婠歌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
因为喜欢他,世界都好像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啊。





哦,不对。
因为他就是我的小太阳嘛!

[芽詹]我最好朋友的生日礼物

送给亲爱的阿奕 @努力挤进百分之五点一二

写给她的生贺,谢谢她包容高三这一年神出鬼没、脾气鬼畜的我,也祝她生日快乐~

好久没写盾冬了,手速复健中。也送给一直等我这么久的姑娘们,谢谢你们。

————————————————————————
01

巴基抱着手,微笑着看着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球的金发小个子。

“伙计,我很感激你对我被子的赞美。”巴基咧了下嘴,看着被子里探出的那双闪闪发亮的蓝眼睛,“但可否容我提醒你一下,这可是——我的床!”

他对第一百零一次自动霸占他床的小混蛋表示无可奈何。

史蒂夫从被子里钻出个头,“但是,巴克你知道,我在你这儿总是睡得特别好......我总感觉你的被子有种很好闻的味道!”

他讨好地笑笑,一笑却牵动了脸上的伤口,痛得他顿时呲牙咧嘴。

“得了吧罗杰斯,你不就不想让你妈妈看见你脸上的伤么!”巴基仰天翻了个白眼,把史蒂夫藏起来的另一边脸掰了过来,“你每次说谎都太明显了,我倒是很想相信,但能不能麻烦你下次提升一下自己的说谎水平?”

史蒂夫讪讪地摸了摸鼻子,不再掩藏了。巴基无比熟练地走到柜子边摸出伤药,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遮什么遮,给我看看!”巴基一把把试图缩回被子里的小个子提溜了出来。史蒂夫身体瘦瘦小小的,脸也小,白生生的脸上晕开了一大片青肿,暗青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见。

史蒂夫试图挣扎了一下,巴基一把按住了他乱动的小爪子。史蒂夫看着自家好友正在攀升的怒气,明智地闭上了嘴。

“谁他妈又找你麻烦了?”巴基拧开药瓶,面无表情地低着头摆弄着药棉。

“我只是自己摔了......”史蒂夫试图安抚他。

“去他妈自己摔的!你眼神就这么好,非得让自己的脸往地上摔?”巴基把他扯到自己身边,猛地把药往对方脸上一按。史蒂夫疼得差点跳起来,却讷讷不敢作声。

他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仿佛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巴基看着对面实行非暴力不合作的金发小子,也不知该气还是该心疼。

“你又背着我一个人打架,好了,现在知道疼了吧?”

“我知道你不会告诉我是谁。但你下次去的时候,至少让我和你一起。”

他的口气稍微软了一些,又把药棉按在了伤口上,这一回力道温柔了很多。

史蒂夫眨眨眼睛,满眼都是期待,“所以,我今晚可以呆在这儿了?”

“混蛋,你有给我说不的权力吗?”

巴基专注于手上的动作,让淤血逐渐在掌下化开。他尽量让自己不要去看对面正绽开纯粹笑意的湛蓝眼珠,试图让自己别那么快心软。

“你和你妈妈说了吗?”

“我已经拜托巴恩斯夫人给她捎话了。”

史蒂夫往巴基身边靠了靠,现在他们完全贴在一起了。巴基身上总是带着一股温暖而好闻的味道,像阳光下的青草。吸吸鼻子,史蒂夫把头转向他棕发的好友。

“你看我干嘛?困了就早点睡。”巴基被他灼灼的目光盯得有点不自在。

史蒂夫没有说话,只是笑着冲他眨眨眼。小小的蝴蝶在巴基面前翻飞,胸腔中某个地方逐渐柔软陷落。

“晚安,巴克。”

金发的小个子翻了个身,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做个好梦。”

“你也是。”

02

巴基近来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

看到日历的时候,他终于想起来了。

“上帝啊,今天居然已经是六月末了!”他躁狂地在屋子里团团转,仿佛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瑞贝卡坐在沙发上看着满屋子乱转的哥哥,叹了口气。

“詹米,你现在准备礼物也不迟啊。”

“但我没时间攒礼物的钱啊!”詹姆斯·花钱如流水·布坎南·没有余钱·巴恩斯完全没有被安抚到。

瑞贝卡摊开手,“谁说送礼一定要很多钱的?重要的是你的心意。”

“这话说的轻巧,没钱的时候挑礼物不是更难?”

“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干脆送一幅画给他吧。”瑞贝卡走到巴基身边,拍拍他肩膀,“你看史蒂夫画了多少画给你,你不应该亲手报答他一下吗?”

巴基用一种“你仿佛是疯了”的表情看了她一眼。

“别闹,我?画画?”他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瞪大了灰绿色的眼睛,“开玩笑,我连鸭子的头和屁股都不会画!你见过罗杰斯的画吧,就他那水平我还送画给他,我有病吧我!”

瑞贝卡很认真地思索了一下,“我觉得以史蒂夫的性格,他可能会对你的努力很感动?”

“没准你还能给他个惊喜!”

她望着她哥哥那双和她一样的灰绿色眼睛,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

“见鬼,我居然觉得你说的还有点道理。”巴基率先移开了眼睛,满脸都是烦躁。

“......贝卡你觉得什么画可以速成?”过了一会儿,他有点犹豫地问道。

瑞贝卡被他难住了,“儿童简笔画?”

“什么玩意儿?那我不如画个连环画给他!”巴基白眼都快翻到头壳里了。

““这个好!””瑞贝卡居然很认真地拍手赞同,“反正你这么擅长说故事,画个剧情好看的连环画应该难不住你。没准史蒂夫还会看在故事的份上放过你糟心的画技呢......”

“你说谁画技糟心?”巴基暗暗呲了呲牙。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瑞贝卡笑着躲开了巴基飞过来的橡皮,飞快地逃回了卧室。巴基懒得去抓她,坐在沙发上支起下巴,另一只手指尖敲打着桌子。

过了好久,棕发的男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就这么办吧。

03

史蒂夫最近老找不见自己的好友。

巴基好像每天都致力于扮演一个神出鬼没的幽灵。

学校里的坏学生最近也很少来找他麻烦。史蒂夫看见他们好几天都顶着一张满是青肿的脸走在学校里,见到他就一脸惊恐万状。他知道这是巴基的功劳,他很无奈,但又有点雀跃。

巴基总喜欢操心过度,好像一阵风就会把他吹跑一样,巴基总是牢牢地看着他。

时间一天天过去,国庆节就快到了。

街上和学校到处挂起了星条旗,女孩们换上了最好看的衣服,学校里开始举行巡游和狂欢。人潮涌动间,史蒂夫到处都找不到那个棕色头发的熟悉身影,他不禁有点着急。

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史蒂夫猛地回过头,嘴唇上滑过一个光滑柔软的东西。

——巴基的脸庞。

史蒂夫的心脏仿佛跳漏了一拍。

巴基歪歪脑袋,用手随意地抹抹脸颊,“罗杰斯你口水沾我脸上了。”

“...那你要我帮你擦吗?”

史蒂夫干巴巴地问道。

巴基看了他一眼,挑了挑眉。

“我又不是被你偷亲的小姑娘,你觉得我会脸红?史蒂夫你的感情经历,恕我直言,真是无比纯洁啊。”

“...我没有。”史蒂夫红着脸硬撑。

“算了,不说这个了。”

巴基摇了摇头,从书包里抽出本小小的笔记本。他迅速塞到对方怀里。

“这个给你,生日礼物。”

史蒂夫恍然大悟。

“原来你最近不见人,是因为这个!”

他惊喜地翻开笔记本,然而映入眼帘的第一张画,就让他的表情僵住了。

“这是什么...鸭子屁股吗?”

“你滚,这明明是鸭子的头!”巴基的脸也红了,他试图伸手去抢回笔记本,却被史蒂夫一弯腰闪开了。

“哪有送了人还要回去的道理?”史蒂夫满脸义正言辞,试图忍住自己的笑意,“我还想回家慢慢欣赏呢。”

欣赏个鬼!明明是嘲笑!

巴基锲而不舍地继续去抢,然而史蒂夫却超常发挥,一溜烟跑远了。

“我会好好欣赏的!”

远处还传来某个金发小混蛋嘚瑟的声音,巴基气得狠狠一锤大腿。

这回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04

巴基觉得自己不能和史蒂夫一般计较。

男孩子,心胸要宽广一点。

他回家的一路上反复给自己做心理预设,决定明天一定要好好和史蒂夫说生日快乐。

结果他一打开门,就看到坐在沙发上,捧着笔记本看得津津有味的金发男孩。

旁边坐着瑞贝卡。

“史蒂夫你看,鸭子的脚掌竟然有五个岔!”

“哈哈,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五个岔的鸭蹼呢。”

“还有这里这里,这旁边还有一行小小的鬼画符一样的字耶!天啊,詹米最后这画的...这个头上有座山的鸭子好可怜啊。”

“那明明是王冠,王冠!”

巴基终于忍不住了。

“还有,那根本就不是鸭子!你们这眼睛,是长来当摆设的吗?”

史蒂夫和瑞贝卡面面相觑。

史蒂夫犹豫地开口,“这...难道是火鸡?”

瑞贝卡在一旁猛点头。

“...这不会是鸵鸟吧?”

巴基快被他气疯了。

“去你的火鸡和鸵鸟!这是天鹅,天鹅!”

史蒂夫的下巴掉了。

瑞贝卡尴尬地笑了两声。

“...哇喔,好惊喜。”史蒂夫干巴巴地赞美道。

你看起来一点都没有惊喜的意思好吗?

巴基很生气,很愤怒,很想砸东西。

他觉得自己的画技明明,没有这么差来着......

瑞贝卡讨好地朝自家怒发冲冠的哥哥笑了笑,“詹米,你可以下次再努力嘛。至少,史蒂夫确实很喜欢这份礼物。”

史蒂夫在一旁猛点头。

巴基冷笑一声。

“哼,他敢不喜欢?”

史蒂夫在一旁猛摇头。

巴基勉强满意地点点头。

他确实生气,但就算是再生气,他还是决定原谅他愚蠢的好友和妹妹。

——谁叫他们蠢呢←_←

巴恩斯少爷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全天下最宽容的人。

史蒂夫笑着上来拉他,和他说起今天在学校遇到的趣事。

他们简直只用了一秒就完成了从冷战到Best friends的转变。

瑞贝卡看了眼重新气定神闲开始吃水果的哥哥,和他身边滔滔不绝眼睛明亮的史蒂夫,突然不知为什么觉得眼睛有点疼。

——肯定是今天太阳太大了。

05

傍晚的时候,巴恩斯夫人给史蒂夫准备了一个生日蛋糕。

史蒂夫惊喜地吹灭了蜡烛,捧着对他来说有些过多的巧克力蛋糕不知所措。

巴基毫不客气分担了帮他消灭蛋糕的任务。

结果他们都吃的太饱了。爬上天台,他们并排躺在地上摸着圆滚滚的肚子,等着国庆焰火。

史蒂夫微微偏过头,偷偷去看身边人的脸。

他的眉目湮没在夜色中,侧脸的轮廓却很清晰。还带着青涩的稚气轮廓,有着精致的弧度。

上帝造人的时候大约是很不公平的,不然怎么会把这么多美好的东西都汇集在一个人身上?

巴基突然偏过头来,直直就撞到了史蒂夫湛蓝的眼底。

那里有那么多他未曾注意的东西,那些满足的,温柔的,眷恋的和.....明亮如星辰的东西。

人们一般把这些东西,统称为爱情。

他愣住了。

史蒂夫也愣住了。但他没有避开自己的眼睛,反而更加坚定地望了回去。

巴基突然笑了。

他从小声的笑逐渐变大,身体不断颤抖着,最后竟变成躺在地上笑得不能自己。

史蒂夫看着眼前笑得眼角冒花的好友,有些不知所措。

“我总喜欢说,史蒂夫你真傻。简直就是天底下头一号大傻瓜。”

巴基抬手抹去了眼角迸出的泪花。

“其实我才是真傻,我居然什么都没有看出来。也是,能和傻子做朋友的人,怎么能不傻呢?”

他突然停下了他的笑,偏头看向史蒂夫,眉目弯成了一个动人的弧度。

“史蒂夫,我知道你和瑞贝卡光顾着笑,可你知道最后那页除了天鹅,我还写了什么吗?”

他笑得促狭,灰绿色的眼眸闪烁在黑夜中,明媚得好像春日里第一抹明媚的春光。

那些微小的,潜藏在铅笔画出的阴影中的字,一瞬间变得那么清晰。

史蒂夫的心跳骤然加快了,过强的喜悦仿佛带来了一股晕眩感,从大脑一路蔓延到了心脏深处。他分不清耳中听到的震耳欲聋的心跳是谁的。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他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冲下了楼。

巴基看着他狼狈而匆忙的背影,又一次笑倒在了地上。

身后传来焰火划破天空的声音,明亮的焰火一瞬间点亮了夜空,仿佛万朵鲜花盛放。

他听到了身后“笃笃”的脚步声。

“...sunt cu tine până la capăt de linie.*”巴基没有转头,只是轻声念了出来。

史蒂夫站住了,轻声说道,“...Cus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史蒂夫,这才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

“我就笃定你们只能看到那只傻了吧唧的天鹅,果然还是我聪明一点。”

“不过我要是不说,你恐怕就永远不知道了。”

如果这是梦,史蒂夫希望这个梦能有一辈子这么长。

他像一颗小炮弹一样,撞到了巴基的背后。巴基反手抱紧了这个属于自己的,小小的金发男孩。

“巴基,这是我收到过最棒的礼物。”史蒂夫把嘴巴凑到巴基耳边,小小声地说。

天上的烟火在坠落,仿佛星辰都被拥入怀中。

这是他最好的朋友,这是他最爱的男孩。

他愿意把最美的星辰送给他。

是他的微笑。

06

哦,差点忘记说了,关于那个笔记本里面的故事。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个俗套的丑小鸭变天鹅的故事。

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丑小鸭在蜕变前遇到了天鹅王子。王子从来没有嫌弃过丑小鸭,他陪在他的身边,直到他变成了天鹅。而就在那一天,王子给予了他最衷心的祝福。

“亲爱的史蒂夫,我很高兴你终于有了一副和你伟大心灵匹配的身体。”

“只是...你怎么能比我还高,翅膀比我还大呢?”

史蒂夫抱着笔记本笑得前仰后合。

巴基撇了撇嘴。

“我这只是为了让你高兴好吧!”

史蒂夫突然想到什么,有点好奇地问,“巴基,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比你高了,你会怎么想啊?”

“...那你得先长得比我高。”

“不过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吗?”巴基斜眼看向旁边的小个子。

史蒂夫笑了。

“这可不一定。”

END.

————————————————
*处,罗马尼亚语大盾台词

评论(3)

热度(45)

  1. 努力挤进百分之五点一二婠歌 转载了此文字
    【青蛙乱舞gif】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第一次收到这么走心的礼物啊宝贝我们下次来个走肾的好不好?