婠歌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
因为喜欢他,世界都好像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啊。





哦,不对。
因为他就是我的小太阳嘛!

[盾冬]美食奇缘(6)

厨房小弟冬暗恋西点大厨盾的故事。

最近都没什么时间写,上次万圣节的也是发到一半,这次也是只有一半,万圣节那篇看这周末有没有空,两篇一起写完就发。

正文在此,食用愉快(๑•ั็ω•็ั๑)

——————————————————
做焗烤马铃薯的时候,应该先放奶油还是先放牛奶?

巴恩斯摸了摸自己最近因为吃得太好有点长肉的下巴,盯着眼前正在加热的锅,陷入了思考。

上一次的红酒炖牛肉,他除了用好吃到人神共愤的牛肉把自己彻底塞得饱饱,就是做出来一碗肉质焦黑、汤汁干涸的糟心玩意儿。

闻着那混着焦味的残余红酒味,巴恩斯心痛得无以复加。

顶级的勃艮第啊,就这么被糟蹋了,真是造孽。

他果断地放弃了法式正餐主菜的学习,转而去学前菜和甜点。同样身为学徒的旺达对于主菜的兴趣也没有甜点大,他们不约而同地一个用无声控诉的目光和一个用撒娇恳求的口吻逼得他们亲爱的主厨大人松了口。

“巴基、旺达,你们确定不要再尝试一下了吗?不用担心食材的问题,哪一个厨师不是经过失败才成功的呢?”

金发的男人温和而无奈地看着他们,眉头有些担忧地皱了起来。

“我觉得呀,再做几次暴殄天物这种事情我良心上可过不去。哎呀罗杰斯先生,反正罗曼诺夫小姐和巴顿先生都是做主菜的好手,我和巴恩斯先生去学学甜点,不是更好吗?”

棕红色波浪长发的女孩看起来才十七、八岁,脸上尤带着一丝稚气。而微微高起的颧骨和小巧高挺的鼻子却让她的脸有一种极为精致的立体感。

她眨巴着明亮的灰绿色眼睛,仰着头,用充满真诚的目光看着面前高大的金发男人。她背在身后的手却对方看不到的地方悄悄朝巴恩斯打着手势,示意他乘胜追击。

还真没白瞎了她“小女巫”的绰号。

巴恩斯沉默走上前去,站在了她的身旁。抬起头,他看向对面那双带着无奈的湛蓝色眼眸,无声地表达着自己的恳求。

金发的主厨抬头又低头,看着面前两双同样漂亮清澈的灰绿色眼眸,只能无言地败下阵来。

所以就是现在这样了。

旺达正在旁边把削好皮的马铃薯一块块切成小圆片,然后整整齐齐地放到冷水中浸泡。她伸头看了眼摆在他们两人中央的笔记本,又摸出了两个蒜头。

“不知道今天来了什么大客人,让罗杰斯主厨他们这么忙?竟然只能把煮菜的过程写下来让我们自己学。”她一边给蒜头剥皮,一边偏头和巴恩斯说话。

“我也不知道,只是今天外面的服务生好像也很忙的,没准等下忙起来还会让我们顶替上菜。”

巴恩斯波澜不惊地回答道。看了眼笔记本上工整好看一如其人的笔迹,他转身去冰箱里取了大概20克奶油加到锅中。

看着雪白的奶油在锅中逐渐融化,巴恩斯接过旺达递来的洋葱末和蒜末,放到锅中炒香。

废话,他当然不可能不知道。今天来得这位客人他可真是熟得不能再熟了。

巴恩斯面无表情,手底下狠狠地铲着锅里的香料。

“可我刚听我哥说,客人应该是来自我们对手集团海德拉旗下一个健身俱乐部的负责人,好像是来谈生意的?”

充满好奇心的小姑娘靠在案板边滔滔不绝:“我哥那个人你知道的,当服务生时可喜欢打听八卦了,听说是叫什么......嗯,布洛克·朗姆洛?”

正在往锅中放马铃薯片的巴恩斯面色不变,手却一抖差点被溅起的热奶油烫到。他低垂的眼眸里寒光一闪,抬起头看向旺达的时候却没了一点痕迹。

正走下加长版凯迪拉克的布洛克·伪健身俱乐部负责人·真特战队队长·朗姆洛突然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奇了怪了,怎么突然这么冷,好像有一种被冬兵盯上的感觉?

然后他赶紧摇了摇头,紧了紧身上的风衣。

这怎么可能?冬兵最近都在出任务,真是天太冷了,这都有错觉了。

“你哥哥,皮特罗,他还说什么了?”

“咦,没想到巴恩斯先生你居然记得我哥的名字耶,我还以为你都不知道的。哦是这样的,他谈判的对象好像就是我们的主厨罗杰斯先生。”

她翘起一根没沾上淀粉的小指头,撩了下耳边不小心散落的一律碎发,眉飞色舞地继续说道:

“别看罗杰斯先生又温柔又好说话,其实他很厉害的。除了是这家斯塔克集团旗下‘腹愁者餐厅’的主厨,他还是同属斯塔克旗下另一家‘盾牌健身俱乐部’的负责人。难道你不觉得他的身材其实超棒吗?”

巴恩斯面无表情地转过头,眉头倒是挑了挑,面瘫的脸上表现出一丝兴趣。漂亮的女孩狡黠地笑了,朝他比了下大拇指。

“你知道那家‘盾牌俱乐部’超级火的招牌广告吧。就是那张地下室里的昏黄的日光灯光下,一个男人穿着白背心,只露出个背影的海报。不知道有多少男男女女都为他那身漂亮至极的肌肉尖叫过,却从来没人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要我说,我觉得那个男人,就是我们亲爱的罗杰斯主厨!”

旺达朝巴恩斯促狭地挤了挤眼睛,兴高采烈地下了结论。

巴恩斯僵硬着脸,刚扭回头就闻到了一阵浓浓的焦味。他看都懒得看一眼,拿起一旁的牛奶就往锅里倒。

妈的刺激太大,你得让我先缓缓。

他机械地挥了两下铲子,没想到手一抖,一下子把好几块完整的马铃薯片切成了两段。盯着面前散成一团还有点焦黑的马铃薯片,他眼睛有点发直。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他在内心咆哮着,某些不可言说的回忆却开始不受控制地往大脑里奔涌。

肌肉发达的上身,白色衣服勾勒出来的紧致曲线,和顺着人鱼线蜿蜒而下的汗水。男人的侧脸隐藏在黑暗里,完美分明的轮廓充满诱惑而又异常熟悉......

停停停!

一旁的旺达完全没有从他的面瘫脸上感觉到什么异常,她一边八卦着他们的上司,一边也没忘记把椒盐和胡椒粉递给巴恩斯。

“其实我觉得吧,主厨的照片比海德拉集团‘寒冬俱乐部’的那张好多了。虽然我承认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身材辣到没话说,也确实有一双冷峻至极又令人心动的眼睛,不过他也太冷了些,总给人一种随时都想跳起来将摄像师一刀封喉的感觉。”

巴恩斯这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谁。他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他咳嗽了两声试图转移话题。

“行了,我看这锅马铃薯也没什么希望了。你要是想去看热闹,可以现在去大堂。反正这里也没什么需要忙的。”

“哎?巴恩斯先生,你确定吗?”

“我确定。”

其实对于海德拉特战队里那个谜一样的“冬兵后援会”,巴恩斯表示他一直都是拒绝的。奈何连身为特战队队长的朗姆洛都一天到晚不务正业,反而兴致勃勃地去兼任什么狗屁后援会会长,他还能拿其他海德拉的特战队员怎么办?

一想到这,他就一股怨念之气直冲脑门。

想他作为海德拉最珍贵的底牌——冬兵,日常生活居然是被一帮大男人围着打光抹粉修眉照相,要不是他还勉强撑着身为资产的万年寒冰脸,他早就被扒了特战服换上风衣细腿牛仔裤去走秀了好吗?!

想起队里那帮混蛋战战兢兢却两眼发亮的饿狼模样,巴恩斯忍不住一阵无语。

看着蹦蹦跳跳离开的小女孩,巴恩斯低头看了眼已经冒出浓浓焦味的马铃薯块,有些挫败地摇了摇头。听到外面人群嘈杂涌入的声音,他不禁瘪了瘪嘴。

嗯,果然一切都是朗姆洛的错。

巴恩斯理所应当地点了点头,摸了下下巴。

没错,一切都是朗姆洛的错!买的牛奶不好喝是他的错,沙漠之鹰的枪管没润滑是他的错,逼他拍健身俱乐部广告也是他的错。至于没事儿不好好待着,非来趁他卧底时来他打工的这个餐厅吃饭导致他做不成焗马铃薯博取不了史蒂夫的欢心就更是他的错了!

巴恩斯点了点头,成功的用奇怪的逻辑说服了自己,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思维里好像混杂了一些不太对头的东西。看着锅里表层已经焦黑的马铃薯块,他端起锅子三下五除二把残余的土豆装到了空盘子里,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主意。迅速而无声地划入后厨的准备间,他的动作轻巧得好像一只敏捷的猎豹。那里一般会放着好几件服务员的制服,巴恩斯抬头看着面前的西装制服,心念几转。

朗姆洛啊朗姆洛,今晚月色不错,来点惊喜也不错嘛。

伸手披上黑色的西装制服,整了整脖子上的领结,巴恩斯回头看了眼镜子里自己的脸,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的手腕一抖,袖口轻轻巧巧地就滑出了一把精巧锋利的蝴蝶刺。锋利的刀刃闪现出刀光,在一向被餐厅众人认为笨拙到可怜的手指上灵活地翻转着。巴恩斯一把握紧了手中小巧的杀器,顺手别到了西装裤的后腰上。

伸手抹了把脸,好像按下了什么开关似的,巴恩斯把笑意从脸上完全抹掉了,只剩下如机器人般面无表情的冰冷,只有眼底那一丝不怀好意的笑意出卖了他完美的伪装。

拉紧衣领,巴恩斯对着镜子转了转脖子,目光突然一凝。就在一瞬间里,纯粹而刺骨的冰雪好像裹挟着来自西伯利亚的寒风,笼罩住他灰绿色的瞳孔,眼角细密深邃的纹路如同深冬里最坚硬的冰凌,让人凛然生寒。

冬兵重临。

好戏开场。


评论(6)

热度(66)

  1. 存文小仓库婠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