婠歌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
因为喜欢他,世界都好像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啊。





哦,不对。
因为他就是我的小太阳嘛!

【尤勇】繁花(PWP短篇一发完)

晚晚:

手写稿,短到心塞,大概是传说中的文艺车?


 


这就是我的车,给你们看看@梓煜-Idiot @bayoo @泠陈 ,姑娘们我尽力了(泪流满面)


 


好久没有不放飞自我的写文了,为了证明我也曾是读过书的,我搞出了这么个玩意儿。。。用性冷淡风开车什么的。。。好吧我就是个文盲,看看我写出来的东西!!!!


 


我已经老了,开不动了,如果大家一起被带沟里了那就不是我的错了。。。


 


本次挑战内容(全是我不擅长的):暗喻、象征、隐晦的性描写,宗教暗示


 


文风模仿:玛格丽特《情人》,带*处为化用


 


雷点闪避:野战,OOC,意识流


 


不要理我,我已经是个废人了


————————————————————————————————————


天是蓝的。


 


眼前,是一朵玫瑰花蕾。


 


收拢的花瓣掩藏在层叠的绿叶下,幼嫩的花骨朵泛出浅红色的光晕。瓣口敛合,勾勒出脆弱精致的弧度,如上帝随意而完美地一笔。


 


勇利躺在地上,睁着双眼,望着天空。


 


馥郁的花香萦绕在鼻间,玫瑰花的阴影落在他的脸上。大片大片的花海在他的周身泛滥,风过处,是涌动的红,灿烂的金。


 


滚动的土砾、细碎的石子摩挲着背后的肌肤,身体仿佛和大地融为一体。粗粝,疼痛。


 


眯起眼,勇利伸出手,看着指缝间漏下的阳光。


 


喘息,汗滴。


 


咸涩的水珠渗入大地,黏腻的液体从肢体交缠处滚落。


 


阳光很近,阳光很远。


 


花蕾展开了她的花苞,在微风里摇曳。浅色的红晕染加深,花瓣在低吟着无人能懂的密语。


 


天堂的伊甸里是否会有这样的花?


 


勇利想。


 


那地狱的熔岩边呢?


 


他看不清天空。阳光的照射使自然的光泽失去了光彩。他记不清白昼应有的景象,他只能看见花的阴影。无边无际,交叉错杂而又平行而生的阴影,一如贝露丹迪*手中的丝线,缠绕不清。蓝色在天际的尽头,他努力睁大眼睛。世界的天穹在浓云迷雾之后*,仿佛若有光。


 


依然是红。


 


红是欲望,红是妄想,红是人间的万千色相。


 


他有些混乱。他无比清醒。


 


那些未曾宣之于口的,模糊的,隐晦的,隐藏在重重花影之下的情感,他全都一清二楚。它们一直在那儿,涌动在他的血管中,涌动在他的肌肤下,它们深埋在心脏深处的瓣膜里,预备着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将他侵吞殆尽。它们让他执着于渴求温暖,执着于追逐阳光,哪怕蜡的翅膀会因此融化,也在所不惜。


 


他舍不得眨眼,花是那么美啊。他从来无法抗拒。如堕深渊,无可救药。


 


偏过头,眼角有水珠滚落。


 


空气是香的,空气是蓝色的,空气可以被捧在手心里。


 


空气里有细碎的金。


 


灵魂仿佛蒸腾而起,脱离了沉重的肉体。勇利突然看到,阳光里那个背对着他的背影,修长挺拔。如炽天使站在圣坛,手划十字,心口合一。他看不清他的脸。玫瑰花海簇拥在他的身边,手指上的圆环闪闪发光。他被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风是凉的,唇是凉的,舌尖掠过的痕迹是凉的


 


隐秘的风暴在风里肆虐了起来,花在风中凋零。仿佛鲜血汩汩冒出,祭品的血染红了繁复美艳的花瓣。


 


他让天使坠入了地狱。


 


灵魂被强牵着回归肉体。躯体的本能在控制着他的动作,深重的渴望从四肢百骸涌来,他成了原始神秘欲望的俘虏。他的胸膛里涌动着渴求,渴求着渴求。心甘情愿献祭出自己的全部,皮肉是土壤,骨骼是养料,血液是花瓣上摇曳的液滴。他给了他所有的全部,可花是那么贪婪,总是渴求着更多。他只有灵魂是自己的,花要他的灵魂。


 


他看着它摆弄他,他看着它处置他*。每一次,都用超越着期望的方式。


 


给我,请全部给我。


 


他闭上了眼。他感到花的呼吸扑在脸上,他呼吸着它呼出的芬芳。时间、生命都变得虚无,躯体的界限愈加模糊。


 


眼前,是一朵玫瑰花。


 


从幼嫩的花骨朵,带着纤细的花茎在风中摇曳。花瓣渐渐张开,耀眼的红在每一片花瓣上泛滥,直至繁复的花瓣层层叠叠地展开。勇利静静地看着它生长,瞬息之间,它已变得美艳无双。荆棘遍布着它的枝茎,它的盛放惊艳众生。


 


被吸引,被迷惑,被引诱,直至沉沦。


 


铺天盖地的浪潮涌来,将他的灵魂一并囚禁。无尽的热力如枷如锁。翻涌的热流中他在逐渐攀升,风暴蹂躏着花枝,在细雨中沉沦。一切都不受控制了,它们肆意地朝着丧命的欢闹伸展,无休无止。


 


风暴渐止,勇利睁开眼。


 


浅绿色的湖泊边,有盛放的花。


 


再来一次,好不好?


 


轻柔的吐息落在耳边,那是花的引诱。


 


他没有理由说不。


 


 


 


 


 


 


 


 


 


 


 


 


 


 


 


 


 


 


 


 


 


 


 


 


 


 


 


因为这是他的梦境。


 


他无所畏惧。


 


 


 


————————————————————————————


*贝露丹迪,传说中的命运三女神之一


圣经部分,取材自《旧约》,涉及的篇章比较杂不再细说。


感谢能看到这里的菇凉(这次的感谢非常真诚),如果你忍着吐槽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来这是车。。。那就把这当作勇利小天使在花丛里玩耍好了,摊手。


当然还有个简单粗暴的破解这篇文艺拖拉机的方法:尤里=花,所有描写花的都是在写尤里


如果你还有耐心的话,欢迎回头重看一遍哦(到底有谁会看啊。。。),可能会有不一样的体验


 


 


 


 


 


 

评论

热度(46)

  1. 婠歌晚晚 转载了此文字
  2. 维勇Yuri晚晚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是搬运工!!喜欢这篇文章的请关注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