婠歌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
因为喜欢他,世界都好像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啊。





哦,不对。
因为他就是我的小太阳嘛!

[Evanstan衍生]书店里的陌生来客

书店AU,小镇书店老板Chris×作家Sebastian

简介:在一个下着雨的清晨,小镇的书店里来了一位陌生的客人。

6000一发完,千言万语也抵不过我们的小王子身体健康,幸福快乐~

原谅我也小小玩儿了一把狗血。昨晚Evanstan发糖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简直旋转,炸裂,飞升...

日常流水账风,小甜饼。

————————————————————————

现在是清晨七点。

Chris打着呵欠从狭窄盘旋的木质楼梯上下来,右手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这是他的习惯,清晨来一杯手磨的咖啡提神,看起来也颇有格调,也符合他作为书店老板的身份。

当然只有他自己知道,这绝对是他那天知道消失去哪儿的记忆带来的,可以算是后遗症的东西了。他压根就不喜欢咖啡,速溶的还是手磨的对他也没什么分别,可他却还是每天早早起来给自己泡上一杯,这个习惯甚至让他有一段时间怀疑自己得了某种强迫症。

在这个人口本来就就不多的加州小镇上,一般来说也没谁会在大清早就来书店。即使他还是会照常开店,这也不过是他的习惯罢了。

Chris随手把咖啡放在了木桌上,不顾形象地张大嘴,又打了个哈欠。

他懒懒地绕过书架走向门口,漫不经心地顺手整理了一下书架上被翻得有些凌乱的书,思考着今天的早餐应该吃些什么。

这时,门口的风铃忽然响了。

很短促也很清脆的一声,是Chris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他平常最讨厌那些疯疯癫癫的小鬼头不停开拉门进出,今天也不例外被小小的惊了一下。

这么早,会是谁?

他愣了一下,加快了自己的脚步。一阵微微的震颤飞速而不落痕迹地掠过他的心脏,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紧张。

取下锁,Chris停下了动作调整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表情。他知道自己有张好看的脸,能让一切只是出于礼节和客气的笑容显得比实际上更热情真挚一些。

门被轻轻推开,Chris往后退了半步,给客人让出了位置。他推门的动作有着温和而礼貌的优雅,小心收起伞不让雨点打湿书举动也带着一股风度翩翩。

“早安,先生。请问能帮您些什么?”

客人抬起头,用认真而不唐突的目光在Chris微笑的脸上逡巡了一圈。他空白的目光定定地对上了Chris的眼睛,长久地凝视着,久到了让他甚至有些不自在。终于,那双灰蓝而带着些深绿的眼眸带上了些许礼貌的笑意。

“没什么,只是雨下得太大得进来躲躲。”他沉静地开口,带着淡淡的罗马尼亚口音。在Chris看来或许发音不太利落干净,微微粘连的尾音却有着说不出的好听的韵味,“住在旅店也挺无聊,闷了一晚上想出来找家书店。没想到走了没多远就下雨了。”

这样的人可不多见。Chris按耐住惊讶维持着微笑。他侧了侧身子,把这位不期而至的客人迎进了屋里。

“今天天气不太好,您还出来也可见是爱书之人。正巧我们这儿最近新进了不少书,您可以好好看看。”

他应该有三十出头,Chris想着。不过他的样子倒是只有二十多岁,但二十多岁的人是不会有他这样富有教养而自如的风度的。

更何况他的样子也令人印象深刻。

Chris觉得自己今天热情得有些不寻常,他殷切地引着客人走到前两天新装的组合书架前,伸手比划了一下。

客人一边走一边随意地打量着店里的陈设,目光停在了Chris自己设计组装的书柜前。

“书柜的设计令人印象深刻。”客人的脸上带上了些许赞许之意。他微笑的时候眼角带有些细小的笑纹,但这并没有影响什么。深棕色微微卷曲的头发,把他轮廓分明的脸衬得柔和了不少,“咖啡的品味也不错。”

他扫了眼Chris手上端着的咖啡,微微一笑。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面孔,在人人都相互熟知的小镇上显得有些突兀。虽然Chris也才搬到这里一年左右,但以他的性子,他只花了不到两个月就和镇上的人打成一片了。

“我倒是很喜欢这种手磨的咖啡,这是你的习惯?”客人转过头正正看向他,让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呆愣的Chris有些猝不及防。他狼狈地闪烁了一下目光,好一会儿才勉强接上话。

“这是我自己磨的。倒也谈不上喜不喜欢,只是习惯罢了。”

“也对,习惯成自然。Mr...抱歉,还不知道您的名字是?”客人点了点头,回头靠近了书架一些,目光在大大小小的书丛中逡巡而过。他的指尖在书脊上的书名点过,偶尔从其中抽出一两本翻看两眼。

“Evans,Chris Evans。想找书那就来对了,我在这里开店的时间随不长,但这家店却是镇上唯一一家书店。之前的店主是一个很温和的老先生,想卖了铺子去和家人团聚。正好当时我刚刚搬到这里,就买下来了。”

既然客人没有介意他无礼的目光,Chris也就索性当作没有发生过。看了眼窗外有些阴沉的天气,他索性拉过两把藤椅摆在了书店玻璃窗边圆木桌前。

“既然来了,就看看有什么喜欢的书吧。找到了就坐下来看看。不过这里进的书全凭我自己的喜好,要是没有您想要的,恐怕我也没有办法。”

Chris无赖地摊了摊手,然后带着些小得意地端起咖啡坐到了椅子上。客人摇头笑了,表情有些无奈。

“这样只凭自己喜好进书,不会影响书店生意吗?”

“那倒不会。怎么,您觉得我的品味不够好吗?”

Chris抬起眉毛看向对面的人,不出意外地看见对方无奈微笑的表情。

“很不错的品味,我得说。”客人拿着选好的书坐到了Chris对面,他坐下时微微弓身的动作让他觉得有些熟悉,不过Chris并没有在意,“照你这么说,这里大部分的书你都看过?”

“确实如此。而且你手中这本的作者恰好也是我很喜欢的。爱丽丝·门罗*的《逃离》,品味不错。”

“门罗?我还以为你会更喜欢菲茨杰拉德*这样的作家。”

Chris奇怪地看着客人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有些惊讶,但又很快恢复了正常。

“哎,你怎么知道?不过我也是赞赏门罗的,她的故事虽然情节并不复杂,但人物刻画却很细腻。而且门罗的文章文章里有些东西是只有经历过才能感受到的...不过我也说不上来是什么。”

Chris看着客人支起身子撑着脸庞,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他翻过一页书,自然地翘起了一条腿。书店里有些昏暗,壁灯明亮琥珀色的光从中流泻,在他的脸庞留下一道精致的阴影,也让人看不太清他的表情。

他不禁有些好奇他在想些什么。

“哦,没什么,我也有这种感觉。大概是一种在命运充满巧合却又自有定数的感觉,以前看不懂,经历了一些事,才知道那些本就让人心生感慨的情感原来如此真切。”

他的语气无比真挚,带着点微不可寻的沧桑。Chris还来不及仔细品味其中的意思,他就已经重新笑了笑,低下头。

“就是你说的巧合。”Chris点头赞同道,“总是充满着不经意的相遇和离别,不是吗?我们的人生,哦,该死地常常是这样。有时候你永远也不知道你下一刻推开门会遇见谁。没准是你讨厌的人,也没准...”

“...是你深爱的人。”客人接上了他的话,他挑动眉峰的样子让Chris心里动了一动。

他对自己现在的心态感到奇特。虽然一向被人认为外向活泼,但Chris本身却不是那种很容易放下心防的人,而这个男人却轻松地打破了这一点。这种让人自然而然就信任亲近的能力,Chris把这归功于男人身上那种独特的温和的气质。

他对着客人点了点头,试图清空自己的思绪,然后从书堆里抽出那本他昨天还没看完的卡佛*。他们面对着面低着头,只是断断续续地交流着。

书页翻动的声音在狭窄安静的书架间很清晰,Chris很喜欢这种氛围,不然当时也不会那么毫不犹豫地买下书店。咖啡馥郁的香气在空中盘旋着,混着书页特有的油墨味,沉默却令人舒心。

他逐渐发现自己的客人不仅如同所想是一个阅读很广博的人,而且他对于很多书的也有着独特的见解。他们令人惊奇地在绝大部分的书上保持着一致的意见。这倒不是说他们一点分歧也没有,但Chris也确实是在醒来后,第一次遇见精神上和自己如此合拍的人。

Chris漫无边际地想着,手上的书又翻过一页。

不知过了多久,窗外的雨下得大了起来。淅淅沥沥的,空气里弥散着心旷神怡的凉意,让人忍不住有些昏昏欲睡。天气又变得阴了些。

看起来也不会再有其他客人了。况且这么大的雨,恐怕现在他书店里的这位客人也走不了了。

Chris站起来朝对面礼貌地点头示意了一下,心情莫名有些愉悦。伸手给门口挂上歇业的牌子,他转身打开灯,又在椅子上坐下了。

就在他准备继续和客人的关于博尔赫斯的讨论时,他的肚子突然很响亮地叫了一下。

Chris顿时有些尴尬,他不好意思抬手去捂住肚子,也不好意思抬头去看对面的男人。对方没有掩饰的笑声让他耳朵有些发热。

“抱歉,我...”

“没关系。”

他微笑着合上手中的书,灰蓝的眼睛略带促狭地抬头扫了一眼对面有些窘迫的Chris。

“我想你可能也没吃早饭,毕竟我来得真的挺早的。”

Chris放松了下来,他一个三十好几的大男人刚刚居然有一瞬间也紧张了起来。他暗暗唾弃了自己一下,挠了挠头上短短的头发,有些不好意思地超朝对方咧了咧嘴。

“我一般是早上先整理书再吃早饭,今天你一来就不知怎么全忘了。当然这不是说是你的错,只是...你知道,气氛真的很融洽。”

“没事,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整理,就算是我的补偿好了。”

客人站起身,拍了拍身上有些褶皱的风衣。他环抱着手臂认真地四处打量了一下,若有所思地咬了咬丰润的下唇。

“我看看...左边是小说,右边是散文,对吧?留给我应该没问题。”

“那麻烦你了。新进的书在前面的书柜里,只要简单按有的类型摆放就行了。我先出去买点吃的,钥匙我就放在这里。”

Chris自己都惊奇于自己的毫不犹豫,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放在了桌上。他快步走向门口,伸手取过墙上绑好的雨伞三两下扯开绕着的带子。然后推开木门一口气冲进了雨里。

他的动作太过匆忙,以至于错过了身后的人渐渐失掉笑意的目光。

雨下得越来越大了。

————————————————

等Chris拉开门收起雨伞时,他并不是很意外地发现本来凌乱的书架已经变得整齐了许多。客人坐在一开始所在的藤椅上,手上的书已经换了一本。

“没想到你也看他的书?”客人应该是听到了脚步声,抬头朝他挥了挥手中的书,“我以为你会喜欢更尖锐一点的风格?或者更偏向现实主义的一些小说一点?”

Chris都不用近看书名,远远瞧着封面就知道了。他笑着摆了摆手,绕到柜子后取出了茶具。

“我确实很喜欢他的书,不过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文笔和风格。”Chris端着茶盘放在了客人的面前,思索着怎样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你知道,我们喜欢一本书,必然是因为文字里面的一些东西能引起我们共鸣。而我特别喜欢他所描摹的日常生活,能让我觉得特别真实和感同身受...”

“来杯绿茶?”他说着晃了晃手中的茶盒,看着对面客人的表情变得有点奇怪又有点复杂。

“乐意之至。”他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Chris从善如流地打开茶盒,往茶壶里正好加了三勺半的茶叶。他一边把开水冲到壶里,一边又说了起来。

“有时候我甚至会觉得,他写的好像就是我的生活。像早上习惯喝一杯简单的手磨意式,还有上午一杯绿茶,午后一杯红茶。下午茶最喜欢的是培根卷加双份芝士,晚餐意大利通心粉酱多不要辣,...虽然听起来好像只是很多零零碎碎的小事,不过在我看来真的就像在描绘我的人生。还有他的文字,虽然看起来很温和,不过总能看出带着一股坚韧的劲儿。我想他的人大概也一样。”

在他面前说这个,他不会以为我有妄想症吧?

Chris熟练地翻转着手腕倒掉第一道茶水,抬起眼睛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对方的表情。出乎他意料的是,客人总带着温和笑意的脸上没有任何嘲笑或是轻蔑的痕迹,反而有些僵硬。

“...我想这大概这就是我们讨论过的巧合吧。”客人一下子沉默了不少,手指来回在封皮上摩挲着。

Chris倒去第二道颜色变浅了些的茶水,心情倒是颇为愉快,“当然。而且真说起来,怎么可能会有人会写我呢?特别是在我自己都不大记得自己以前样子的时候。”

“为什么这么说?”

Chris敏感地察觉到客人的声音好像有些颤抖,不过他并没有介意。沸水又一次冲过茶叶的水声温润好听,带着伴着茶的清香袅娜而上。

“一场事故而已。天知道我以前是个多粗心的人,开车时不看路不说,车毁的时候身上钱倒是不少,一样证明身份的东西都没带。醒的时候就在这里的医院了,我倒是没什么大事,就是脑子这里...”他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笑容里带上了些大大咧咧的无所谓,“丢了点东西没找回来。我连自己的名字都不大想得起来,现在的还是凭感觉自己选的。后来就是你看到的这样了。”

他顺手往面前已经放凉了少许的茶杯里各加了两块方糖。把一杯推给对方时,他状似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那你呢,你又是为什么到这个小镇上来呢?”

客人喝了一口茶,放弃似地笑了笑:“看来还是没能骗过你啊,Mr.Evans。也是,加州没有哪条主干道是从这里穿过的,早有人说我是个糟透了的说谎者我还不信,现在看来真是如此。”

他耸了耸肩,口气很平静。

“之前发生了些不好的事,让我几乎放弃了希望。我住的城市又老下雨,天天闷着难受。朋友们推荐我来这儿散散心,说是环境好。现在看来,他们说得也不错。”

他缓慢地抚摸着书的封页,空气莫名变得有些凝滞和伤感,Chris摸了摸带着浅浅胡茬的下巴,若有所思地扫了眼桌上的书。

“糟心的事情总会过去的,生活就是如此。我们总得相信些美丽的巧合,因为它们总会给我们带来好运。就像书上写的那样。”

Chris先打破了沉默。伸手从对方那里拿过了书,他把第一页上的字念了出来。

“敬所有美妙的巧合和那些我们在巧合中遇到的人。Sebastian Stan。”他故意字正腔圆地一个单词一个单词读着,余光里看到对面的人无奈地笑了出来,“这算得上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了。”

“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怎么看。Mr.Stan,你觉得呢”

客人放下了茶杯。

“这样耍我好玩吗,Mr.Evans?”

他微微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琥珀色的光在他的眼睛里流动出动人的光彩。Chris发觉一直隐藏在那片灰蓝色深海中的悲伤几乎全部消散了。他不禁抬手摸了摸鼻子,嘴角露出了笑意。

“这又不是我先开始的。我可是先报了名字的,而置若罔闻的好像是先生你才对吧?而且我还请你喝了茶。”

“那我还帮你整了书。”客人也不甘示弱,直起身体对上了他的眼睛“天知道你是怎么摆的,竟然能这么乱?更别提茶了,绿茶加方糖这到底是哪个国家的喝法啊?天知道我怎么就能遇上口味这么奇特的人。”

“不好意思,这正好就来自您新发表的伟大作品里。还记得里面的C先生吗,他恰好就是这么喝的。更巧合的是,我还真就喜欢这么喝!”

“喝喝喝,甜死你个混蛋算了!”

他们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同时大笑出声。

Chris拍着自己的大腿笑得前仰后合,企图不让自己从藤椅上摔下去。客人看起来也不太好,他笑得整个脸都红了,只能上气不接下气地靠在椅子上喘着气。

“行了,我得先走了。”客人眨了眨有些湿润的眼角,脸还微微有些泛红,“不过今天很高兴见到你,我还得在这儿待上一阵呢,明天我有时间会再来的。”

“我相信你一定会来的。”Chris故意装作自信样子地眯着眼睛,确保自己藏好了那些许不舍。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身上摸出钢笔,连着书一起递给了对方,“不过Mr.Stan,你不觉得你应该给我个签名什么的?毕竟我也算是你的粉丝。”

客人大大地翻了个白眼,嗤笑了一声。Chris注意到他已经和开始时矜持有礼的样子有了很大不同,他们却无比默契地接受了这样的相处方式,就好像认识了很多年那样。

书上老爱说“一见如故”,Chris本来是不太信的。同样的,他也不怎么相信“一见钟情”。对他而言,那样的感情大多只能存在于小说中,现实生活是不会这样戏剧化而充满巧合的。

但他现在相信了。他看着他,就像恍然发现自己的灵魂其实并不完整,剩下的一半原来还一直存放在别人那里。直到你遇见了,才发觉自己的生命终于完整

“这时候到能看出来了。”他看着客人嘟哝着拧开笔,刷刷地在第一页上写了几行字,然后准备一把拍回Chris的怀里。

Chris抱着手臂没有接书。他微微低着头,眼睛无比专注扫过对方有些散乱却依旧俊俏的眉峰,掠过他明亮的双眼和高挺的鼻梁,最后落在他下巴处那个小小的凹缝。

客人的耳朵好像变得有点红。

“不如你明天来的时候再还给我吧,就当给你提个醒,不然谁知道你会不会忘记来呢。两个人里有一个记性不好就够糟心的了,万一两个都不好,那可怎么办啊?”

Chris看着他的脸,没有一刻愿意把目光移开。

“哦对了,除了第一页那句,我也很喜欢你写在最后一页的那段话。”

他扭头看向了窗外,假装没有看到对方因为惊讶而睁大了的眼睛。窗外不知何时已放晴,午后淡金色散碎的阳光透过湿漉漉的叶子落到地上,散乱的光线像是描摹者随意慵懒的笔调,几笔就勾勒出一个好心情

Chris微笑着补充了一句。

“毕竟,雨也停了不是吗?”

客人愣住了,笑了。

“对,雨停了,也是时候该向前走了。”

他轻轻地重复了一遍,不知是对自己说还是对谁说。深吸了一口气,他站起来的身影瘦削而有点颤抖,腰杆却已优雅地挺直了。Chris看着他缓慢而坚定走向门口的背影,好不容易才克制住冲上去拥抱的冲动。

客人走到门边,手撑在木门上犹豫了好久,还是停下了脚步。

但他没有回头。

“你说的没错,Chris,我也很喜欢最后那段话。”

Chris看着他落在阳光里的背影,目光里盛满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

风带着雨水的湿润和橙花的芬芳从他的鼻尖掠过,温和而美妙地轻触着他的脸。

他低头翻开最后一页。

“致亲爱的Chris Evans。”

“谢谢你每天清晨帮我泡的咖啡,谢谢你下午茶时最棒的培根芝士卷,谢谢你道晚安时最甜蜜的吻。”

“谢谢你一直爱我。”

“来自,你的Sebastian Stan。”

——————————————————————

*号注释:

爱丽丝·门罗:加拿大女作家,被誉为“加拿大的契诃夫”,获得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瑞典学院给出的颁奖词是:“当代短篇文学小说大师”。

《逃离》:门罗的短篇小说集

弗朗西斯·菲茨杰拉德:美国二十世纪文学大家,代表作是广为人知的《了不起的盖茨比》。20年代“爵士时代”的发言人和“迷惘的一代”的代表作家之一。

雷蒙德·卡佛: 美国二十世纪下半叶最重要的小说家和小说界“简约主义”的大师。代表作《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谈些什么》启发了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写成散文集《当我们谈论跑步时我们谈些什么》

评论(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