婠歌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
因为喜欢他,世界都好像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啊。





哦,不对。
因为他就是我的小太阳嘛!

[盾冬AU]亲爱的,扣子请扣到最上面一颗(4)(本章正文完结)

设计师冬×模特盾,双向暗恋梗

终于到了最后一章,就给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吧。

结尾的有点仓促,但我原本设定的结局也就是这样的,周末会再改改。之后应该还有一个番外,就是Barnes少爷到底为什么喜欢上吃李子的原因和一些大学回忆,顺带也会解释一下两人选择职业的原因,总之基调就是傻白甜。

上正文,考前摸鱼攒人品

——————————————————————

Bucky躺在自家宽大的皮沙发上,生无可恋地看着扛着各种道具在他家穿行的人员,Natasha正站在窗户边和那个他又爱又恨的混蛋摄影师Clint有说有笑,他的两个摄影助手正把巨大的打光板和一切看起来就奇形怪状的仪器扛到宽阔的后花园里。Bucky在看到拖在一个仪器后那根长长的电线差点把他精心修剪的盆栽给刮倒时,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

“Nat!什么时候这帮家伙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地闯进了我的家里,把我的地盘当作他们天然的摄影棚了?”Bucky冲到床边扒到Natasha的耳边压低了声音吼道,“看看你对面这个吃了太多腹肌全无的小肥鸟,你居然也由着他瞎搞!”

他抬头还不忘给Clint翻了个巨大的白眼,短发夹克的先锋摄影师假装没有听见他之前的话,笑着锤了下他的肩膀。而Natasha的反应更直接,竖起一根手指漫不经心在他面前晃了晃。

“这可是你自己同意的,Jam,就当着Steve和我的面,提出要以巴黎阳光为背景的也是你,你有什么可抱怨的?”

“我只是同意拍外景好吗,我压根没想到你们居然选了我的家!我漂亮的盆景,我精心打理的花园,还有我拼死拼活才移植成功的千叶玫瑰和大马士革玫瑰...这些碰坏了你赔我吗?!”

窗外柔和的清晨光线透过纱窗,微凉的空气里混着暮春湿润的气息,细腻的玫瑰香气如同丝滑的锦缎,在风中飘过。即使从最苛刻的角度来评判,Bucky都无法选出比这更适合的背景。Natasha和Clint看起来不按常理,眼光却专业得让他也难以质疑,更何况这屋子的一切也是他一手创造出来的得意之作,平心而论,他在设计时未尝没有有意无意地把自己的家当做背景,来满足自己某些未曾启齿的愿望。

Bucky的目光来回在室内室外来往的人身上逡巡,听着身边一阵嘈杂,他只能敢怒不敢言地呼出了一口气。

Clint不怕死地上前揽住了他的肩膀:“没事,我们都知道等待模特换衣服是个什么滋味。不过这可是你设计的,模特又是你家Rogers,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就是因为是Steve我才担心好吗?

Bucky在心里翻了个硕大的白眼。

“得了Jam,我们都知道你有多想让Steve穿着你的衣服在你家里。嗯...最好还是在你床上。”Natasha纤长的手指一下戳到他的脑门上,长长的指甲看起来既精致又脆弱,戳上来的力道却像是要把Bucky戳出个窟窿似的,“你就喜欢他扣扣子总扣到最上面一颗,打领带遮住整个脖子那种一本正经的样子。别人或许以为你偏爱放肆自然的风格,其实禁欲系才是你最欣赏的对吧?我还记得他上次穿那套被《Vogue》‘禁欲与性感天然融合’的西服,你看得眼都直了好吗?”

Bucky捂着额头小声地尖叫着跳开到一边,试图用充满威慑力的眼神瞪着Natasha。可Natasha看着他的样子就好像他只是一只奋力挥舞着肥嘟嘟爪子,本质上却毫无攻击力的大型猫咪。

“你这是造谣,造谣!Nat我和你说...”Bucky不甘地强撑着昂头,正好对上Natasha似笑非笑的目光,“我可没有在设计的时候臆想Steve的样子...至少不是你想的那种方向!”

他声音不自觉地越变越小,最后连自己都觉得有点心虚。Natasha云淡风轻地在他的脸上扫了一眼,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

Bucky的脸扭曲了一下,他决定保持眼不见心不烦地背过身子,目光却不自觉抬头,向了眼楼上关紧的房门。

他突然愣了一下,好像被空气里某些未知东西黏住了一样,视线不自觉地聚焦在房门上。那里有他特意找人精心订制的木制希腊神话雕刻,现在看起来都带着点冷冰冰的意味。半遮半掩披着衣服的维纳斯站在云端俯视着众生,大方优雅地裸露着半边身体,神情却是诱惑和冰冷地混合。

Steve就在那后面。

那只是一扇木门,却好像挡住了他通向全世界的路。

Bucky失神了一下,被对面的Natasha无比敏锐地捕捉到了。她慢条斯理踩着细高跟走到他的旁边,纤长的手指精准地牢牢捏住了他轮廓分明的下巴,目光直直对上Bucky那双想要闪躲的眼睛。

“Jam,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Bucky看着对面认真起来的女孩,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清清楚楚明白得很。可问题就是因为他太明白了。Bucky很怀疑他是否有可能把一切都搞砸。

即使他知道Steve工作时的敬业与专注人尽皆知,堪称活动的现代绅士典范,他反而更加担心。时尚界爱死了他复古又迷人的风格,而Bucky的工作恰恰就是对完美的追逐,他对一切美的事物没有抵抗力。

这看起来是个很好的理由,也能对Natasha和Clint以及任何不解的人解释他对Steve的迷恋。因为没有人会不喜欢Steve,那么Bucky会喜欢上他也没什么奇怪的。他一向是风流好手,偶尔爱上自己的好兄弟,也没什么奇怪的对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简单,那该有多好?

Bucky心头苦笑了一下,他摇了摇挣脱了Natasha已经放松的手指,低头沉默着退后了两步。

如果真的是这样随意,那该有多糟?

Natasha看着对面一遇上特定人和事就格外纠结犹豫的自家好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很想狠狠地戳着他的脑门骂他一顿,可最后,她只是温柔让手掌落到了Bucky的脸庞上。

“Jam,你在犹豫什么?这不像你,你说过你要做即使飞扬跋扈也要玩命迷人优雅的家伙。你那无人可挡、风风火火的气势哪去了?你应该朝他走去,而不是畏畏缩缩地躲在自己的躺椅里,指望着他朝你走来!”

“你应该去照照镜子,Jam,认真看看你自己的那张脸的样子,你那恨不得把全部的心思都写在脸上的样子。你真的觉得会有任何一个人看不出来吗?”

她看着Bucky的动作停顿了,他的目光落在了空气里的某个地方,灰蓝色的眼眸里是放空后的茫然和一丝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绝望。

她有点不忍心,为她自己毫不留情戳破他谎言的话。可她不能再这样让他自欺欺人下去了。他的演技其实很好,好到正好骗过他最不应该骗过的人。而对方也太傻,傻到真的相信那条名为友情的线。是有人在等着他没错,可谁也不能保证能有这样的毅力会一直等待。有些等待会让结果变得更美好没错,可有些等待也会让人永远错过。

Clint看了一眼Bucky有些苍白的脸色,体贴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先走开了。Natasha浅灰色的眼睛落在Bucky的脸上,认真而专注。

“是时候了Jam,别让他等太久了。”

她熟悉的语调低沉而沙哑,带着他不太熟悉的温柔。Bucky低头看向她妆容凌厉精致的脸,被描摹地利落的细眉正弯成柔和的弧度。

他一直以为他只是没骗过自己,可笑的是,到头来,原来他谁也没骗过。

希望现在还不算太晚。

“你说的没错,Nat,我...”Bucky认真地开口,缺发觉身边的吵杂突然在一瞬间变得安静,木门被关上时搭上锁扣的轻响在宽阔的客厅里清晰可闻。

他不由自主地咽下了口中的话,看着他面前所有人都定定地看着他身后的楼上。轻微的震簌感突然从脊椎的深处闪过,仿佛夹杂着骚动和隐秘渴望的电流飞速袭上了心脏所在的左胸,瞬间让他的半边身体一阵酥麻。

他脸上,脖子甚至是整个身体的肌肉仿佛都因为某种机械给锁住了,无法做出一个简单的回头动作。奇怪的是,他的心里没有任何犹豫不决或是他认为应该会存在的小心和恐惧,但他没有。他仿佛只是简单的系统死机了一样,身体和动作卡在了半空中。

皮鞋略带急促踩过木制楼梯,木头起伏时略带尖锐又不失温厚的声音依然带着熟悉的节奏和自然而然的优雅。身边响起的惊叹和赞美声完全没有打乱他耳中的那个节奏,声音由远及近,直到在他的身后停下。

他感到那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任由宽厚的影子落到了他的身上,对方身上熟悉的味道混杂着大马士革玫瑰的香气,在微风中热烈而温暖地笼罩在他的肩膀、脖颈,让他无声无息地沉沦其中。仿佛被人热烈而不失克制地拥抱,眷恋却了无痕迹。

心脏里某些躁动不安的情绪在血管里流动着咆哮着,如同蛰伏的野兽面前失去了最后的栅栏。

他一直苦苦守住的门,开了。

“怎么,不想回头看看你的作品吗?”Natasha从惊叹中回过神来,推了推Bucky的一边肩膀,“你不知道自己创造了一个怎样的奇迹。”

Bucky回过头,抬头看向那双仿佛氤氲着深海般的眼睛,澄澈湛蓝的瞳仁在浓密睫毛映衬下也变得深邃。那里面好像蕴藏了千丝万缕的思绪,如同堆积了太久,让人不堪重负。喜悦、自豪、胆怯、无畏...他看到了很多他未曾设想的东西,他看到了很多如此明显而他却一直忽视的东西。这让他的心突然变得如此沉重,却又变得格外轻松。

他们谁都没有说话。

Bucky突然笑了,肆意而张扬的色彩从他曲线动人的眼角眉梢喷薄而出,带着释然的感情如同潮水般席卷过他的心房。他恶狠狠地一把掐上了对面人的喉咙,手指收紧到落在冰冷圆润的扣子上的掌心都有些疼痛,然后把对面猝不及防的金发高个子猛地拉到了自己的眼前。

他的眼角好像被火灼烧过有些刺痛,奔涌的血液在身体里肆意地流淌,叫嚣着一个宣泄的出口。一直压抑着身体深处的很多东西变本加厉地翻涌而上,裹挟着欲望和堕落快感的熊熊业火碾压过他的神经,让他忍不住暴戾地收紧指尖的力度。

“Buck...”喉咙的脆弱处被紧紧卡主所带来的窒息感让Steve的脸都变得通红,细弱的声音被掐断在了喉咙。如果对面换成任何一个人对方都不会有机会这么轻易地制服他,可正是毫无防备才让他更不了解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后下一秒,一双唇气势汹汹地压到了他的嘴唇上,一点也不温柔,一点也不犹豫。柔韧的舌尖一路攻城拔寨,在他的口腔中耀武扬威地侵略而过。对方舌尖掠过带来的清冽酒味还带着他的温度,混着少许玫瑰的甜香,扫过他的上颌,卷起他的舌尖与之共舞。

Steve看着眼前人近在咫尺的面容,那么熟悉又陌生。他紧闭着双眼,面颊微红,喘息急促,眼角眉梢都带着氤氲的通红。他就好像跑过了很远很远的路程,终于得到了他所渴求的东西。就好像希腊神话里,爱神阿芙罗狄忒为了寻找她的情人阿多尼斯,在玫瑰花丛中奔跑。即使玫瑰刺破了她的手,刺破了她的腿,即使鲜血滴在玫瑰的花瓣上,她也一直跑一直跑。

直到她终于找到。

他伸出手把眼前人抱入怀中,结结实实完完整整。他的手摸索到了已经放松力道松松放在脖颈上的手,直到手指穿入对方的指缝里紧紧相扣。

紧密相贴的双唇间,他读出了对方的笑意。

Bucky在一片就没停过的惊呼声中退开半步,他看着对方嘴唇上还带着深红色的伤口印记,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撕裂的伤口,残余的血腥让他的眼睛灼灼发亮。

“亲爱的...”他上前,任由呼吸间的热气扑在对方敏感的脖颈处。余光里,Clint和Natasha举起的相机手机让他勾唇一笑,“...扣子请扣到最上面一颗。”

他的手指落在了对方脖子上被解开的玳瑁扣,指尖暧昧地摸索着,目光上移对上他无比熟悉的湛蓝。

“从此以后,能看到你扣子以下的只有我一个。”

鲜红的血珠从唇边滚落,白玫瑰从此变成红玫瑰。*

这就是爱情开始的地方。

——————————————————
*处

在希腊神话中,爱神阿佛洛狄特为了寻找她的情人阿多尼斯,奔跑在玫瑰花丛中,玫瑰刺破了她的手,刺破了她的腿,鲜血滴在玫瑰的花瓣上,白玫瑰从此变成了红色的,红玫瑰也就因此成为了坚贞爱情的象征。

评论(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