婠歌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
因为喜欢他,世界都好像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啊。





哦,不对。
因为他就是我的小太阳嘛!

[盾冬]美食奇缘(5)

厨房小弟冬暗恋西点大厨盾的日常。

万圣节到了,这么多美食怎么可以放过!

迟到了很久很久也还是没有写完的万圣节特辑,下篇有时间再补。

————————————————

“咦,巴恩斯先生你怎么闻起来...嗯,就像一个苹果派一样!”

当巴恩斯扛着两大桶糖果走过餐厅大堂时,旺达惊讶地叫了出声。万圣节快到了,她正往店门上挂最后一个南瓜灯,巴恩斯正好从她身边经过。棕红色波浪长发的女孩拍拍手,皱了皱鼻子,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

“哦,这是怎么回事?”

正帮忙装饰着店门的萨姆过来看热闹,巴恩斯瘫着一张脸地走到了他的旁边,没有答话,只是放下了手中的糖果。

“果然是一股奶油味,怎么,巴恩斯你昨晚收工后喝太多了,拿牛奶来洗澡了?”

呵呵。

昨天晚上回家,他好不容易洗完澡干完活儿可以睡觉了,某个红发女人居然大半夜穿着万圣节黑不溜秋的化妆服偷偷摸摸摸进他家。不仅吓得他差点滚下床,居然还敢趴在他的床边笑!

“不给糖果就捣蛋!”娜塔莎一把扯下脸上狰狞的面具,大笑着扑上来扯住了他的睡衣。

“快点快点,我要当你今年万圣节第一个祝福的接受者。”

巴恩斯扯着睡衣往后一闪,眉毛都快挑到头发里了。

“亲爱的娜塔莉亚·爱丽安诺芙娜·罗曼诺娃小姐,请问你今年几岁?”

“哼,我不管,我就是要吃你家的糖!”

“去去去,回自己家吃去。”

巴恩斯无视着自己身上被扯得乱七八糟的睡衣,努力板起脸试图通过表情表达自己的坚定决心。

下一秒,他连闪都没来得及,就感觉一双冰冷纤细的手猛地掐住了自己脸颊上的肉。那双手不仅在他脸上掐出了一大块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长的肉,居然还得寸进尺地捏了还几下。

“哈哈,詹米,你长胖了哦。看来最近的小日子过得很滋润嘛。”

巴恩斯目瞪口呆地瞪着眼前笑得一脸得意的漂亮红发姑娘,却清晰地看到了她眼里温暖而柔软的笑意。

好像是很多年前风雨交加的夜里,那个在训练计划里表现得特别胆大的红发小姑娘,晚却上偷偷摸摸抱着枕头,趴到他的床边睁着漂亮的眼睛看着他。

“詹米詹米,晚上好黑,我可以和你一起睡么?”

巴恩斯停下了。

看着那双近在咫尺似曾相识的眼睛,他最终还是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了,娜特,都多大了还撒娇。”

他的语调也不自觉因为同样深邃的夜色而变得温柔,伸手摸了摸那头细碎卷曲的红色头发,巴恩斯的眼睛里也带上了笑意。

娜塔莎没有了一丝白天精明干练的样子,反而偏头蹭了蹭对方温暖的掌心。

“所以,我的糖呢?”

......

他们突然陷入了谜一样的沉默。

巴恩斯尴尬地发现他家里根本没有糖果这种热量高而不能长期供能的食物。就算他确实挺喜欢这种甜甜的食物,但他也不会专门去买啊。

他只能盯着眼前女孩期待的脸,艰难地干咳了两声。

漂亮的红发女孩眯了眯眼睛,然后满脸怨念地看了他一眼,让他不禁背后一凉。

巴恩斯回想着早上睡眼朦胧走近浴室冲澡,挤了香波看也没看就往头上抹的自己,悔不当初。

果然不能轻易被那个女人给骗了。她哪是什么可爱的小姑娘啊,她毒得就像一只黑寡妇蜘蛛!

“我看他是把奶油挤到头上当香波用了吧。”

娜塔莎忍着笑,拿着万圣节的鬼怪面具从他们的身边经过,顺手还不怀好意地戳了戳巴恩斯的腰。

巴恩斯都懒得答话,捡起地上的南瓜灯递给正在梯子上忙碌的金发男人。他正睁着湛蓝色的眼睛,好奇地看向下面的他们。巴恩斯先仰头回了他一个微不可见的笑,然后转头飞速朝娜塔莎翻了个白眼。

你是闲得没事儿干了是吗?

“感觉怎么样啊,奶油香波和苹果酱沐浴露?有没有整个人都香香甜甜的,好幸福的感觉?”

娜塔莎踮起脚尖,忍着狂笑的冲动在他耳边问道。

去你的。

开玩笑,要不是毫无防备,他怎么会连香波被换成奶油,沐浴露被换成苹果酱都没发现?

巴恩斯镇定自若地看回去,眼睛微微一眯,灰绿色的眼底顿时闪过一阵冰刃般的寒意。

一看到那个熟悉的眼神,娜塔莎习惯性后退半步想要弯腰鞠躬。下一秒,她的身子顿在了半空中,再抬起头,眉眼仍然带笑却又带上了一丝被耍弄的气恼。

你怎么能拿当教官时那一套来吓我?不行,这是耍赖。

经过特训的特工技巧就用来干这个,塔莎你很可以嘛。

哼,那你还不是被我骗过了?

转瞬间他们就针锋相对地交换了好几个眼神,被高处的金发男人看得一清二楚。在没人看到的时候,他的眼神变得有点复杂。

巴恩斯突然感到头顶的金发高个子从梯子上灵活地跳了下来,他疑惑地回过头,就看到那个身影安稳地落了地。

“好了,大家都辛苦了,先休息一下再开工吧。”

他背对着他摆了摆手,示意可以大家可以去休息了。现在是万圣节前一天的下午,马上要迎来的夜晚才是他们真正忙碌的时候。

此时,整个餐厅的大厅都被深蓝色星空般的丝带环绕着,三三两两橙黄色的南瓜灯点缀其间。五颜六色的糖果带着亮晶晶的糖纸,躺在猫咪抱着的毛线球状的糖盒里。每一张桌子上还都别出心裁地用糖果摆出了南瓜和爱心的样子,在浅黄色的灯晕下闪闪发光。

金发的主厨转过身,带着一脸笑意环视了一圈被打扮得格外不同的餐厅,然后朝巴恩斯走来。

看着那个人逐渐靠近的俊朗面容,和专注地落在他脸上的漂亮得该死的蓝色眼睛,巴恩斯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紧张。

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对方却突然停下了。金发男人的表情一下变得有些微妙,好像被什么东西困扰了。他低下头,纤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的一切。

巴恩斯疑惑地挑了挑眉,却看到了他脸上的欲言又止。

“巴基,万圣节有没有什么想要的礼物?”

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巴恩斯只看到困惑从那双澄澈的双眼里划滑过,他好像想对巴恩斯说什么,可最终表情却还是变回了一片宁静。他问他的样子,就好像这只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问候。

“大概是...糖果吧?”

脑子忽然有点蒙,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他就说出了这个幼稚的答案,回过神来的巴恩斯真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可下一秒,他就看到了灿烂的笑意就在那个人的眼角眉梢绽放了出来。刚刚礼貌客气的冰层瞬间破碎,温暖像春日里丰沛的溪流潺潺而过。

不明所以,他却被这突如起来的美色惊得愣了一愣。

“糖果?巴基你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这样好了,晚上收工后的万圣节派对上,你的......不对,大家的万圣节甜点就由我负责了。”

金发的男人笑着拍了拍巴恩斯的肩膀,最后一句提高了声音。餐厅里顿时被一片欢呼声淹没,巴恩斯还没反应过来,刚想转头就被兴奋地扑过来擂了他两拳的娜塔莎推得一个踉跄。他退后两本,却刚好踩到了地上旺达忘了的一盏南瓜灯,最后竟然完美地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周围的笑声更大了,带着调侃的善意。巴恩斯被众人围在了中间,娜塔莎笑得都走不动路,一边捂着嘴一边伸手来拉他。他破天荒地在众人面前翻了个白眼,握住了那双手。他一边从地上爬起来,眼角的余光却清楚透过人群看到了那个同样笑着的男人,心里满是疑惑。

什么叫“和以前一样”?

似曾相识的面容,灿烂的金发,温柔而带着笑意的眼睛,隐隐约约的好感......对方的一切从一开始就让他有一种说不清的熟悉感,可他的大脑里却没有任何一点记忆。

更何况还有对方不小心说漏嘴的话......

巴恩斯疑惑地皱起眉头,第一次怀疑起某个风流倜傥的混蛋安排自己到这家餐厅卧底的目的了。

托尼·斯塔克,你可最好别让我发现你在搞什么鬼。

评论

热度(72)

  1. 存文小仓库婠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