婠歌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
因为喜欢他,世界都好像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啊。





哦,不对。
因为他就是我的小太阳嘛!

[盾冬]美食奇缘(4)

厨房小弟冬暗恋西点大厨盾的日常

法式餐厅的厨房里怎么能不来道法国菜呢?对于吃货,生命的真谛就是吃才对嘛

这一更是补之前三天的分量,看来日更500+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

勃艮第红酒炖牛肉,醇厚和优雅的组合,法式经典名菜。

这也是巴恩斯来到这家餐厅真正开始学的第一道菜。

在经历了切辣椒事故、炸鱼番茄酱之战和剔鸭骨磨炼之后,他在他们和善可亲、温和可人的金发主厨眼皮底下,老老实实地练了一个多月的刀功。

天知道,明明不需要练习却偏偏要假装生疏,然后在那个男人带着鼓励的目光下充满负罪感的硬着头皮继续有多困难?!

“首先牛肉得切开用红酒和碎香叶腌上,这个你不用担心,之前我已经帮你腌好了。”

男人带着担心的提醒声响起,巴恩斯回过神来,把游走的精神重新聚集在对面那张好看的脸上。

现在,痛并快乐的折磨终于结束了。

巴恩斯在心里感叹一声,也不知道自己是该留恋还是该庆幸。

留恋着对方悉心在耳边循循教诲的低沉嗓音,又庆幸着自己的手终于没有因为练习用刀而残废。

他还没感叹完,就听到了对方飘来的下一句话。

“不过把洋葱、口蘑、胡萝卜和葱蒜切成合适的大小备用,这个可就要巴基你自己做咯。”

居然还是没逃过?!

巴恩斯面瘫着一张脸看向一旁微笑的俊俏脸庞,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对方如刀裁如墨画的眉间带着一丝狡黠之意。

左手扶着一颗洋葱,右手飞快地抖动着,他差点热泪盈眶。

切切切,切个鬼啊!

一股辛辣之气扑面而来,不一会儿就熏得他眼眶通红。巴恩斯内心怨念地吸了吸鼻子,耳朵听就到一旁黄油下锅的声音。

黄油化开的“滋滋”声中,培根片的香味蒸腾而起。他又吸了吸鼻子,眨着蒸腾起水汽的眼睛,模模糊糊地看向站在灶台前的男人。

白色的厨师服没有掩盖住他的好身材,而是让他富有力量的线条带上了柔和内敛的美感。就像大卫的塑像在清晨的散落的光线下柔和了轮廓,简单利落,不加雕饰,一样让人为之动容。

巴恩斯愣了一下,心突然跳得有点过速。

这种感觉就好像他这个人一样。明明眉目英挺深邃,轮廓也分明得动人,却从不会给人冷峻凛然之意,眼神永远温和得如同浸满三月微漾的湖水,湛蓝澄澈如同旷远的天空。

“巴基,把口蘑和洋葱递给我。哦,还有橄榄油。看好了,我只给你示范一遍。”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偏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突然间他像忍不住自己的笑意一样,强忍着颤抖着肩膀,把头扭了回去。

巴恩斯不明所以。眼睛里的刺痛让他不由自主地又眨了眨被熏得模模糊糊的眼睛,

下一秒,他就感觉有一滴水珠不受控制地顺着他的眼尾滑了下来。

那颗水珠慢吞吞地在他的侧脸上爬过,耀武扬威地落下一条鲜明的痕迹,然后才慢条斯理地从他的下巴处滴了下来。

......

......

......

天杀的基督耶稣!

巴恩斯的面瘫脸差点都绷不住了,只听见对面的人终于控制不住般爆发出一阵大笑,引得周围人一阵侧目。

“哎哟詹姆斯,咱们的主厨这是怎么欺负你啦?哈哈哈哈,看咱们詹米宝贝这红通通水汪汪的眼睛,多委屈啊!史蒂夫,看看你干的好事!”

巴恩斯真恨不得能把娜塔莎幸灾乐祸的声音塞回她自己喉咙里。

一旁的旺达和萨姆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有克林特表情僵硬地咧了咧嘴。

“娜特,别这么说。巴基只是被熏到了,眼睛不舒服。”

“哼,还不是你故意的?”

“怎么会?我只是在教巴基做菜而已。好了好了别笑了,巴基过来,黄油已经化开了,接下来看清楚我的动作,然后你再试一遍。记得顺序,先煎黄培根片,然后放口蘑和洋葱,最后才是把牛肉煎好。”

金发的男人说着把巴恩斯拉了过来,他看了看他的脸,然后用指尖自然而然地抹去了他眼角的水渍,又转过头把口蘑和洋葱倒进了锅里,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温柔的触感在眼下一掠而过,好像飘飞的花瓣吻过肌肤。

旁边顿时口哨声四起,娜塔莎调侃的声音好像混杂在一片笑声中,他也听不清楚,一切都仿佛变得遥远而模糊。

巴恩斯眨了眨眼睛,突然有点想笑。

不幸的是,因为这一愣他又错过了对方白皙的耳根处那一抹红晕。

“咳咳,行了啊你们,看看把人都欺负成什么样了。巴基别理他们,看好了。”对面的人咳嗽了两声打断旁边一帮笑得一脸不怀好意的家伙们,往锅里倒了两勺橄榄油。

透明的油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顿时和锅里化开的黄油融为一体。泛起的油花在煎得半熟的培根片上闪耀着,下一秒,落入锅中的口蘑和洋葱让锅内腾起一阵浓郁的香气。

金发的男人抄起锅把,手腕微微一震,来回抖动了两下,口蘑、洋葱和培根片就混做了一堆。他拿起一旁用红酒和碎香叶腌好的牛肉,把厚薄适中、色泽嫩红的小块牛肩断一块块铺在了锅面上,油花四溅。

他的额头因为专注而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眼神却更加专注而明亮。他的目光焦点始终聚集在锅里逐渐变色的牛肉上,专注而认真,仿佛那就是世界上唯一值得在意的事情。

他能年纪轻轻就成为首席大厨的原因大概就在这里了。

巴恩斯心想着,微微有些恍神。

这是只有真心把做菜当作热爱的事情去做的人,从内心对美食有感恩膜拜之情的人才能有的眼神。他的手下让人心旌摇曳的美味佳肴,不是技巧的炫耀,而是纯粹热爱的体现。

面粉、椒盐、胡椒粉、香料、葱蒜......一样一样仿佛演员在舞台上粉墨登场,共同唱成一出美食大戏。巴恩斯看着他认真的侧脸,一下子失去了语言。汗珠顺着男人轮廓分明的侧脸滑了下来,他的喉结忍不住动了动,咽了口口水。

一个男人怎么能好看到这种地步?

鼻尖的香气越来越馥郁,带上了胡萝卜特有的甜香、勃艮第令人微醺的葡萄酒香和牛肉混着碎香叶的清香。

本来各自分散的气味丝丝入扣地在空中交缠、缭绕,仿佛不经意间交织的一个美妙的梦。

眼前仿佛出现了法国南部和煦的阳光,葡萄叶在阳光下泛着光泽。葡萄藤下,一个高挑的身影背对着他。微微抬着头,他的头发在阳光下有着比太阳更灿烂的金色,就好像俊美的太阳神留恋着葡萄酒的醇香偶然涉足了人间。

巴恩斯没有说话,即使只是在幻想中,他也不忍心打破这一幕如最精致油画般的宁静和美好。

“巴基,看明白了吗?现在轮到你了。”男人弯下腰把盛好在碗里的牛肉放进烤炉,重新把注意力转回到面前时而面瘫冷静时而犯傻的小学徒身上。

......

刚刚就顾着看帅哥了,大哥你能再来一遍吗?

真的大哥,求你了。

巴恩斯内心哀嚎着被推到灶台了前,欲哭无泪。硬着头皮,他只能把洋葱和口蘑依样画葫芦地放进锅里。好不容易放了两勺橄榄油煎好了培根片,他尝试着把握着锅把的手一抖,一块口蘑就飞了出来,正正打在了一旁的克林特脸上。

“嗷!”克林特一声惨叫跳到一旁,可怜兮兮地一句话都不敢说。巴恩斯非常不好意思地朝他咧了下嘴,他却像受惊的山鸡一样躲到了娜塔莎的后面。

“......我很抱歉,巴顿。”

巴恩斯干巴巴地说道。克林特勉强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脸上僵硬的表情让一旁看着的娜塔莎忍不住想笑。

“行了死鸟,从我的身后滚出来!詹姆斯又不会吃了你。”

巴恩斯一边把牛肉一片片放到锅里,一边努力在惯常面无表情的脸上挤出一丝歉意的笑容。

好久不笑了,脸好像有点僵。

巴恩斯伸手揉了揉脸上有点僵硬的肌肉。

看来是演腼腆面瘫新人太久了,面部肌肉都退化了。

巴恩斯想着,尝试着要朝克林特露出个正常点的笑容。没想到一下努力地好像有点过了头,温柔的笑意从他深邃的眉眼里流泻而出,缱绻的风流顿时溢满了眼角,深绿色的眼眸如同最动人的翡翠,又如三月的春水仿佛泛起阵阵涟漪。

周围一下子突然安静了下来,连娜塔莎都微微愣住了。

克林特看着他,眼神更加惊恐了。

巴恩斯低下头,把红酒倒入锅中。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他的表情一片空白。

“我很抱歉。”

“.....没关系。”

厨房里的各人终于又回去做自己的事情了,巴恩斯感觉到身后男人疑惑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背上,带来了一片烧灼之感。他没有回头,直到那道目光终于收回,温和的声音重新响起。

“巴基,现在该起锅了。小心别弄撒了红酒。”

妈的,好险。

巴恩斯在心底偷偷擦了一把冷汗。

这年头当个学徒都这么难,果然老话没错。世上智障千千万,暗恋者都占一半。

......

等等!

暗恋?!

巴恩斯手一抖,差点把手中的碗砸到地上。

他缓慢而僵硬地转过头,好像小红帽看见了哥斯拉一样,看着一旁金发的男人。

哦,天杀的耶稣基督!

————————————

面前的碗里,牛肉的色泽红润诱人,浓稠的汤汁附着在分明的纹理上,胡萝卜条上撒着椒盐,还散发着馥郁的红酒芬芳。

面前放着堪称最标准的法式红酒炖牛肉,巴恩斯的视线却怎么都没法从旁边那个忙忙碌碌、穿着白色厨师服的身影上移开。

他突然想起有一个男人曾这样和他说过:

“伙计,如果有一天你看到美酒,目光却只落在美酒旁边的那个人时,那他一定就是你的真爱了。”

当时他觉得这简直就是扯淡,特别是这句话还来自某个不靠谱的风流混蛋嘴里。

“得了吧,美酒和美食就是我的至高追求。伏特加和俄罗斯的冷艳美人,我肯定选伏特加;法国的多情少女和法式炖菜,我肯定选炖菜。美食多好,美酒多好,视觉上的美丽总是会流逝的,味觉上的惊艳却可永存。”

他记得他当时慢条斯理地在对方宽阔无比的办公室里踱步,手里还端着一杯对方的波尔多珍酿,对对方的话毫不在意。

“那是因为你遇上的俄罗斯美人不是间谍就是卧底,法国美女更有可能是特工吧。”

“可能吧。毕竟美都有可能是假的,美食却一定是真的。美食对于我,简直比呼吸还要重要。”

“可是詹姆斯,你有一天会明白,人总会碰到一个爱逾生命的人,他之于你正如黄油之于面包,不可或缺。”

当时他看着那个人转过头,一向游离于派对佳人的目光终于落在了那个身着正装坐在办公桌前忙碌的漂亮金发姑娘身上。她仿佛察觉了他的目光,抬起头给了他们一个柔和的微笑。

当时,他看着那个男人有些狼狈地转回头,心里还觉得好笑。

“巴基,你怎么还没吃?”

耳边传来男人熟悉的声音,巴恩斯回过了神。望着那张俊秀好看的脸,他突然明白了一些他一直没明白的东西。

有个人之于你,正如黄油之于面包,红酒之于炖牛肉,呼吸之于生命。在你不知道何时而起时,他的痕迹已遍布你的天地。

至于他做的食物,无论那是美味佳肴还是人间噩梦,你会愿意为他吃得一干二净,无怨无悔。

巴恩斯看着眼前和盆一样大的碗,艰难地深吸了一口气。

评论(4)

热度(92)

  1. 存文小仓库婠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