。”为了不在Beck面前丢脸,终于强迫自己回过神来的Johnny硬着头皮回答道。

反正他只要一到氧气稀薄的地方就燃不起火,说氧气准没错。

“可氧气是助燃剂。”Beck不赞同地摇了摇头,抬头直直看向Johnny,澄澈的灰蓝色瞳孔仍然带着疑惑,“而我问的是可燃物。”

“原来可燃物和助燃剂不是同一个东西啊。”Johnny全部的心神都被那双好看的要命的眼眸所吸引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也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反正之前都有他老姐帮他操心,“我还以为它们都可以烧呢。”

该死,Johnny心想,他今天的表现也太不正常了,时不时就开始发呆。

Beck也有点无语,连这种级别的常识都能弄混,看来他真得担忧一下未来搭档的智商水平了。

长得倒是挺好的,可惜脑子不太好使。

他心下叹了口气,但还是耐心地解释道:“燃烧三要素,助燃剂、可燃物和达到燃点,我还是很好奇你的火焰到底是怎么生成的?”

“如果能够专门到实验室测试研究一下就好了...”Beck的声音越来越小,若有所思。

专门?那不就意味着二人世界?

Johnny顿时来了精神:“这没问题啊,既然我们都不是很明白,不然单独做一下测试和实验好了。当然,我们还可以去顺便喝一杯。不如就现在,边喝边聊,怎么样?”

“那好吧。”Beck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探究科学的愿望占了上风。

他转身想和Johnson说一声,才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走到一边,和自己的搭档聊了起来。

Beck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虚。

“我们可以走了么,Chris?”Johnny迫不及待地问道,想要去拉Beck的手。他动作做到一半,才觉得自己太过着急,结果只能愣生生将在手停在了半空。

此时正是夕阳西下,晚霞如飘荡在天空中的轻纱,暮色温柔*。

Beck被他逗得忍不住笑了出来,站在夕阳里,他的笑意满满融在澄澈的目光里,显得格外动人明亮。

Johnny突然觉得自己这一轮的打赌可能要输了。

输的不止是给Sue的一个月的晚餐。

还有他的心。

————————————————

本章我又转战化学了,且夹杂了一点物理热力学的内容,由于都是很简单的常识,就不解释了哈(我发现我越来越懒了)

话说写到这里,我已经凑齐数理化三巨头了耶,感觉非常优秀,都可以当作理科党护身符了。

*处解释

①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简称JPL,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下属的喷气与推进实验室,靠近加州的洛杉矶

②Torch 可翻译为火炬,也指可导致先天性宫内感染及围产期感染而引起围产儿畸形的病原体英文名称缩写,其中T(Toxoplasma)是弓形虫,R(Rubella.Virus)是风疹病毒,C(Cytomegalo.Virus)是巨细胞,H(Herpes.Virus)即是单纯疱疹I/II型。(一开始查到这个解释真是笑死我了)

③非原创句,来自作者好词好句摘抄本(...),但不记得是出自谁的手笔了。(村上?)

本章送给我的Beta等你转身的温柔菇凉。既是向她一开始写的火玫瑰致敬,也祝她20天后高考顺利,能够发挥稳定,去到自己心仪的学校。

虽然你是文科生,还一直吐槽我写得都是些啥...不过作为一个理科生,我相信集齐数理化理科之神的洪荒之力,一定也是有保佑作用的(ง •̀_•́)ง

加油。

评论(4)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