婠歌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
因为喜欢他,世界都好像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啊。





哦,不对。
因为他就是我的小太阳嘛!

[盾冬]美食奇缘(3)

厨房小弟冬暗恋西点大厨盾的日常

今天依然轻松向。

看起来好像可以日更500的样子呢...然而这只是个梦想╮(╯▽╰)╭

————————————————————

解剖一个人和给一只鸭子剔骨,哪个比较简单?

巴恩斯觉得是前者。

他看着面前完完整整、光秃秃的鸭子,艰难地咽了口口水。

他感觉到身后的目光不急不缓地在他的背上扫过,顿时冷汗都快冒出来了。

史蒂夫·法式大餐首席大厨·罗杰斯先生,正面带微笑地站在他的身后,准备施行他作为指导者的职责。

“巴基,可以开始了吗?”

他一向温和动人的嗓音这一刻在巴恩斯耳中就像催魂铃。

巴恩斯看了眼被贴心地放在手边的剔骨刀,牙一咬,心一横就拿了起来。

不就是剔个骨吗?失败了难不成还会被身后的男人给扒皮吗?

他说服着自己,试图板着一副镇定自若的脸。

不幸的是,他颤抖的手暴露了他。

旁边一脸幸灾乐祸的围观群众们完全没给他这个机会。

“詹姆斯,刀口方向错了,刀刃朝上了。”娜塔莎抱着胸微笑。

“你是想一刀把鸭子砍断吗,巴恩斯?手指要松一点。”克林特不甘落后。

“看这手抖的,肯定不如我第一次。”精巧的小刀在旺达的手上上下翻转着。

“新手不都一样,别搞得好像你们以前没经历过一样。”萨姆翻了个白眼,看了眼站在一旁不动声色的金发主厨,转而鼓励地看向了巴恩斯,“没关系,慢慢来,没准你能一次做好呢。”

巴恩斯感激地看了眼终于出来说句公道话的黑人小哥。

拿着刀,他深吸了一口气。

成败在此一举。

他生涩地把刀子放到鸭子偏下的骨头上,手指绷得紧紧的,感受着刀尖陷入皮肉的感觉。小心翼翼地稳着手腕,刀刃沿着鸭架慢慢往下划,没有任何阻塞之感。

他几乎都要微笑起来。

突然间,在一片凝神屏气的静默里,他感觉到一抹带着温度的目光温柔地掠过他的手腕,好像明媚温暖的阳光轻轻巧巧地吻过。

心跳的节奏突然一乱,他的手一抖,锋利的刀尖就从鸭腿处冒了出来。

旁边顿时一阵惋惜的叹息。

他没有看向旁边那抹灿烂的金色,潜意识里,他不想在那个男人脸上看到失望的表情。

肩膀上落下的温度让他的心跳停了一拍。

“没关系,巴基,再来一次一定会好的。”

“主厨,我...”

“史蒂夫。”

“...主厨,我觉得我还是先练练别的......”

“史蒂夫。你可以的。”

“我的辣椒还切得不太好,主厨我....”

“史蒂夫。你已经练了很久了,我相信你可以,再试一次。”

巴恩斯望向那双仿佛他不改口就不罢休的深蓝色眼眸,那里面有太多让他愿意溺死于其中的东西,那些灿烂的,让那个人闪闪发光的东西。

他无奈地在心底叹了口气。

“好吧...史蒂夫。”

他看到笑意在那个人英挺俊秀的眉目里缓慢地流淌,卷过春日里第一株大马士革玫瑰的香气,在晴空的阳光下逸散。

他也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转过头,他拿起了刀。

————————————

凌晨三点。

突然想起自己落了手机的克林特匆匆忙忙地从半路折返,却看到本该一片黑暗的厨房里亮着一盏灯。

小偷?

他心里警觉了起来,悄无声息地挪过去,却看到一个熟悉的黑影正拿着刀站在案板前,上面端端正正放着一只鸭子。

巴恩斯。

克林特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忍不住想笑。他刚想上前调侃对方大晚上还来苦练刀功,真是一个非常励志的故事,脚步却因为下一幕停住了。

刀光在指尖翻飞,锋利的刀刃没入又穿出,行云流水的动作间,骨肉分离。执刀者刀尖一挑,一个完整的鸭骨架就脱离而出在一旁。

没有半点生涩,犀利精准的手法仿佛演练过千百次。

那绝不是一个初来乍到的学徒应该有的水平,即使再怎么刻苦的练习,都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到这种精准到恐怖的程度。

“比起鸭子,看来还是解剖人体复杂点。”微不可闻的声音在寂静的空气里响起,却更显得阴森可怖。

克林特僵在了原地。猛地退后两步,他头也不回地冲进了夜色里,仿佛身后有鬼魂索命一般。

他没看到巴恩斯看向这边的目光,自然也不可能看到他嘴角略带促狭的笑意。

墙角的黑暗里,一个纤细的人影渐渐出现。

“我想你来这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吓那只死鸟吧,詹姆斯?”

“这可说不定呢,娜特。”

评论(5)

热度(71)

  1. 存文小仓库婠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