婠歌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
因为喜欢他,世界都好像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啊。





哦,不对。
因为他就是我的小太阳嘛!

[盾冬]美食奇缘(7)

厨房小弟冬暗恋西点大厨盾的故事。

手机端不能放链接,前文请戳作者专栏。

还有人记得这一篇吗?明天手机要交公,趁今晚赶完这一章。很久很久以前留下的万圣节特典下半段,今天补齐(填旧坑攒人品👍👍👍)

————————————————————————
凌晨两点,“腹愁者餐厅”终于收工了。

关上大门送走最后一个客人,略显疲倦的众人呼出了一口气,然后爆发出一阵欢呼。

“快点,万圣节Party可以开始了!”

“来来来,萨姆拿苹果酒来!我要和你大战三百轮!”

“来就来,克林特我还怕你么?巴恩斯你也来啊。”

“哎呀,主厨答应好的甜点呢,怎么还没来啊?”

“好了旺达,你就等等吧。”

“哥,我这不是想吃夜宵嘛。”

“说得好像我不想一样。”

“对啊,史蒂夫怎么这么慢,我都快饿死了。死鸟,你快去厨房催催他!等等萨姆,给我来杯伏特加,唔......给詹姆斯也来一杯!”

“我不会喝酒。”

“得了吧詹姆斯,你就别装了。说假话喝十杯!”

“娜塔莎,你不应该这样欺负巴恩斯。”

“我欺负他?才怪咧......”

“甜点来咯!”

这时,餐厅里所有的窗帘都被放了下来,屋里一片昏暗,每一桌上却都摆着精致的烛台。房间里到处点着不同颜色的香薰蜡烛,空气里弥散着万圣节特有的清甜苹果香。

在这样的一片温暖的淡黄色橘光,两个推着餐车走来的男人在一群饿死鬼面前简直就像天使下凡。

摇曳的烛光下,银制的餐具里摆满了诱人的甜点。沾满杏仁片焦糖苹果,雪白的棉花糖蛋糕,金黄酥脆的苹果派,点缀着巧克力酱的奶油三角派,更别说还有大盘的边角略带焦黄的南瓜馅饼和满满一盆散发着奶油味的爆玉米花......

所有人都顿在了原地,脑中同时蹦出了一个念头。

这里是天堂吗?

下一秒,被香气勾得咕咕响的肚子让所有人都回过神来。娜塔莎眯紧了双眼,克林特猛地咽了一口口水,双生兄妹的眼睛里同时冒出了同款饿鬼似的绿光。萨姆微笑着拧了拧手腕,巴恩斯则不动声色地扫了眼面带灿烂微笑的金发男人,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怎么了,你们怎么都愣在这儿?”金发主厨疑惑地挠了挠头上的短发,不明所以地发问。

他的话语就好像一声号角,拉开了战争的序幕。

食物争夺赛,开始!

“死鸟,别拉我!詹姆斯放开我的三角派!”

“娜塔莎你给我克制!不如我们先放下刀再谈......”

“有趣,死鸟你竟然也会怕一把餐刀?”

“...有本事你就别拿着它对着我脸瞎比划!”

Round One,娜塔莎对克林特。娜塔莎,胜。

巴恩斯懒得理会后面那对活宝的厮杀,毫不留情一把剥开面前挡路的克林特。他的步伐杀伐果决,他的表情严肃的活像正在奔赴战场的煞神。旺达和皮特罗都被他的气势镇住了,手上伸向苹果派的动作都不禁慢了下来。

萨姆见大事不妙,赶忙去拿金发主厨面前那块烤的最好的苹果派。巴恩斯一只手钳住了他的手腕,另一只快准狠地抓起苹果派,一把塞进了嘴里。他转过身,背对着高大的金发男人,眉毛轻微朝目瞪口呆的萨姆一挑,挑衅之意十足。

Round Two,萨姆对巴恩斯。巴恩斯,胜。

双生兄妹中的女孩先一步反应了过来,她企图猛地朝前扑了过去,却在半途中完美地被和她有着心灵感应的哥哥抱住了腰。她气哼哼地抱怨着,纤细的身子张牙舞爪地试图朝前扑去。

高个的银发男孩得意地在她面前单手撕下一大块南瓜馅饼,烘烤而出的馥郁香气带着南瓜独有的香甜。他还特意在横眉倒竖的妹妹面前晃了晃,炫耀似的扬起头,把一整块热气腾腾的馅饼都放到了嘴里。

Round Three,皮特罗对旺达。皮特罗,胜。

“呼呼...好烫!不过真香。可惜啊旺达,你没抢到最好的那块。”

“烫死你得了!罗杰斯先生你看他欺负我~”

“哟,还学会告状了?好啦好啦,这块给你。张嘴,啊~看上面的芝士烤得多好,好吃吧?”

“哼,算你有点良心......啧啧,芝士边真香。罗杰斯主厨好棒!”

金发的主厨无奈地看着眼前闹作一团的旺达和皮特罗,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转过头,他又看到了正拿着餐刀围在桌子边团团转的娜塔莎和克林特,表情变得更加无奈。他的目光最后落在了萨姆和他面前正在和他比拼“谁能一口塞下更多块奶油三角派”的巴恩斯身上,终于认命地摇了摇头。

“其实真的不用抢啊,我都做够每个人份的。”

萨姆满嘴都是奶油,含含糊糊地说道:“主厨你太小看自己了.....唔,巴恩斯给我留一块椰奶泡芙。”

然而巴恩斯并没有时间理他。他正拿着最后一块苹果派放进嘴里。顿时间,香甜的蜜糖从酥脆的外皮里溢出。满满的苹果块裹在浓稠的糖浆里,苹果的味道清爽,焦糖包裹的部分酥脆可口。即使在最严格的美食评论家眼里,这也是一道堪称完美的甜点。可这不是他感受到的全部。

这种莫名的熟悉感......

巴恩斯皱了皱眉头,苹果的清甜在齿间弥漫,带着渺远而熟悉的气息。散碎画面在他的脑海中飞掠而过。他努力想要去捕捉,却只能抓住零星的碎片。

盛夏午后的浓荫,阳光下灿烂的金。瘦小的身躯,温柔的眼睛。还有眉眼间如晴空般温暖的笑意。

那是谁,那是谁?

剧烈的疼痛自脑海深处泛滥而出,巴恩斯猛地捂住了右眼,肩膀隐忍地颤抖。冰冷,残酷,不留余地的疼痛冲刷过他的大脑,太阳穴跳动着抽痛,好像无尽的寒风扑面而来。

突如其来的眩晕让他甚至没办法握住手上的苹果派,艰难地弯下腰,他手中的甜点掉在了地上。明明是很细小的声音却瞬间吸引住了金发主厨的注意。

“巴基,你怎么了?”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暖的热源在靠近。肩膀覆上一只有力的手,巴恩斯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气流在身体里流转。他渐渐平静了下来。

“詹姆斯,你没事吧?”娜塔莎担忧的声音在另一侧响起,手掌覆上了他的额顶。之前还在笑闹的众人纷纷担心地围了过来,旺达疑惑地撅着嘴巴,萨姆也满脸忧心。

巴恩斯抬起眼睛,平静地摇摇头。

“只是突然有点晕。”他直起身体,摆脱了身边金发男人的支持,“想出去吹吹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强压下心中的疑惑,他撑着一张面瘫脸朝所有人点头示意自己没事。径直在金发男人忧心忡忡的目光里走了出去,巴恩斯顺手拿了桌上的一瓶苹果酒,顺着楼梯上了天台。

扬起头,夜空是玫瑰色的,在深蓝的底色上,到处都是晶莹的星星。微凉的晚风吹过,吹向天际糖花蛋糕般的云。坐在宽阔的露台边,看着风轻轻拂过绛色玫瑰花丛,巴恩斯的心情变得非常宁静。闭上眼睛,耳朵里尽是风吹花海的声音。鼻尖掠过馥郁的甜香,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星空和晚风,是他最喜欢的东西。

身后有人靠近的脚步声,他没有回头。

“我小的时候,曾经非常讨厌夜晚。”温和低沉的男声在身后响起,金发的男人微笑着坐到了他的身边,“因为我总觉得夜晚是黑的,是冷的,是漫长未知的。那时候我的父亲刚刚过世,妈妈养家很不容易。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她总是很累了,所以即使我很害怕,我也没有向任何人抱怨过。”

他的声音是平静的,音调柔和而眷恋。就好像旧日里泛黄的画片一张张在眼前放过。巴恩斯忍不住认真倾听着,在那些不属于他自己的记忆里,他感到了一丝慰藉。

“你相信吗,我小时候其实很瘦小的,和现在完全不一样。”金发的男人笑着看向巴恩斯,湛蓝的眼眸里带着淡淡的怀念,“要不是遇见了一个人,现在的我,恐怕还是那个被人在小巷里欺负得头破血流的小矮子吧。”

什么?

巴恩斯的动作顿住了。突然间,一副无比清晰的画面闯入了他的脑海。

后街的小巷里,午后的阳光炽热。棕发的男孩愤怒地挡在了身后伤痕累累的金发小个子前。他挥舞着自己还不算有力的拳头,大声朝着对面成群结队的男孩们吼着什么。他的身躯还带着少年的单薄,但他挡在金发男孩身前的决心却那么坚决。

这不是他的记忆,巴恩斯清楚地知道,这不应该是。他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编号084,Hydra福利院的孤儿。他没有童年,他的童年就是训练。他也没有玩伴,他的伙伴就是他的暗杀搭档。可是那个画面里,每一个细节都那么清晰,他的记忆出现了堪称可怕的偏差,在他一无所知的时候。

“你很喜欢他?”巴恩斯试探着问道。

他必须和托尼·斯塔克好好谈谈了。他不知道他到底和Hydra进行了怎样的协商才让他来到史蒂夫·罗杰斯身边当卧底,可现在看来他绝对不怀好意。

金发的高个子挠挠脑袋,笑容变得有些羞涩:“那当然,他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在,夜晚就不再可怕。我发烧时,他会给我拿水找药;我受凉时,他会给我拥抱温暖;我哮喘发作时,即使什么也做不了,他也会陪在我的身边。我曾经以为,失去他的我什么都不是。”

他的眼睛在夜色里也闪耀着明亮的光,巴恩斯转过头,只看到温柔和自豪洋溢在他的眉眼间,“他是我见过最好的人,没有人会不喜欢他。”

巴恩斯静静地看着他。夜色已深,路边的霓虹灯映出五光十色。天上的繁星闪耀,金发男人的脸也仿佛在发光。

他低下头,露出一个弧度浅到近乎看不见的笑容。

“能被你喜欢,他很幸运。”巴恩斯低声说道,“大概,他也很喜欢你吧。”

金发男人没有听清他说什么,他疑惑地偏过头,看着巴恩斯灰绿中带着浅蓝的眼睛。

“我是说,我很羡慕你。”

金发男人笑出了声:“你也可以拥有的,巴基。我,还有娜塔莎他们,我们都是你的朋友。每个人都有被珍视的权利。”

他伸手在口袋中摸了摸,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彩蛋递给巴恩斯:“给你的礼物。”他仍然是微笑着的,一如往日的温柔宽容。但他的动作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坚决。拉过巴恩斯的手,金发男人直接把礼物塞到他的掌心,“不许不收。”

等等,伙计你人设是不是崩了?

巴恩斯惊讶地眨眨眼,感觉自己的面瘫脸快绷不住了。

虽说大晚上两个男人一起看星星看月亮聊回忆聊人生大道理总会让人觉得有哪里不对的,但这并不足以立刻让巴恩斯意识到这一幕有多么像俗套的言情小说......

但大兄弟,你这么随便地拿个礼物出来就不大好了吧?这样你让我还怎么继续骗自己咱们这不是在演美国爱情故事呢?

巴恩斯内心的吐槽都要爆炸了,然而久经磨练的脸皮和演技勉强支撑了他面无表情的表演。

“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他的语调非常平静而富有教科书级别的礼貌。说完,他就低下头一脸认真地研究着那个彩蛋。在他的余光里,金发男人嘴角的笑容非常明显僵了一下,然而巴恩斯并不决定对此表示任何歉意。

蛋确实是个好蛋,图案也确实是个好图案。看得出来,作画的人画工不错,画得也很用心。巴恩斯近乎有些惊奇,他从未想到一家星级餐厅的大厨也能有这样好的画工。打开彩蛋,里面是个军装小熊挂饰。小熊戴着黑色的眼罩,抱在大大的蜂蜜罐上,歪着头的面无表情却可爱非常。总体而言这是一件黏土的,自制的,手工非常精美的小礼物。

金发男人不知不觉挪得更近。深冬的夜色里,有一阵令人眷恋的温暖袭来。巴恩斯的动作顿时有些不自在。凑近的那张脸简直该死的好看,眼睛很难从那双深邃的眼眸中移开,而这也让他的脸莫名其妙地有些发烫。巴恩斯不由地庆幸这是在夜里,要不然冬兵的一世英名就要折在一个男人的美色上了。

“喜欢吗?”

......怎么突然更像霸道总裁文了?

巴恩斯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于是他决定维持自己原有人设——沉默是金。

缓慢地点点头,他努力维持着一个交流障碍的半自闭症患者的修养,从喉咙里挤出一句断断续续的话。

“主厨,你给...每个人...都准备了礼物吗?”

“塔莎的是一条丝巾,萨姆是一张有洋基队签名的明信片,克林特是木制小弓,旺达和皮特罗是一对中国瓷娃娃......总之都是他们喜欢的东西。唯独就是你,巴基,我不知道你到底喜欢什么,所以就只好自作主张了。”

“我很高兴你喜欢这个礼物。”

金发男人抬起眼睛笑得灿烂,巴恩斯的心里一时却不知是庆幸还是失落。

原来他真的只是一个普通朋友。

史蒂夫·罗杰斯是一个很好的人,热情、善良、包容、彬彬有礼......全天下美好的词都可以套在他的身上。他对待朋友的方式好到会让人误会,可这并不是他的错。巴恩斯承认自己确实是有点喜欢他,但世界上喜欢他的人恐怕都没法数得过来吧。

“谢谢你。”

他最后只能这么僵硬地回答。站起身,他朝有些疑惑的金发男人点点头,然后朝露台的门走去。他现在的心情就像个刚刚得知自己失恋的初中小姑娘,而他绝不会让这种不该存在的矫情心态多影响自己一秒。

所以他现在没办法待在史蒂夫·罗杰斯身边。

他感觉到了身后人一直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可他错过了对方被夜风刮走的低语。

“......巴基,只有你的礼物我是亲手做的呢。虽然整整做了两天,不过很值得。”

“我很高兴你喜欢它。”

万圣节的南瓜灯在露台上,散发出橘色的光芒。玫瑰色的天空下,那个匆匆走向门的背影仿佛凝聚了漫天的星光。他的身影湮没在门后,于是光彩逐渐消逝,每一道光都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他,夜色重又深沉宁静。

“什么时候,你才能回到我身边呢?”

“无论多久,我等你回来。”

————————————————

它在我的首页消失了。。。我自己看不到。。。

最近的Lof有点迷😒😒😒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